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对公的诚导致神:连蒋介石也不得不服

李克勤 2018-11-28 浏览:
毛主席追求的公,不光是我们平常说的公有制,毛主席追求的是一种公道,一种文化,涉及到人的德、识、才、学与真善美,也就是从马克思那里学来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人生观、世界观。

毛主席主动接触国民党的各派人物,他说:“国民党是一个政治联合体,要作具体分析,也有左中右之分,不能看做铁板一块。”可是,对于毛主席登门拜访戴季陶、陈立夫这样的反共分子,身边的工作人员却是疑团莫释。

毛主席解释道:“他们确是一贯反共的。但是我们来重庆干什么呢?不就是为了跟反共头子蒋介石谈判吗?国民党现在是右派当权,要解决问题,光找左派不行,他们是赞成与我们合作的,但他们不掌权。解决问题还要找右派,不能放弃和右派的接触。”

毛主席到重庆的第三天,便去陶园拜访戴季陶。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他们曾在广州共事,后来因政治分野,自然成为陌路人乃至政敌。

毛主席的主动拜访,使戴季陶既措手不及,也感慨系之。后来,他向张治中谈起,并表示将尽地主之谊,欲与毛主席“联杯酒之欢”。可是,因有诸多不便,只能委托张治中代约时间宴请,在给张治中的信中说:“……前日毛先生惠访,未能畅聆教言,深以为歉!……一别二十年,此二十年一切国民所感受之苦难解决,均系于毛先生此次之欣然惠临重庆,不可不一聚也。”

毛主席等如约出席,席间,他们回首往事,心向往之。戴季陶的秘书陈天锡后来回忆,戴季陶于“席终客散,亦无一言提及,似有不足言之隐。”

我们不妨这样思考一下,为什么戴季陶“措手不及,也感慨系之”?还不是他无法想象毛主席会如此诚恳待他。那么,戴季陶以及他身边的人会怎样看待毛泽东,那就是不言而喻的了。这不就是毛主席诚意的辐射吗?这种精神、文化辐射不亚于武器的辐射。

难怪后来任何对手都惧怕毛主席的统战。

1945年9月20日,毛主席在秘书王炳南的陪同下,登门拜访中统头目陈立夫。

寒暄后,毛主席又忆起第一次国共合作的往事,说那是国共两党的“一段蜜月期。”陈立夫说,那段时期正在美国读书。

毛主席接着批评国民党的剿共政策,说:“所谓‘石头过刀,茅草过火’,厉害得很啦!我毛泽东被追得东奔西跑,好不难堪哟!——这段历史你经历了吧!”陈立夫连忙掩饰说,这都是过去的事,无须再提。

毛主席继续说:“我们上山打游击,是国民党剿共逼出来的,是逼上梁山。就像孙悟空大闹天宫,玉皇大帝封他为弼马温,孙悟空不服气,自己鉴定是齐天大圣。可是,你们却连弼马温也不给我们做,我们只好扛枪上山了。

陈立夫表示,国民党在过去有许多要检讨的地方,这次国共和谈,愿意“尽心效力。”

毛主席为什么要在陈立夫面前,直言不讳批评国民党?

不批评就不会让陈立夫感到毛主席的诚。

毛主席的批评,说明毛主席讲真话,只有讲真话,才能说是真诚。

尤其是对对方的批评,还是对他的一种信任,也就是说,“我把你看作是一个能够听批评意见的强者”,这又使得诚意进了一步。

从而,陈立夫承认,国民党在过去有许多要检讨的地方,并表态,对这次国共和谈,愿意“尽心效力”,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了!

由此可见,在重庆谈判时候,毛主席就已经从心理上,从精神上占据了优势,蒋介石集团后来军事上的失败,只不过是一段历史的证实而已。

毛主席心理上、精神上的优势,不可为不神奇,这来自他的诚,他根本的诚是对于公平、公正、公道的诚,而他诚的表达与表达的诚,几乎征服了所有人,所以人们只有说他神。

他神就神在,他史无前例地想出来许许多多别人所认为神奇的事情,并且把它们说出来,做出来。

别人想不通,他想通了。

别人说不通,他说通了。

别人行不通,他做通了。

这不能不说,是他独有的,神奇的道器变通。

而这一切,都是来自一个字——公。

作为个人,毛主席早在40多年前就逝世了,但他永远活着,因为讲公道的人们记得他这位最讲公道的人。

不讲公道的人,最怕最恨他这位最讲公道的人,时时刻刻提放着热爱他的人。

所以,这位最讲公道的人,不得不神奇地活着,谁也离不开他!

【李克勤,察网专栏学者。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济学”,授权察网发布。】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李克勤
李克勤
专栏学者,湖北工业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师,毛泽东文化研究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