驳“美国拯救中国免受苏联核弹轰炸”的谎言

叶劲松 2018-11-29 浏览:
苏联要用核武器打击中国的“事”,不过是美国资产阶级编造的谎言,也是我国亲美人士最爱散布的谎言之一。中苏矛盾越深,关系越恶化,越符合美帝国主义的利益。美国编造这谎言,是要“离间中苏关系”,使中苏矛盾更深,关系更恶化。我国哈美人士热衷散布这谎言,企图在我国人民造成美国救中国有功似的印象,树立起美国的“好形象”,掩盖美帝侵略、霸道、凶残的真相,要中国人民牢记美国使中国免受核打击的“恩德”,记住“老毛子太可恨了”。但美国资料证明,恰恰是美帝国主义,数次企图对我国实施核打击。而社会主义阵营的存在,苏联拥有核武器,是美国不敢对中国实施核打击的重要原因之一。美国这60年一直支持台湾当局,用对台军售和武力威胁来阻挠中国统一的事情却是存在的。这样的美国行为,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是“恩德”,还是罪恶?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驳“美国拯救中国免受苏联核弹轰炸”的谎言

2009年11月15日,网易历史转载了《文史精华》2008年第9期的、名为《珍宝岛冲突后中苏北京机场会谈内幕》的文章(以下简称珍文)。珍文说:

【1969年“8月28日,《华盛顿明星报》在醒目位置刊登了一则消息,题目是《苏联欲对中国做外科手术式核打击》。文中说:‘据可靠消息,苏联欲动用中程弹道导弹,携带几百万吨当量的核弹头,对中国的重要军事基地——酒泉、西昌导弹发射基地,罗布泊核试验基地,以及北京、长春、鞍山等重要工业城市进行外科手术式的核打击’”。

而“不太显眼的报纸”《华盛顿明星报》报道此事的根据是什么呢?据珍文说,是1969年

【“8月20日,苏联驻美大使多勃雷宁奉命在华盛顿紧急约见了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博士,向他通报了苏联准备对中国实施核打击的意图,并征求美方的意见”。

美国则反对“苏联准备对中国实施核打击的意图”,才使“苏联准备对中国实施核打击的意图”未能实现。按珍文说法,似乎美国拯救了中国,使中国免遭深重灾难。

珍文后面的跟贴中,借珍文的上述讲述,一些亲美人士大肆夸奖美国,要中国人民牢记美国的“恩德”,并由此攻击反美人士。例如跟贴中有:

【“历史应该牢记,在这个历史事件上,美国做出有利于中国的举动是一个使中国免受核弹轰炸的伟大举措,这一事件是所有中国人都应该感恩的。……如果不是美国的正确抉择,那中国将不可避免地遭受可怕的核弹打击,那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美国是民主的典范,法治的象征,人类的希望,但是贪官的地狱”,
“ 我一直认为美国是好人.讲道理的”,
“ 现在国内亲俄狗多得很!!天天骂美国!!老毛子太可恨了”等等。

但是,亲美人士宣扬的“美国做出……使中国免受核弹轰炸的伟大举措”,是不存在的。因为所谓的“苏联欲动用中程弹道导弹,携带几百万吨当量的核弹头,对中国”打击是谎言,所以美国“使中国免受”这打击自然也是谎言。

其实珍文也承认,中苏边境冲突后

【“西方趁机离间中苏关系,炒作苏联领导人考虑对中国进行外科手术式核打击,一次解决中国的核设置的所谓‘秘闻’”。

可是珍文又将自己也承认的“西方趁机离间中苏关系,炒作苏联领导人考虑对中国进行外科手术式核打击,一次解决中国的核设置的所谓‘秘闻’”当做真事一样的推出。

但是,珍文关于美国使中国免于遭受苏联的核打击的故事,实际是一个“西方趁机离间中苏关系”的谎言。首先,珍文关于为何“苏联准备对中国实施核打击”的讲述,就站不住脚。据珍文讲,是

【“珍宝岛冲突爆发之后,苏联军方高层反应十分强烈。以苏联国防部长格列奇元帅、部长助理崔可夫元帅等人为首的军方强硬派主张‘一劳永逸地消除中国威胁’,准备动用在远东地区的中程弹道导弹,携带当量几百万吨级的核弹头,对中国的军事政治等重要目标实施‘外科手术式核打击’”。

死几十名苏军官兵的边境冲突,苏联就会使用核武器打击中国,这逻辑上能说通吗?几个核大国中,哪个国家会因死几十、百余人的冲突,就对冲突的对方实施核打击?如死几十、百余人的边境冲突,陷入冲突的核国家就会提出对对方实施核打击,那这世界上可能早己发生核战争了。

并且,苏联一直坚持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政策(世界上只有苏、中两国一直承诺,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因为边境冲突死几十名苏军官兵,苏联就要突破其一直坚持的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政策?就首先要“对中国的军事政治等重要目标实施‘外科手术式核打击’”?

而且珍文也不得不承认,珍宝岛事件后,苏联高层领导多次主动来电话等,希望就边境冲突问题与我国高层领导人毛泽东、周恩来直接交谈解决。

【“周总理召集外交部负责人商议对策,决定以备忘录形式答复苏方,备忘录说:从当前中苏两国关系来说,通过电话方式进行联系已经不适合了,如果苏联政府有什么话要说,请你们通过外交途径正式向中国政府提出。”

从珍文这讲述内容看,我国不愿意通过中苏友好期间铺设的、供中苏高层领导直接联络的专用电话,由两国最高层直接商谈解决边境冲突。我国更愿意由较低层的、两国外交部的官员们来商讨边境冲突问题的解决。其后在1969年胡志明主席去世之时,到越南悼念的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柯西金,又提出与我国高层领导人会谈,解决边境冲突。而这才产生了周恩来与柯西金的北京机场会谈。这些事实证明,苏联高层领导愿意和平解决中苏边境冲突问题,不愿使中苏矛盾升级。因此,苏联在中苏边境冲突后要对中国核打击的说法,与苏联希望和平解决中苏边境冲突以使中苏关系和缓的努力不符,是违反事实的谎言。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叶劲松
叶劲松
察网专栏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