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英军格罗斯特郡团第一营覆灭经过考实

严可复 2018-11-08 浏览:
雪马里战斗是志愿军一个成功的战例。不仅在军事上重创了所谓“联合国军”,也使得他们的内部矛盾扩大,彼此相互指责。这一战斗全歼英军一个营,俘虏了包括营长在内的大部分官兵。

抗美援朝英军格罗斯特郡团第一营覆灭经过考实

图4 卡恩中校与哈丁少校从战俘营被遣返后,于1953年9月重访格罗斯特山(照片来源:The Glorious Glosters)

四、结语

五次战役时期的英军第29旅士兵素质较好,“据一九五一年四月俘获之英俘称:二十九旅格劳斯特郡团、北桑勃兰团和厄尔斯特团的士兵都是一些老兵,伍龄较长,其中大部分参加过二次世界大战,军事动作较熟练,战斗力在英军中亦较强”,[71]我军在实战中的体认也以为英军第29旅“战斗力较美三师强,善于防御”。[72]然而就是这么一支战力强劲、素质优良的部队,在志愿军的进攻面前显得如此不堪一击,仅两个昼夜的战斗就几乎全军覆没,损失(毙伤俘)高达80%,在战后也引起了“联合国军”内部的矛盾和争议。

李奇微在5月7日给范弗里特的信中写道:“另一件我们曾讨论过的事,我想再次强调的,……尤其是对其它国家的部队的抛弃。像格罗斯特营这样的事情,……虽然我还没收到你发来的确切的报告,但让我感到相当不安的是,整个指挥系统上上下下都应该为没有认识到该营易受攻击的危险负责,以及当这种危险扩大后,既没有意识到也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将他们撤出来”。

范弗里特则在5月11日的回信中进行辩解称:“格罗斯特营营长没有说他的情况很严重,也没有说需要救援或撤退。很幸运,他的决定是坚守。我说很幸运是指,如果他不是坚守不动给予共军第63军以沉重的打击,我相信更高一级的指挥官也会指示他坚守下去。……我觉得该营的损失不是无谓的,……622名军官和士兵的损失挽救了成倍的人。”

事实上,就在范弗里特给李奇微回信的前一天,他牢骚满腹地指示第十军军长(阿尔蒙德):“我不希望任何部队被切断。我希望你能掌握好联军的部队(即指非美军的部队),小心避免他们被切断。我不想再重复‘格营’的损失——损失了622人,只回来40人。我们的人太宝贵了,不要做困兽之斗。”可见,范弗里特自己也不认为格罗斯特营的损失有什么价值。

这让英国人感到十分不公平,认为美国人只是为了寻找一个替罪羊,一面指责卡恩没有要求撤退,一面又说如果他这么做了也会命令他坚守不动。[73]

总之,雪马里战斗是志愿军一个成功的战例。不仅在军事上重创了所谓“联合国军”,也使得他们的内部矛盾扩大,彼此相互指责。这一战斗全歼英军一个营,俘虏了包括营长在内的大部分官兵。应该特别指出的是,除了志愿军第560团之外,还有第63军第187师的第561、第559团以及第65军第194师的第581团、第580团,也都曾为这一完满的战例做出了重大牺牲和贡献,值得我们尊重与纪念。即使对手也不得不承认,这一复杂的战斗行动(要夜间行军20英里,并在敌前渡河发动袭击)“是步兵所能达到的最高水准”,[74]“我必须说的是,我军对中国步兵的战斗意志是抱有一些敬意的。他们在战斗中的勇敢精神无可挑剔”。[75]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严可复
严可复
察网专栏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