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先觉叛国投敌再分析(补充问答集)

匣中剑 2018-11-06 浏览:
蒋家王朝为了掩盖自己的腐败无能卖国求荣的本质,不但不能昭彰正义,对方先觉的汉奸行为给予处罚,相反却包庇粉饰,把一个叛国投敌出卖兄弟的小人汉奸涂抹为民族英雄,秃头竟肆无忌惮咆哮国民参政会,恫吓民意代表,竟妄图以它两只沾满人民鲜血的肮脏黑手堵住天下滔滔众口!

某些网友气势汹汹的试图否认他们三个的证词,可是有办法解释超时空组团污蔑陷害的问题吗?没有办法吧?大家还有疑问吗?

我继续分析以夯实这些证词的真实性。

1.信息来源分析。

饶少伟师长是军部会议和投敌谈判的当事人,他了解事情真相毋庸置疑。葛先才师长也有留下回忆录,但葛先才师长却隐瞒了自己有参加军部会议和投敌谈判,这其实反而证明了军部会议决定的谈判条件和投敌谈判过程是见不得人的,否则葛先才隐瞒什么?

梁子超是容有略师长部下团长。根据饶少伟师长的回忆,他在军部会议后有回师部和师部幕僚告知情况,然后被方先觉电话催回军部,拂晓时一起去参加投敌谈判。容有略是否有回师部呢,目前找不到直接证据。但在两军对垒的情况下,师长离部,肯定要对主要部下有所交代,梁子超团长很可能是从容有略师长处得到消息。

彭礼光虽然只是连长,但他是军部直属炮兵营的连长。他自述他是在7日黄昏发现五桂岭竖起白旗,他立即报告军部,并赶回炮兵营指挥所找营长,结果被告知营长去军部开会副营长不在。“10时左右一位军官从外回来参与讨论说”。他从这位军官那得知的。这位军官很可能是营长。10时左右,正是军部会议结束的时间。彭礼光有说明为什么不认识营长,“本连(国民党军陆军第46军直属炮兵营第3连)于1944年6月中旬转配属第10军指挥后,第10军军部虽曾通告本连归该军炮营指挥,但在衡阳保卫战中自始至终均由该军部直接指挥,因此我未到过炮营营部与其营长、副营长等会过面。”

相比普通老兵,梁子超团长、彭礼光连长的消息来源显然更为可靠直接。

2.当事人身份分析。 

饶少伟师长是投敌的主要当事人、主要责任人之一。他揭露真相,揭露自己的“小”,是要莫大勇气的。这反过来说明了饶少伟证词的可靠性。饶少伟之所以不像葛先才那样掩盖真相,还有一个原因,他始终是主战主突围的。

饶少伟的暂编第54师是临时配属给方先觉的,饶少伟是薛岳的亲信,他能当上师长就是靠薛岳保荐。薛岳和方先觉有尖锐矛盾,薛岳战前是要把方先觉撤职的。因此饶少伟和方先觉等其他第十军将领是敌对派系。

按照葛先才师长回忆录披露,孙鸣玉周庆祥等从6日开始就奉方先觉之命私下联络高级将领做思想工作,准备叛国投敌。孙鸣玉参谋长和周庆祥师长是主降的。但和敌对派系的饶少伟就很难进行思想工作了。事先没有沟通,结果就是,饶少伟和周庆祥就突围还是投降在会上直接冲突起来。

因此饶少伟的思想负担比较轻,正如他自己写的“我这个降将军,尽管当时自以为是被迫的,责任不在我而在方先觉,但终究无法掩盖自己的卑怯灵魂,有时仍不免受到良心的谴责。”虽然如此,饶少伟的责任确实相对较轻,所以他勇于写出来。

梁子超团长是最早逃出来的团长,8月15日他即在联络站向军令部长电话汇报衡阳情况。估计是城破时逃出的。彭礼光连长则是在8日捣毁武器后被俘,但当晚即逃跑,几经周折花了13天时间才逃出倭寇魔掌。他们并没有做俘虏,或者没有长时间做俘虏,思想负担轻,不像普通老兵想到自己向倭寇交出武器会有很强的耻辱感。所以他们也就勇于提供真相。

综上所述,饶少伟师长、梁子超团长、彭礼光连长的证词从来源的可靠,从他们的身份,更重要的是,从他们证词虽然是相隔43年在不同时空做出却高度一致来看,他们的证词是真实可信的。根据他们的证词,我们可以判断:方先觉的的确确在倭寇破城的生死关头动摇变节,屈膝乞降,主动提出叛国投敌做汉奸参加汪精卫的所谓和平运动!方先觉等一小撮第十军高级将领对不起那些为国浴血奋战的第十军爱国官兵!

我并不想去质问那些老兵为啥掩盖真相,他们已经很痛苦了。比如那个老兵卢庆贻始终坚持他没有投降,他说衡阳市最繁华的一条街没有竖起白旗所以第十军没有投降,投降只是那些师、团阵地的自作主张。卢庆贻的理由荒诞不经,但如果我们知道他的身份,也就不难理解了,卢庆贻是军部的电报员,他坚持军部和方先觉没有投降,也就是坚持自己没有投降,而师、团如何与他无关,所以他不为师、团辩护。他找的理由看起来很荒诞,但这是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本来嘛,打不下去了放下武器,是完全正常的选择。战俘仍然是英雄,可为什么老兵们思想压力那么大呢?无他,因为方先觉下令放下武器时,是有宣布参加汪精卫和平运动的。罗立三(时为第69兵站医院护理长)在《衡阳战役中见闻》(作于1986年)里就说了,“8月8日上午10时左右,方先觉向所属官兵宣布,通过谈判参加南京伪国民政府领导的‘和平军’。”

方先觉的叛国投敌给了这些老兵巨大的压力,他们无法解释自己放下武器的行为,他们害怕说出真相会和方先觉等人一样被误会为参加汪精卫和平运动的汉奸,民族大义煎熬着他们的内心,使得他们终身痛苦,无法面对事实。

然而我要为这些老兵辩护,在方先觉等一小撮高级将领叛国投敌献城的情况下,我军抵抗已经因为这个叛卖而瓦解了,失去了统一指挥,抵抗已经没有意义。有条件的突围,没有条件的也只能放下武器做战俘。老兵们完全不必为此自责,你们只是被方先觉叛卖的一群,不是你们的错!真的不是你们的错!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