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年坐标叙事与40年坐标叙事——《右玉和他的县委书记们》与《高天黄土》观后感

宪之 2018-12-03 浏览:
同样是歌颂农村变化的重头剧,《右玉和他的县委书记们》的前30年叙事,基本回避了同期社会政治对情节的影响作用,政治的作用仅仅表现为“不忘初心”,艰苦奋斗为人民,而合作化、学大寨等等仿佛不从有过。而《高天黄土》则恰恰相反,它始终用改开的深化推动故事的发展,紧密突出政治,连那些与情节关系不大甚至无关、大众陌生的话语与事件。

《黄土高天》的高远追求,与它的艺术表现,似不够匹配。

(一)小岗坐标,南街叙事——《黄土高天》所提供的人物成长环境不够典型。

当下社会,人们议论最多的,一是官场腐败,一个是资本打造的丛林社会现状,而作者笔下的金水县几乎是世外桃源。几十年的戏剧矛盾冲突,看不到无所不在的腐败规则所起的作用,县委书记与百姓与村长们的关系太理想化,好像大家都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带领全体农民发家致富奔小康。如此世风,前三十年倒是常见,于今则铁鞋难觅。相反,该剧前三十年的官场表现倒是有点漫画化。

(二)该剧以理想化的人际关系取代了商品经济造成的现实人际关系。

唾弃计划经济,取而代之的是市场经济;砸烂大锅饭铁饭碗后,社会设计出的是“产权明晰”和“人间正道私有化”,《共产党宣言》讲的“消灭私有制”的奋斗目标不知是否还“对的”,而现实中,主流精英动辄以“国进民退”发出责难,逼得体制不断给以解释则变成常态。市场经济不能酿造出秦学安式的英雄人物,它塑造出的成功典型,只能是任志强、潘石屹、赵薇和范冰冰们,还是主流经济学家讲得好,叫“经济人”——秦学安能算“经济人”吗?在“浩浩荡荡”的社会转型大潮中,汹涌澎湃的是“利好”、“利益最大化”、“能挣会花”和假冒伪劣泛滥的狂涛巨浪,“先富帮后富”多半是是转瞬即逝的美丽泡沫。

秦学安式的人物不可能成长在小岗坐标中,他只能出现在南街和华西的坐标中。

“产权不明确”是“计划经济”的基本罪状,而鼓吹小岗精神的《黄土高天》,恰恰触犯了这个禁忌,它的叙事体系中经常使人感到产权模糊。

《黄土高天》为表现主题设置了两个作为对比观照的人物:秦学安和张守信,他们各办一个企业,秦学安办药厂,张守信办水泥厂。他们各有自己的经营理念,秦学安是“先富帮后富”模式,张守信则用典型的市场经济模式。实际上秦是南街模式,“共同富裕”;而张,则是小岗模式,以发财为目标,唯利是图。这样设置自然是为了通过矛盾冲突推动情节发展,塑造正面人物形象。可惜,该剧处理二者矛盾冲突时“主题先行”意识过强,使人感到违背生活逻辑。

无论是药厂还是水泥厂,都不是公有企业,而是大股东持股的民营企业,也即私有企业,因而他们的存在发展都不应背离市场经济法则。该剧将它与集体经济混淆了,叙事中似乎药厂变成集体的了,犯了“产权不明晰”大忌。退一步说,即使秦学安将厂子流转给了集体,那也是“走回头路”,“国进民退”了,也不值得称颂。

比如,二者都在经营中遇到过亏损资不抵债,后来不知怎么就语焉不详地扭亏为盈发展壮大了,水泥厂上减排设备的资金就不知从何而来,后来支持智慧农业慷慨投资500万也来源可疑。药厂亏损二百多万,为还其中50万秦学安毅然带领农民外出打工还债,令人不解的是,农民打工挣点血汗钱应该是为自己养家糊口,怎么就能为老板还债呢?

作者不回避打工问题,是为了拿出解决这一重大社会问题的正确方案。剧中还有包工老板欠薪逃跑的细节,结果以秦学安讨薪中误打误碰抢救了老板被放鞭炮炸伤手的孩子感化了老板,不仅弃恶从善一把还清了欠薪,而且还成为秦学安“帮后富”经营的坚强后盾。当年温家宝总理用眼泪为农民工讨薪未能解决问题,秦学安的道德感化力量就如此强大吗?

在践行“共同富裕”道路过程中,秦学安不是经济人,他几乎成了道德说教的化身。

张守信一开始处处与秦学安唱对台戏,是个不择手段唯利是图的形象,可后来在秦的感化下,先是上了减排设备,最后终于毅然关闭水泥厂,一步步与秦殊途同归携手共进,成为“共同富裕”的大善人。秦学安反对孩子私自取证水泥厂严重污染,更反对向环保举报,他用苦口婆心率先垂范方式感化对手,居然一路绿灯。这例子,使得“法制”精英无地自容。

水泥厂因污染造成同村一女孩矽肺病致死,张老板深感痛心,父子都偷偷给受害者送钱补过。既能造成矽肺,那就不该是个案,致祸老板也不会如此善良。作者关注这一社会问题,又设计出这样一个感化型的解决方案,未免太不顾及生活逻辑了。

该剧不回避市场经济中出现的诸多社会性的问题,环境污染、打工索薪、留守儿童、乡村教育危机、等等,这是难能可贵的,它反映出顶层设计的探索意向。但用故事给出答案必须符合生活的逻辑,令人信服才行。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宪之
宪之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