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英军格罗斯特郡团第一营覆灭经过考实

严可复 2018-11-08 浏览:
雪马里战斗是志愿军一个成功的战例。不仅在军事上重创了所谓“联合国军”,也使得他们的内部矛盾扩大,彼此相互指责。这一战斗全歼英军一个营,俘虏了包括营长在内的大部分官兵。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雪马里战斗,是抗美援朝第五次战役第一阶段中经典的进攻作战,已经为大家所熟知。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战争经验总结编写委员会所编写的《抗美援朝战争的经验总结(草稿)》[①]中,选录了这一战例,六十年代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训练研究部将之整理后编入《教学参考战例(初稿)》。[②]

据此,许多军史或战例选编中均将这一战例选入,成为部队训练、教学的典型。如总参谋部军训部、军事科学院战史部编印的《步兵团战例选编(征求意见稿)》,[③]陆军第63军编印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六十三军战史暨战例选编(初稿)》,[④]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教育学院训练部编写的《团师进攻战例选编》,[⑤]总参谋部军训部的战例作业想定库第二辑[⑥]等,都选编了这一战例。参战的部队史,如《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六十三集团军军史》[⑦]、《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六十五军军史》[⑧]等,也都有这一战斗的详细叙述。

过去的战例中通常都是以志愿军第63军第187师第560团为该战斗的主体,对参与这一围歼战斗的第65军第194师在武建里附近的作战,则鲜有涉及。

近年来原第65军的参战指挥员在刊物上或著作中,对参战的情况多有补充,如张振川所写的“入朝第一仗,活捉敌团长”一文,于1990年10月25日刊登于《石家庄日报》,并刊载在1991年第4期《军事历史》上(以“抗美援朝战争中武建里穿插战的经验教训”为题),后来出版在《鏖战疆场——张振川回忆录》[⑨]中,影响力较大。

之后如石翠岩的《难忘的岁月》[⑩]、《武宏回忆录》[11]以及《军事历史》杂志2016年第1期的文章“英军‘皇家格罗斯特团’是怎样被歼灭的” [12]等等,也都涉及该军在武建里附近的战斗及俘获英军军官的情况,弥足珍贵。

但由于年深日久,回忆者对于英军番号、指挥官职务等的叙述,往往不够准确,对于敌军编成、战斗经过、战斗结果的描述,普遍存在事实不清甚至相互矛盾的地方。比如战斗中为志愿军所歼灭者,究竟是“格罗斯特郡团”抑或“格罗斯特郡营”?其指挥官是“团长”还是“营长”?该指挥官是被俘还是被击毙了?等等。

本文依据各种资料,尤其是与美英军相关材料的比对,勾勒出雪马里战斗英军格罗斯特郡团第一营覆灭的经过,针对相关问题作出辨析,尽力还原了这一经典战例,并向专家读者求教。

一、英军格罗斯特郡团的历史和入朝前后的编制情况

有的文章中提及“格罗斯特团前身是英军的一支王牌部队,曾经是蒙哥马利元帅麾下的一支精锐部队,战斗力颇强,参加过第一、第二次世界大战,历经数百次战役战斗,立下赫赫战功。早在1810 年远征埃及的殖民战争中,就曾因突出重围,转败为胜,被授予刻有‘皇家陆军’的特制帽徽,因此该营官兵均佩戴两枚帽徽,被称赞为‘皇家陆军双徽营’”。[13]

无独有偶,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研究部所著《抗美援朝战争史》中,也提到“格罗斯特营是英军的王牌部队,已有150多年的历史,早在1810年远征埃及的殖民战争中,就曾因突出重围,转败为胜,英皇授予全营官兵刻有‘皇家陆军’字样帽徽,因此该营官兵均佩戴两枚徽标,被称作‘皇家陆军双徽营’”。[14]

《抗美援朝战争史》中的“1810年”显然是“1801年”之误。格罗斯特郡团的前身是1694年在朴茨茅斯组建的吉布森步兵团,后来被命名为第28(北格罗斯特郡)步兵团,1801年3月21日,该团在远征埃及的亚历山大之战中,为打破敌人的夹攻,采取背靠背作战的方式,即前后队分别面向敌人射击,赢得了胜利。故此,该团获得了一种特殊的荣誉,即将帽徽分别戴在帽子前后作为头饰。[15]

该团没有“皇家(Royal)”的称号,[16]帽徽上也没有刻“皇家陆军”,但刻有“埃及(Egypt)”的字样。1881年,该团与第61(南格罗斯特郡)团合并为格罗斯特郡团,第28团和第61团分别改称格罗斯特郡团的第1营和第2营。

有些文章回忆,“据俘虏供称,该团原编制为步兵营,入朝鲜后加强1 个步兵连、1 个山炮连、1 个重迫击炮连,1 个重坦克连,改编为团的编制,全团共1000 余人”。[17]这里所谓入朝鲜后,由营改编为团的编制,并无其事。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严可复
严可复
察网专栏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