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年坐标叙事与40年坐标叙事——《右玉和他的县委书记们》与《高天黄土》观后感

宪之 2018-12-03 浏览:
同样是歌颂农村变化的重头剧,《右玉和他的县委书记们》的前30年叙事,基本回避了同期社会政治对情节的影响作用,政治的作用仅仅表现为“不忘初心”,艰苦奋斗为人民,而合作化、学大寨等等仿佛不从有过。而《高天黄土》则恰恰相反,它始终用改开的深化推动故事的发展,紧密突出政治,连那些与情节关系不大甚至无关、大众陌生的话语与事件。

(三)《高天黄土》像部轻松的喜剧,有“高天”的华丽轻巧,缺“黄土”的厚重朴实。

秦奋在荷兰读博学经济学,为了家乡小康弃博回乡,靠他的关系,居然为穷乡僻壤“引来金凤凰”,都是硕博大本,躬耕黄土,科学种田,很快辉煌成功。

教育市场化使资源向金钱“倾斜”,西部山区留守儿童上学惟艰,“孔雀东南飞”才是市场经济的常态。靠着教化感召,金水模式引进人才,闪烁着“上山下乡”的身影。

张灵芝,一个不会外语没有高学历的农村女孩,靠大队书记女儿身份与县委书记秘书攀上亲,因为不被家庭待见离异出走深圳闯荡,几年后在家乡招商引资中居然以跨国公司代表身份出现,从三角恋苦恼中解脱出来,又与已升县委书记丈夫双双苦守十余年,终于在招商引资故事中辉煌成功,这下海出洋暴富的神话,编织得太不高明。

在招商引资竞逐先富的大潮中,秦学安的形象,无疑是一个极好的劝诫教化正能量。中国是太需要“先富帮后富”的楷模了。不过,这理想形象还必须在生活的实践中探索成长。

南街语言,小岗叙事,秦学安模式难免尴尬。

作者有着强烈的“分田”情结,分田才吃跑肚子,在人物口中一唱三叹。剧情介绍中就有关键词:说主人公“坚信中央一定会将土地还给人民 ”!剧中后来也讲到“合作社”,但那到底是小岗模式还是南街模式则语焉不详。作者的标里只有“小岗”才是“西天”,佛祖真经就是分地,只有分地才能有饭吃。南街华西等似乎不存在,大寨是旁门左道。作者不厌其烦地反复批判“大锅饭铁饭碗”,渲染小岗分地后大家拼命干,可惜他无视《永远的忠诚》沈浩时代的小岗续篇,无视如今的大寨、南街和华西,那里的“大锅饭铁饭碗”,“尚能饭否”?

【宪之,察网专栏作家】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宪之
宪之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