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年坐标叙事与40年坐标叙事——《右玉和他的县委书记们》与《高天黄土》观后感

宪之 2018-12-03 浏览:
同样是歌颂农村变化的重头剧,《右玉和他的县委书记们》的前30年叙事,基本回避了同期社会政治对情节的影响作用,政治的作用仅仅表现为“不忘初心”,艰苦奋斗为人民,而合作化、学大寨等等仿佛不从有过。而《高天黄土》则恰恰相反,它始终用改开的深化推动故事的发展,紧密突出政治,连那些与情节关系不大甚至无关、大众陌生的话语与事件。

还有,表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主题,歌咏右玉干群视树为生命,坚决抵制采煤致富诱惑,十分难能可贵。特别是山西,在“大矿大开,小矿小开,有水快流”的“硬道理”所向披靡的狂潮中,富得流油的煤老板权钱黑联手横空出世,几年间将三晋大地弄得乌烟瘴气满目疮痍,右玉的书记们能抵制住轻而易举就能成为亿万富翁的诱惑,顶住“不换思想就换人”的压力,守护生命之树,着实不易。这个另类个例,从历史的前进的方向看,具有很高的典型性。

三,《高天黄土》为我们精心打造了一个秦学安式的“先富帮后富”的典型。

60年坐标叙事与40年坐标叙事——《右玉和他的县委书记们》与《高天黄土》观后感

《黄土高天》剧照

高天黄土》不仅“再现了中国四十年的奋斗历程,真实还原了农村的发展变化”,而且还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先富帮后富”的典型——主人公秦学安,通过这个典型,给人们展示出一条中国农村发展的金光大道,描绘出一幅新农村的美好蓝图。

前前三十年,浩然的《金光大道》塑造了一个合作化年代的高大泉,后来被唾沫淹死了,那是“大锅饭铁饭碗”年代的“高大全”,早成“传统”文艺的恶谥。

秦学安,则是农村改开年代的高大泉,一正一反,恰成难得的对比观照。

新时期文艺,塑造出了一个系列名垂文学史的农民形象:《乡场上》的冯幺爸,《黑娃照相》的黑娃,《卖驴》中的孙老汉,也可包括《人生》中的高加林……他们都映照着转型之初的普世狂欢。20年后,冯幺爸和高加林们是否如愿以偿进入先富成功阶层,功成名就的作家们没有给出回答。《高天黄土》的秦学安,则是冯幺爸们的光辉续篇,他不仅“先富起来”,而且成功地解答了中国当下亿万民众所关注的“先富帮后富”难题。

《黄土高天》以一个村的变化表现农村40年改革发展的历程,从“大包干”到“乡镇企业”再到“新产业新业态”,振兴乡村,实现了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

《黄土高天》叙事从小岗模式起步,高举小岗旗帜不断前进,从经商到办乡镇企业——“产权明晰”的乡镇企业,到外出打工、引进外资、办土地银行土地流转,到搞环保,生态旅游、精准扶贫、到“新产业新业态”,农村改开前进道路上迄今所遇到的问题,他都用主人公的探索行动,一一作了明确的回答。

主流话语诟病讲政治的革命文艺几十年,“意识形态化”被“去政治化”解构抨击了几十年,至今依然是创作和评论的主导话语。《黄土高天》则大胆的突出政治,以几十个“一号文件”作为推动情节发展的线索,用以编织故事、塑造人物,纵观全局,作者精心塑造的主人公秦学安性格的形成和发展与社会政治前进一直是互动的,人物的冲动呼唤着政治,政治推动着人物性格的形成与发展,几乎有点“主题先行”——这曾是主流话语加给革命文艺的恶谥。

于是,我们就看到了一个很有意味的现象:同样是歌颂农村变化的重头剧,《右玉和他的县委书记们》的前30年叙事,基本回避了同期社会政治对情节的影响作用,政治的作用仅仅表现为“不忘初心”,艰苦奋斗为人民,而合作化、学大寨等等仿佛不从有过。而《高天黄土》则恰恰相反,它始终用改开的深化推动故事的发展,紧密突出政治,连那些与情节关系不大甚至无关、大众陌生的话语与事件。

四,《黄土高天》如何解决“先富帮后富”难题。

“先富帮后富”是个历史难题,连提出“先富”的小平自己也说过:“如果我们的政策导致两极分化,我们就失败了。”借用时髦话语,“先富”云云是普世的,从氏族社会产生分化起,一直到“民国范儿”、到“历史终结”年代,人类社会的历史都是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历史。这历史,到“历史终结”万年王国的开端,先哲们面对资本积累带来的社会畸形和人的扭曲,就开始思索探讨人类的出路,圣西门、傅里叶、欧文们的顶层设计尽管不成功,但他们的思索探讨都是极为难能可贵的。我们将他们的“乌托邦”称为空想社会主义。而格斯的经典名著《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出版迄今一个多世纪过去了,科学社会主义差一点被“终结”,美化资本主导下的生存方式打造资本迷信便成为中外精英伟大的历史使命。不过,妖魔化社会主义他们虽然游刃有余,让他们给出个超越“普世”模式的资本万年长青秘笈良方,他们就越来越显得劳心日拙了——这世界真有能让资本返老还童的乌托邦吗?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宪之
宪之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