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经国向蒋介石献计:读毛著,学整风

李克勤 2018-11-22 浏览:
历史地看,蒋介石还是没有得到毛主席著作的要领,也就是说他只是在器层面,了解一些,远没有在道层面感悟,或者他领悟了,但还是做不到。蒋介石领导的国民党,在文化上始终没有真正自主自立。虽然蒋介石父子到台湾后,也用了不少心思,终究还是那么个样子。当然,蒋介石父子读毛著,学整风,多多少少还是起到了一些作用。如果不这么做,国民党恐怕会更糟糕。

济学:蒋介石的确下过功夫读毛主席著作。蒋介石恐怕比他的那些小跟班要强,小跟班多数是奴才,无原则地紧跟主子,往往拍马屁还不在点。

毛主席的道器变通里有个延安整风,至今还让某些人想不通,他们不如蒋介石用功。

李克勤(jixuie)题记:蒋介石作为国民党的头目,比起那些反共的小喽啰来说,要强得多,他至少还懂得要和毛泽东斗,就得研究毛泽东。从这一点看,如今的反毛者,比起蒋介石来,差的实在差得太远。蒋介石研究毛泽东,完全可以称得上是读毛主席著作的积极分子。

蒋经国向蒋介石献计:读毛著,学整风

平心而论,蒋介石这个人不可谓不勤奋,读的书也不能说少,他个人的才干,就权术而言,在20世纪的中国无疑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李宗仁、阎锡山、冯玉祥这些人都不是他的对手。

蒋介石唯独败在毛泽东名下,并且败得一塌糊涂。

蒋介石这个人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虽然他爱为自己的失败找替罪羊,但毕竟过后他还是要认真找原因的。

蒋介石自幼熟读《孙子兵法》,他也懂得“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道理。

1949年1月21日蒋介石第三次下野,次日即抵溪口。这一次,他在溪口居住了3个月又2天,为三次下野中在乡时间最长的一次。

在此期间,蒋介石还经常与蒋经国探讨这样一个问题:共产党究竟怎样治党?

无疑,蒋介石父子在研究一个真问题。

1925年蒋经国参加五卅运动,后受吴稚晖启发,同年10月前往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留学,并取一俄文名“尼古拉·维拉迪米洛维奇·伊利扎洛夫”(Николай Владимирович Елизаров)。同年,蒋经国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和俄共青年团。同年全联盟共产党(布尔什维克)成立。

蒋经国毕竟长期留苏当过联共布党员,做过党的基层工作,甚至其共产党的党龄超过国民党。他对共产党的理论、政策、工作方针是熟悉的。尤其是他非常注意中共的延安整风,他对国共两党的差距也一清二楚。

他认真地向蒋介石建议:

【“不妨认真研究共产党延安整风的文件,特别是毛泽东的一些著作”。】

于是,蒋介石通过公开或秘密的手段,搞到一批中共的整风文件和毛主席的著作。非常有趣的是,蒋介石愈是认真研讨毛主席的一些著作,特别是中国共产党的整风文献后,愈发对国民党的腐败深恶痛绝,大加申斥。同时,却又对他的老对手毛泽东所领导的中国共产党毫不掩饰地表示欣赏。

当然,蒋介石无论怎样下功夫读毛泽东的著作,他无法领悟毛泽东思想的真谛,更无法掌握毛泽东那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指导下的一整套立场、观点和方法。

不过,他毕竟还是可以通过成为读毛主席著作的积极分子,对他自己的失败,找到更加准确的原因。

美国学者易劳逸曾分析:

【“蒋介石承认,共产党的特点就是坚持‘科学的方法’。在他看来,这种方法是通过延安整风运动慢慢教育培养的。因此,他殷切期望他的部下仿照这一运动,以加强国民党的组织性,提高军队的战斗力。”】

败退台湾后,蒋介石更加决心仿效延安整风,在1950年开展了国民党改造运动。

为了确保改造取得成效,他下令翻印了延安整风的有关文献作为参考材料,并要求学习《辩证法》、《中共干部教育》、《中共工作领导及党的建设》、《中共整风运动》四种书籍,企图借鉴中共整风的方法,使国民党起死回生。

蒋介石亲自主持制定的《本党改造纲要》与其他文件,也大量吸收了延安整风运动的基本原则,有的甚至直接搬用了中共的术语。

在具体操作层面,国民党成立了中央干部训练委员会,负责干部教育工作,党的高中级干部则由蒋介石直接领导的革命实践研究院培训。这两个机构与延安的中共中央总学习委员会和中央党校如出一辙。

蒋介石还根据延安整风的经验,将研究党史作为政治训练的主要内容。《本党改造纲要》明确规定:“每一党员要研究本党的历史与革命理论。”显而易见,改造运动的许多方案乃至有关文件所用的话语都从延安整风得到不少启发,以至于后来台湾有人戏称:应该把蒋介石评为“学习毛主席著作的积极分子”。

而这恐怕是当初那些刻意诋毁延安整风的国民党文人无论如何也意想不到的。

延安整风距离现在已经七十多年了,很多朋友对这个连蒋介石蒋经国父子都下了真功夫学习甚至模仿的运动,还十分陌生,因此,我们有必要了解延安整风的基本情况。

延安整风运动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整风运动。1941年5月,毛主席在延安高级干部会议上作《改造我们的学习》的报告,标志着整风开始;1945年4月20日六届七中全会通过《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为止。

延安整风运动在中国共产党历史上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它是党的建设史上的一个伟大创举。通过延安整风,使全党确立了一条实事求是的辩证唯物主义的思想路线,使干部在思想上大大地提高一步,使党达到了空前的团结。

有趣的是,对于延安整风,蒋介石领导的国民党在当时可是极力攻击的。

国民党宣传部副部长叶青是国民党著名的政治理论家,“三民主义理论”的“健将”。

叶青在《毛泽东底三风运动》一文中就写道:

【“很明白的说,……这是共产党内毛泽东派与陈绍禹派斗争的表现。必须知道,共产党在陈独秀派开除,李立三派倒台,罗章龙派失败以后,只有毛泽东派和陈绍禹派之存在。……毛泽东的整顿三风,特别是在学风和文风方面含有打击陈绍禹的意思,并且非常明显。……我以为毛泽东对于陈绍禹们的反对是很有力的。陈绍禹们在共产党内纵还可以苟延残喘,亦必遍体鳞伤。所以毛泽东底三风运动,对于共产党虽不能解决问题,对于他自己则颇能解决问题。他必然压倒‘理论家’的陈绍禹们而成为党中唯一的最高领袖。”】

国民党之所以竭力否定延安整风成功的可能性,实际上仍是想借题发挥,以此来攻击中共及马克思主义。

叶青明确提出:

【“从根本上入手,只有请马克思社会主义迁出中国之一途。而且这才是对症下药。如果马克思社会主义一天留在中国,要在中国来实行它和宣传它,那末主观主义、宗派主义、党八股底毛病便无法治疗。毛泽东能够这样吗?不能够,他是以马克思主义者自居,并且声言要效忠于它的。如此,他底‘整顿学风党风文风’,便是徒劳。主观主义、宗派主义、党八股只能在毛泽东底反对下暂时收敛,不久又要抬头。”】

叶青代表的观点,延安的毛主席共产党当时是知道的。

毛主席有句名言:

【“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

在毛主席那里,任何反动势力,任何反动言论,都无济于事,因为他懂得辩证法,他最善于化消极因素,为积极因素。

他常常拿出反动派来教育全党,那是反面教员。

对于此,蒋介石到底还是不敢完全来学习的。

所以,蒋介石一辈子也只能是蒋介石了,他无法和毛泽东相比的。

至于我们,今天千万再不能忘记那个延安整风的意义了。

李克勤(jixuie)后记:历史地看,蒋介石还是没有得到毛主席著作的要领,也就是说他只是在器层面,了解一些,远没有在道层面感悟,或者他领悟了,但还是做不到。

蒋介石领导的国民党,在文化上始终没有真正自主自立。虽然蒋介石父子到台湾后,也用了不少心思,终究还是那么个样子。

当然,蒋介石父子读毛著,学整风,多多少少还是起到了一些作用。如果不这么做,国民党恐怕会更糟糕。

这无法和共产党比,延安整风以后,毛泽东思想成为指导思想,我们党有了自己的文化——毛泽东文化,这一点不都是什么夸张。

毛主席的做法,很早都是公开的,敌人是无法学会的。这是为什么?因为只有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才能学懂弄通毛主席著作的真谛,才能得道。也才能想得通,说得通,行得通——道器变通。

再进一步推论,就会出现这样有趣的局面,要么你就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人民服务,你就能从读毛主席著作开始得道,这不管你是谁,都是一样的。要么,你读了再多的毛主席著作也是不得要领。

在苏联解体前那里有个人,读列宁的著作可谓非同一般娴熟,但还是没有得道,后来就是在他手上,苏共垮台,苏联解体。

【李克勤,察网专栏学者。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济学”,授权察网发布。】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李克勤
李克勤
专栏学者,湖北工业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师,毛泽东文化研究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