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先觉叛国投敌再分析(补充问答集)

匣中剑 2018-11-06 浏览:
蒋家王朝为了掩盖自己的腐败无能卖国求荣的本质,不但不能昭彰正义,对方先觉的汉奸行为给予处罚,相反却包庇粉饰,把一个叛国投敌出卖兄弟的小人汉奸涂抹为民族英雄,秃头竟肆无忌惮咆哮国民参政会,恫吓民意代表,竟妄图以它两只沾满人民鲜血的肮脏黑手堵住天下滔滔众口!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方先觉叛国投敌再分析(补充问答集)

前言

每逢佳节难免动动键盘写点啥,今年选了方先觉叛国投敌这个题材,花了一天半,本来想这陈年烂谷子的旧事未必能引起多少人关注,给自己做个总结存点资料罢了。没想到却大获成功,顶贴的那是人山人海,相当地多,一下子把帖子顶红上了论坛首页。虽说每年总会上几次首页,没想到今年这么早,很开心。由衷感谢各位网友,能让更多人看到真相,我愿足矣,还望各位网友继续支持本帖。 

正文

拙作《方先觉叛国投敌分析》在铁血社区的中国历史版和天涯社区的煮酒论史版发出后,引起了很多网友的关注,也提出了不少问题,在问答中大大加深了原作主题,夯实了原作的论据,这里将相关问答做一汇总和统一答复。

一、方先觉叛国投敌的汉奸行为证据确凿

方先觉在衡阳城破的生死关头动摇变节,屈膝乞降,主动提出要叛国投敌做汉奸。在方先觉提交给倭寇的谈判条件里包含了前往南京参加大汉奸汪精卫所谓和平运动的条件。这是无可辩驳的政治变节。邓野先生在《蒋介石对方先觉投敌案的裁决》中对此的考证抓住了关键。

部分网友对邓野先生的考证提出质疑,坚持认为梁子超团长1944年提供给徐永昌军令部长的证词是对方先觉的谣传和污蔑,坚持认为饶少伟师长在1960年代提供的证词《方先觉衡阳降日情况》是在文革政治迫害背景下自污污人的不实之词。他们援引若干第十军老兵的回忆说第十军没有投敌做汉奸云云,难道这么多老兵的证词还不能证明梁子超团长和饶少伟师长的证词是虚假的吗?

这种以数量来论证真实性的逻辑很可笑,原始史料是要经过辨析的,史料辨析犹如沙中淘金,如果数量都能作为依据,难道一箩筐沙子能比一粒金子更有价值?

主观上普通老兵的证词并不可靠。在老兵们的传统观念里,即使只是向倭寇缴械做战俘也并不光彩,更何况参加汪精卫和平运动这种性质严重的汉奸行为!那些做了战俘的老兵对此极力讳言和否认是正常反应。事实上,那些网友作为依据的老兵回忆大多甚至连投敌谈判都否认存在,而坚持“力战到最后自杀未遂被俘”的说法,这是蒋家王朝长期宣传的早已被证伪的官方说法,这种宣传口径能作为什么依据呢?

客观上普通老兵并不一定了解方先觉的叛国投敌条件。方先觉的投敌条件是在8月7日晚上的军部会议上经与会人员讨论形成的,并于8月8日凌晨带去倭寇占领的天主堂谈判。军部会议的参与人员只有高级将领、督战官、彭高参、直属军部的战斗单位的负责人如直属炮兵营营长等,范围十分有限。参与天主堂谈判的范围就更窄,只是军长参谋长师长和部分随员。谈判达成后,方先觉宣布参加汪精卫和平运动下令放下武器,随后第十军高级将领即被倭寇软禁在天主堂,8日上午倭寇占领全城,将团长以上将校均抓到天主堂软禁。而以下军佐士兵则分区关押在战俘营沦为苦役。在这种情况下,普通老兵有多少机会和渠道去了解这七个条件呢?没有机会了解的东西做出的证词有价值吗?

我这里愿意再补充做一些辨析工作,进一步加强邓野先生的分析。

首先是补充一个论据。

下午4时,天马山失守,团指挥所通讯未及时拆除,敌人得以与军部通话。军长方先觉向委员长拍电报:“弹尽援绝,来生再见”。之后即回室拔枪自杀,幸得孙参谋长及周、葛两师长进行谏阻,方军长的自杀才未遂,今后如何应付危局,大家就“打下去”、“突围”或“投降”三个问题进行讨论。……后来由X师长提出,有条件的参加和平政府(南京伪政权)。条件10条(现据我回忆有那么主要四条),大意是:1.我们是参加和平政府的,不是投降,请不要将此事向外发表;2.保持第10军建制,驻防衡阳整补……3.我军在衡阳的伤员请以最迅速方式运送武汉医治;4.有关补给事情……。由参谋长和X师长等前往五桂岭敌第116师团谈判。据说他们当时所会见的只是一个联队长,回复是:所提出10条,除第2条待到XX处请示师团长示复外,其余各条完全接受。参谋长回来后,还说:“城下之盟,唯恐上当,尚须准备再打……。”
《衡阳抗战的回顾》彭礼光(时任第46军部直属炮兵营连长,本文作于1987年)

大家可以比较一下彭礼光连长、梁子超团长和饶少伟师长的证词,可以看出叛国投敌的条件内容是高度一致的,彭礼光关于军部会议及和倭寇接洽方面的叙述也和饶少伟的叙述想符合。这些都印证了条件内容的真实性。

部分网友企图否认饶少伟的证词,还搬出饶少伟的女儿的言论来作为依据。饶少伟的女儿当然努力掩盖老爹的耻辱历史,这能作为依据?如果说饶少伟60年代提供的证词受政治气候的影响,那么1944年梁子超团长、1987年彭礼光连长的证词又受到什么影响?要说污蔑陷害方先觉,他们三个相隔43年,分处不同时空,超时空组团合伙污蔑陷害方先觉,还动用了机器猫穿越时空传递小抄以确保证词的高度一致???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