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省长李尔重与“老坚决”共建最后一个人民公社

李克勤 2018-11-09 浏览:
老省长和“老坚决”共建的不单纯是人民公社的形式,从层面讲,两位革命老人是在用自己的身心坚持坚守蕴含其中的马克思主义原则,还有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归纳成一句话,他们是完全彻底地实践中国共产党的宗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他们就是真正的掌握了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的好领导,好干部,他们不愧是毛主席的好学生。他们用自己的一生在为人民服务而道器变通。

老省长李尔重与“老坚决”共建最后一个人民公社

李克勤(jixuie)题记:提起最后一个人民公社,人们会想到河北的周家庄。因为这里除了名称不叫人民公社外,其他的方面都是在保存过去生产方式前提下,进行完善经营管理的,并且取得了举世瞩目的骄人成就。请大家注意的是,1980年代初在全国搞联产承包到户如火如荼的时候,坚持保留人民公社做法的周家庄老社长,正是被人称为“老坚决”的雷金河,而李尔重当时是河北省省委书记、省长。

老省长支持关心“老坚决”做的事情,得到社会广泛认同,这是真理的力量。

事实证明李尔重支持帮助雷金河以及周家庄的做法,符合党的一切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符合党在农村引导农民走共同富裕道路的政策大方向。研究总结过去,主要是为了开拓未来,当老一代革命家,一个一个离我们而去之后,我们需要将我党的好传统,好思想,好作风继承下来,发扬光大。

周家庄人民公社成立于1958年,1983年就改为周家庄乡了。自从1953年周家庄实行的就是能够调动每个人劳动积极性的按劳分配的“三包一奖”生产责任制,这是周家庄人民的创造。在人民公社时期,这责任制,被坚持了,至今,还在坚持。

老省长李尔重与“老坚决”共建最后一个人民公社

周家庄的老社长雷金河,他虽然是基层的一名普通共产党员干部,但是他却是一个敢于坚持真理的好干部,他敢于并且善于坚决贯彻党的宗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尤其善于走群众路线。

1982年全国农村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时,中央文件明确规定,宜统则统,宜分则分。老社长召开全体社员大会表决,百分之百要求沿着原有的道路走下去。

周家庄“这里没有贫富不均,干部都是没有工资的农民身份”。

“这里没有贫富不均,干群没有大的差别。”

周家庄乡从乡长、副乡长,到武装部长等,都是没有工资的农民身份,分红收入只比平均水平一万五六略高一点;在住房上,他们与普通农民则完全一致。从1982年起,周家庄的住房开始统一规划,每家都是3分地,老社长雷金河的孙子乡党委书记雷宗奎也不例外,他一家三代就挤在一套250多平米的房子里,他的房子,跟五保户的一样。

显然,人们对于周家庄的带头人“老坚决”雷金河,钦佩之至。

老省长李尔重与“老坚决”共建最后一个人民公社

这里不能不提到老省长李尔重。

老省长李尔重与“老坚决”共建最后一个人民公社

1956年,毛主席和张体学(左一)、刘惠农(左二)、王海山(左三)、李尔重(左四)在汉口

李尔重当时对雷金河的做法是支持的。我们可以看看,雷金河去世后李尔重写的一篇文章《送别老友雷金河——周家庄公社的带头人》。

【“金河同志走了!金河同志比我小六岁,却先走了!迟暮之年,他每天走来走去,忙个不完,我认为他有一个劳动人民独特的身体,总可以多活些年,没想到他走得这么快!”】

这是文章的开头,无疑,老省长对“老坚决”相当了解,可以说是知己。

【“去年,我去看他,他已经不能走了。在周家庄办公室里有晋州市委书记和乡政府领导干部,像是在开会。他们在研究种葡萄的事。金河同志和大家在考虑改变农业结构增产增收的事。我的心震动了一下:老雷不论病到什么程度,只要有一口气,谁也不可能使他停止工作。周家庄是第一批成立的人民公社,雷金河同志是带头羊,有名的‘老坚决’。到1980年,全社男女老少年平均收入500元,粮食550斤,小孩入幼儿园、入小学、上中学,一律免费;老人到60岁,有退休养老金;社员的草房换上了瓦房,又在统一规划下,用民办公助的办法,把瓦房改为瓷砖镶面的楼房。。。。。。统一的机耕队,集体所有的工厂。这都是公社党委多年以来以共产主义思想挂帅,教育群众的成果:上下一心,努力为公,公有丰厚,私家富足。正所谓‘以其无私故能成其私’。”】

老省长对“老坚决”的关心,对周家庄的关怀,不论在位不在为,这说明李尔重与雷金河的感情不是那种一般的上下级,而是真正的同志式的感情,这是事业型的,是有信念做基础的,从而也是牢不可破的。

【“几十年来,这两万多人的集体,没有出过刑事犯罪分子。
八十年代,中央提出联产承包责任制,国内多数地区实行了分户承包办法,对农业发展起了显著的积极作用。周家庄的集体经济已有自己的生产体系,而且年年升高,不停地改进了生产与人民生活。社员们一时思想转不过来,多少人愿意保存已有的生产体系,不愿分户承包。雷金河同志也认为,分户承包在周家庄的生产体系中可能产生负作用,担心会破坏了统一的灌溉体系、机耕队、集体工副业和社会福利等,未敢冒然施行分户承包,又怕这是抗拒中央政策;问了一些领导人,都不敢明确表态。不得已,他向河北省委领导正式提出保证:不分包到户,社员的收入可以高于分包到户的农民。
‘即使明年颗粒不收,每人可得500元,600斤粮。钱在银行里,粮在仓库里。’金河同志说。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李克勤
李克勤
专栏学者,湖北工业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师,毛泽东文化研究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