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国投敌还是力尽被俘?——蒋介石和果粉伪造的“抗日英雄”方先觉叛国投敌分析

匣中剑 2018-11-06 浏览:
方先觉献城投敌的性质并不难分析,真相就是方先觉等人在最后关头动摇变节,屈膝求做汉奸,甚至还丧心病狂出卖部下一万三千忠勇将士,欺骗他们放下武器来换取自己几条“贵官”的小命!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叛国投敌还是力尽被俘?——蒋介石和果粉伪造的“抗日英雄”方先觉叛国投敌分析

1944年,世界反法西斯战争高奏凯歌,德意日法西斯日薄西山。甚至在条件最差最艰苦的敌后战场,主要以大刀长矛武装起来的人民军队都已经开始了局部反攻,开始成片扫除倭寇据点,不断收复国土解放人民。可是在中国的正面战场,不但没有收复寸土,反而再次出现了一触即溃一溃千里的豫湘桂大溃败,短短几个月内百万国军被击溃(其中被歼灭50万),失地豫湘桂(146座大小城市被侵占,6000万同胞沦为亡国奴),损失中国三分一的工业,最重要的稻米产区湖南被倭寇占领。

豫湘桂大溃战的丧师辱国失地,再次证明了蒋家买办王朝的腐败无能和卖国求荣的本质。一个害怕人民甚于害怕侵略者,宁可捆住人民手脚单纯依靠政府和军队片面抗战的小朝廷,又怎么可能积极抗日?又怎么可能不出现这样的溃败?

假如国民政府是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假如国民党是一个负责任的政党,本当引咎辞职,接受TG和民盟的倡议,废除所谓党治,还权于民,归政于民,组建联合政府;自蒋介石以下的党国要人应自缚向军事法庭自首,老实交代,等待人民的军事审判,乞求人民的宽大。然而寡廉鲜耻的蒋家买办王朝显然没有这种自觉性,不但没有,甚至在溃战进行中间,蒋家买办王朝就开动其宣传机器为自己腐败无能的罪行拼命涂抹粉饰。

而衡阳城守就成为舆论的焦点,因为衡阳城守几乎是豫湘桂战役中的唯一亮点,第十军爱国将士抗击两个师团倭寇的进攻,不但没有一触即溃一溃千里,还坚守了47天。于是蒋家王朝无限拔高第十军的战绩,千方百计掩盖方先觉等人的叛国投敌出卖将士换取自己“贵官”性命的真相,杜撰了一个又一个不近情理甚至自相矛盾的神话,企图以此掩盖自己的腐败无能卖国投敌。

当然,这种掩盖是徒劳的,军事法庭虽然没有对蒋家王朝做出宣判,但历史已经做出了宣判,中国人民早把蒋家买办王朝丢进了历史的狗屎堆。

然而,几十年后的今天,却又冒出这样一些东西,它们愚蠢地杜撰历史,幻想能替蒋家王朝翻案,它们自以为是反TG的斗士,自以为通过伪造历史美化蒋家王朝就能曲折地反抗TG否定TG统治的合法性,其实它们的所作所为恰恰暴露了它们的奴性下贱。

我们自由人的逻辑是,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自由之树是要以烈士和暴君的鲜血来灌溉的,捍卫自由不仅是每一个自由人的权利,也是每一个自由人的义务。而奴才的逻辑和我们不同,它们下贱怯懦没有勇气反抗,它们最勇敢的幻想就是换个主子,本朝主子残暴它们就美化前朝主子幻想前朝主子能拯救它们,于是有了果粉、民国粉、大清粉…..等等;本国主子残暴它们就美化外国主子幻想外国主子能拯救它们,于是有了今夜美国人、苏联人、日本人、德国人……等等。它们自以为是斗士,可其实它们是不折不扣的奴性下贱。

我今天就来澄清这些围绕衡阳之战的夸大其词乃至无耻谰言。

一、衡阳城守第十军的战绩有多大?

为了突出方先觉,从蒋家王朝开始,就不断往衡阳城守的战绩里注水,1945年5月蔡汝霖(时任第9战区派驻衡阳保卫战督战官兼炮兵指挥官)写《四十七天衡阳保卫战》时就放了一个卫星“消灭倭寇3万余生力军”。到葛先才(时任预十师师长)杜撰时就一跃而为“48000余人”,而且还是日军将领说的。因为这样吹水,于是衡阳城守成了所谓抗战中唯一一场倭寇伤亡大大高于我军的战役(呃,不过他们吹嘘薛岳时也是这么说的,别问我,我不知道他们语文里的“唯一”是哪个体育老师教的)。吹水得太厉害了,它们也觉得不好意思,于是又说,根据日方数字是19380人云云,其实也没给出出处。

当然,直到今天注水还在继续,比如陈桂芬(现系湖南环境生物学院讲师)《衡阳保卫战概观》里给出的史上最强注水数字是“歼灭日军1.9万多人,杀伤日军3万余人”,陈桂芬的玩法其实是把歼灭1.9万的谣言和杀伤3万的谣言加在一起,于是多达5万人,这是“谣言+谣言=真相”的逻辑。

既然这些数字总是打着日方数字的旗号,那我就拿日方数字来推算一下衡阳城守的歼敌数吧。在日本防卫厅战史《湖南会战》第七章“企图解脱我对衡阳西部的包围与我第三次进攻衡阳”第四节“第三次进攻衡阳”里登了倭寇第十一军参谋长向日本陆军部发出的《旭参电第532号(7月25日)》,其中提到,“开始作战至7月20日”,倭寇第十一军人员伤亡是19286(包括战死3860,战伤8327,战病7099)。

咋一看这数字似乎和那些谣言数字相当,于是那些历史发明家都兴奋起来,更有人说前两次进攻就如此大伤亡,第三次进攻再加上去,那就更不得了。可是这个数字倭寇说得清清楚楚,是“开始作战至7月20日”,是整个湖南会战的伤亡病数字。这个数字包含的是倭寇发动湖南会战以来千里转战的伤亡数字,包括陷长沙的伤亡数字,以及在衡阳围点打援的伤亡数字,甚至还包括中美空军轰炸的伤亡数字。压根儿不等于第十军的歼敌数字。事实上,这恰恰否定了历史发明家的所谓倭寇来源的19380的数字。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