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侵华时苏联远东军队对日本的牵制

叶劲松 2018-11-07 浏览:
《特别演习——日本被迫放弃进攻苏联的夙愿》讲,“关东军特别大演习”时,日本“经过秘密集结,日军最后开进东北的兵力约有74万人,14万马匹,600架飞机,300辆坦克,这是正在进行侵华战争的日本陆军,所能拿出来的最大家底”。 因此我们可以大致算出来,当时在东北的日本陆军占据了日本陆军的大量资源,这极大的限制了日本在关内的兵力投入。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日本侵华时苏联远东军队对日本的牵制

日本侵华时苏联远东军队能对日本形成牵制,根源在于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和日本的资本主义制度的对立。这两种社会制度的对立是阶级斗争的一种表现。而日本帝国主义对苏联社会主义的仇恨,以及苏联在20世纪20年代经济迅速恢复到战前状况后仍继续高速发展并使国力急剧强大,都使日本帝国主义的相当大一部分军事力量用于准备同苏联作战。这就对日本军队形成强大的牵制,使日本不能集中全力对中国实施侵略进攻。

1970年代,复旦大学历史系日本史组曾经搜集资料并将其编译为一部名为《日本帝国主义对外侵略史料选编1931——1945》的资料书。复旦大学可能本意主要是收集那段时间日本侵略中国的企图、政策和决定等方面的资料(从资料的时间段来看,是从9.18事件发生的1931年年开始),但是该书的许多资料也显示了当时日本与苏联的关系。

一、日本一直将在满蒙对苏作战视为重要战场并投入大量兵力

9.18事件前的1931年3月,日军大佐板垣征四郎(此人后在战争期间曾担任过日本陆军大臣、中国派遣军总参谋长等要职)写了一篇名为《从军事上所见到的满蒙》的、准备在日本步兵学校所作的报告。报告结尾讲道,

【如所周知,在对俄作战上,满蒙是主要的战场;在对美作战上,满蒙是补给的源泉。(《日本帝国主义对外侵略史料选编1931——1945》第12页,上海人民出版社1975年版)】

板垣征四郎报告这里不仅表现出日苏对立的历史事实,也表现了他和众多日本高官“所周知”的问题:应该将相当部分日军部署在满蒙这个对苏作战的“主要的战场”。

当然并不是只有日本高官才有这样“所周知”的认识。西方和国民党政府的高官也有这“所周知”的认识,即也能够认识到“满蒙”是日本对苏作战的“主要的战场”。张友坤发表在《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上的《张学良在回忆录中对蒋介石的评价》中,张学良说:

【“蒋先生那时认为,他的第一位的敌人是共产党,不但中国共产党,还有外国的。”】

也就是说,共产党执政的社会主义苏联也是蒋介石的第一敌人。所以,国民党对日本的不抵抗和西方对日本侵华的纵容和放任这些绥靖行为,都是为了让日本顺利进入“满蒙”这个对苏作战“主要的战场”,方便日本对全世界帝国主义和蒋介石的第一位敌人——苏联的大举进攻。蒋介石和西方帝国主义认为,日本帝国主义对苏联的仇恨,必然集中主要军事力量对付苏联,这必然对日本向关内侵略的企图形成牵制。

1932年8月27日,日本内阁会议通过了名为《从国际关系角度来看时局处理方针》的决定。在决定的附件乙号(对各国的政策)中谈道:

【“关于最近北满方面的形势,在日本苏联之间包藏着相当的危机。我方为了应付万一,必须努力在军事、外交和其他内外各方面做好准备,并且鉴于目前的国际关系,最重要的就是至少要在这个时期避免与苏联冲突。”(《日本帝国主义对外侵略史料选编1931一1945》第145页)】

这个政策证明,日本政府不想在1932年侵华军队数量不够,从而对苏联作战准备还不充分的情况下陷入与苏联作战的状况。但是也要为与苏联作战抓紧做好准备:在我国东北对苏作战方向增加军队和财力物力准备。而这必然对日本当时入关侵略企图形成了军事力量的牵制和分流。

由日本人森松俊夫编著的《日军大本营》写道:

【从昭和七年(一九三二年)度起,以四年计划进行了旨在充实驻满洲兵力、改善装备等应急的军备建设。
但是,苏军从昭和八年(一九三三年)春开始构筑坚固的边境阵地,同时迅速增兵。据估计,昭和九年(一九三四年)六月份远东苏军已有十一个步兵师、二个骑兵师、六百五十辆坦克、五百架飞机,总兵力约二十三万,在符拉迪沃斯托克还有十几艘潜艇。而我驻满兵力只有三个师、一个机械化旅、骑兵集团、三个独立守备队、约八十架飞机,兵力约五万人,即使加上驻朝兵力,也不及远东苏军的十分之三。
日苏战备上的均衡濒于破灭,重建我大陆国防成为当务之急。因而,参谋部认为,在与苏军远东兵力的对比上,驻满洲和朝鲜的兵力至少要始终保持相当于苏军的十分之八,并尽早将航空兵力增强到相当干苏军十分之八的水平,以此为目标,迅速扩充军备。】

以上内容说明,苏军加强了对日关东军的防范,增加了苏联远东红军的兵力和装备。日本为了准备对苏作战,继续扩大日本关东军的兵力和装备的投入。

二、苏联对日本的牵制态势是蒋介石意图推动日苏矛盾、以此消极抗日的客观基础

9.18事件后曾担任过一段时间的中国外交部长的顾维钧谈到1933年下半年苏日关系时说,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叶劲松
叶劲松
察网专栏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