毛泽东与新中国第一部宪法,全民大讨论历时近三个月

陈立旭 2018-12-04 浏览:
毛泽东完全是以科学的态度组织接下来的宪法草案修改工作的。他认为,中国共产党只是拿出了宪法初稿,这个初稿还要由全体人民和民主党派、民主人士等各方面代表人物反复讨论、修改。用这种科学的态度工作,宪法草案才会更科学、更完善。按照毛泽东的这个意见,在宪法起草委员会的组织下,从3月底开始,全国各阶层、各方面,对宪法草案进行了两个多月的讨论。经过反复讨论,把各方面意见搜集上来后,由起草小组进行综合,然后对草案进行再次修改,拿出了宪法草案。经过上下紧张工作,宪法草案再次修改后,更加完善了,最后拿出了再次修改后的修正稿。6月11日,毛泽东亲自主持宪法起草委员会第七次全体会议,讨论通过了这份修正稿。

周恩来接着也做了解释工作。他说,搞宪法,会有困难,但是,困难是可以解决的。我们制定的宪法,也不是不变的。现在我们制定宪法,只规定现在要做的事。我们要制定的,是现阶段的宪法。

为了做通民族资产阶级和民主党派的工作,在此后的几天时间里,毛泽东和周恩来一起,不厌其烦地多次召开民主人士会议,多次做说服、解释工作,终于统一了民主人士的思想,消除了他们的顾虑。在此基础上,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通过了关于召开全国代表会议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会议的决议,决定:1953年召开由人民用普选方法产生的各乡、县、省(市)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在此基础上,召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上,要制定宪法,批准国家五年建设计划纲要,选举新的中央人民政府。但为了留有余地,按照毛泽东的意见,召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日期未定。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的决议还决定,组成由毛泽东为主席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起草委员会,组成由周恩来为主席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选举法起草委员会。由毛泽东牵头来做起草宪法这个重头文章的事,就这样定了下来。

突出民主,保留政协

在全国进行普选和筹备召开各级人民代表大会过程中,许多人,特别是民族资产阶级和民主党派人士对于今后中国还要不要政协,产生了疑虑。他们顾虑到,今后将产生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各级人民代表大会,要建立各级新的人民政府,那么,政协还要不要?如果要,任务是什么?对此,不光民族资产阶级关注,民主党派也关注。对于这个疑虑,毛泽东认为,有必要解决,以统一思想。

1954年12月19日,毛泽东召集有党内外几十个人参加的座谈会,对今后政协的问题作了专门说明。

毛泽东首先肯定地说,为了实行民主,今后我们还要保留政协。有人问,保留政协后,这个机构是国家机关还是人民团体?我要告诉朋友们,政协的性质有别于国家权力机关,它不同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也不是国家行政机关。我们不能把政协搞成国家机关,那样的话,就是“一国二公”了,是不行的。今后,人大、政协、国家行政机关各有各的职权。政协是全国各民族、各民主阶级、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国外华侨和其他爱国民主人士的统一战线组织,是党派性的。

那么,今后保留下来的政协组织做什么?对此,毛泽东做这样的回答:政协主要是协商,协商有几个方面,一是协商国际问题,二是协商候选人名单,三是对政府工作提意见,四是协商处理各民族关系问题,五是学习马列主义。对于第五项,毛泽东特别说明:政协学习马列主义,我们不强求,对于马列主义,有的人信得多,有的人信得少,只要爱国就行。一些朋友,他们不愿意学习马列主义也没有办法。我们要提倡的是努力改造思想,我们允许“三勤夹一懒”。

毛泽东说,我们经过选举后,产生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各级人民代表大会机关,是权力机关,但这不妨碍我们保留政协,进行政治协商。各党派、各民族团体领导人物一起来协商新中国的大事,非常重要。人民代表大会虽然已经包括了各方面,人大常委会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常设机关,代表性很大,但它不能包括所有的方面,所以,政协仍有存在的必要,而不是多余的。

毛泽东与新中国第一部宪法,全民大讨论历时近三个月

◆1953年2月,毛泽东与何香凝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国委员会第四次会议期间交谈。

毛泽东还说,我们的政协,与蒋介石的参政会是有区别的,蒋介石把本来有事可做的机关搞成了无事可做的机关,他不敢也不愿意这个机关起作用,他要扼杀民主。我们的做法和他相反,我们是要民主的,我们是把本来没有多少事可做的机关搞成很有事可做的机关。

毛泽东还说,我们国家是团结的,但不是没有矛盾,而是有矛盾的。因此,需要提意见,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对一些事情加以调整。我们国家的内部关系要经常调整。政协就是要承担起这个任务。政协要把各方面的意见反映给我们,由我们加以处理。所以,政协大有事做。

针对有些人担心保留政协会使它变成说闲话的机关,毛泽东说,只要不是恶意,讲闲话也可以,这样可以使我们知道社会上存在着这样的意见。毛泽东说,我们一定要运用统一战线的武器。我们自己要有主张,但一定要和人家协商,不要把自己孤立起来,要发挥各民族、各阶级、各人民团体的作用。我们有工农联盟,有工农联盟基础上与非劳动人民的联盟,由此结成人民民主统一战线。我们动员起来的力量就会更多了。瑞金时代最纯洁,最清一色,但那时我们的事特别困难,结果是失败了。所以,真理不在乎清一色。

毛泽东入情入理的话,使参加座谈会的民主党派人士化解了心中的疑惑,明了了政协的作用,大家统一了思想,保留政协的事情,就这样顺利地确定了下来,并且明确了任务。毛泽东所做的这个工作,对于制定宪法来说,是奠定基础的工作。

率宪法起草班子下杭州

起草第一部宪法的准备工作很顺利。1953年12月24日,北京已是隆冬。身穿呢子大衣的毛泽东登上了开往杭州的专列。随行的,除了工作人员外,还有宪法起草小组成员陈伯达、胡乔木、田家英。27日,专列到达杭州后,毛泽东等住进了西湖边上的刘庄1号楼,但工作地点是在北山路84号大院30号。这里由楼房和平房组成。毛泽东让起草小组工作人员在楼房里办公,他自己则在平房里办公。每天下午,毛泽东都要率宪法起草小组到这里来工作,每次都要干到深夜,才回刘庄住处休息,干个通宵是经常的事。起草小组的工作是紧张的,他们在这里,每起草一次稿子,都要进行反复的推敲,讨论到深夜。每句话甚至每个字都经过反复研究。毛泽东此时已经把全部精力投入到起草工作中去了,对自己、对小组的同志,要求也比较严格。经过讨论,认为起草的稿子不行,就推翻重来。毛泽东后来说,在西湖,起草了七八个稿子,“大家尽了很多力量”。这是实话。毛泽东本人则每天看资料看到深夜,有的资料他要看两三遍。起草出稿子后,他要反复看,然后和大家一起讨论,进行修改。

来源 : 党史博采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