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耀和教训:苏联共青团一百周年!

后沙月光 2018-11-03 浏览:
2001年起,普京就想重建全国性青年组织,虽然有亲普京的“纳什”青年组织,但全国性的一直无法建成,由于政治理念不同,各青年组织处于分散状态。现在,俄罗斯在重新呼唤共青团精神,它意味着健康,阳光,积极向上,是国家未来的需要,也是社会发展的需要。

在宣传和组织方面,1925年就有了自己的机关报《共青团真理报》,团刊《青年共产党人》。

团员人数,1918年是两万一千人,1985年达到四千一百多万,然后人数下降。

团校:两年制,学习者必须是党员,并有两年以上的团工作经验,毕业后,提升一级,分配到全国团组织工作。

安德罗波夫,契尔年科,戈尔巴乔夫都有团组织工作经历。

军事:共青团员是苏军的主要来源,1975年苏联开展“小鹰”军事训练,大多数团员都具有一定的军事常识。

治安:团员有纠察队,行动队,主要预防青少年犯罪和心理辅导。

至于宗教,东正教徒,基督徒,穆斯林等身份存在感是很淡的,就算来自家教家庭,青年团员也基本没有宗教意识。

苏联共青团主要问题是官僚化,到了八十年尤其严重,团干部忘记了本来的使命和责任。()关于苏共问题,本文不述,那篇幅太大了)。

团中央干部整天呆在办公室处理行政事务,可以理解,可苏联的基层团干也是呆在办公室,除了开会就是发文件,连大学团组织也在摆官腔,入团变成追逐名利手段,进去以后就往上爬。

原先那种建设国家的热情不见了,在外部,西方媒体用各种渠道向苏联青年倾倒它们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

荣耀和教训:苏联共青团一百周年!

扭扭舞,在八十年代初期风行莫斯科,还有摇滚乐的盛行,这些并非不能接受,问题是这些现象是作为一种意识形态反叛者角色存在。

共青团非但引导不了潮流,反而是机械般地压制,而团干部自己白天不跳不唱,晚上全去嗨!

摇滚乐,扭扭舞只是西方意识形态的载体,通过收听广播音乐节目,更多听到了的是CIA制作的“历史真相,社会真相”,自卑,自贱,反体制的思想像病毒一样在苏联扩散。

1985年以后,团,变成了异见人士集中地, 主要因素还是戈尔巴乔夫。

戈尔巴乔夫异想天开地认为,共青团应当独立出去,脱离党领导,并写进了苏共28大决议:苏共与共青团是政治盟友关系,共青团的方向是人道主义。

共产主义,社会主义不见了,人道主义是什么?谁能说得清,甚至与党的关系也变了,从此后,团的工作方向彻底迷失了。

大家开始捞钱,团在各地开舞厅,开影院(西方电影)赚钱,共青团直属的国际青年旅游局负责世界青年交流,手里有几十条旅游线路,收益颇丰,无论克格勃如何警告要防止间谍渗透,但为了小金库,一切都变成了生意。

团被“独立”之后,特权和人脉照样存在,却没有了监管,它的国家属性和社会责任变成了经济属性和赢利功能。

1988年左右,共青团变成了一个利益集团,里面充斥着“精英”群体,他们每天都琢磨如何攫取国家财富?如何把权力变成个人利益?

共青团有对外交流任务,有外汇和现金特许权的,有人就开始倒汇炒汇,获利无数。

俄罗斯七寡头,有四个是团干,霍尔多科夫斯基是莫斯科团委第二书记,变成了金融寡头,团委第一书记马纳霍夫也是中等寡头。

波塔宁是国际关系学院的团组织书记。

团中央国际部变成了外贸业务部门,职业介绍部门也变成了团干部瑟林内克自己的私人职业中介。

他们还是感到有束缚,不能大展身手,所以这个国家,这个体制都要被推倒。

国家解体时,精英们是高兴的,苦的只是老百姓们。

1990年4月,俄罗斯共青团宣布脱离苏联共青团,改名为俄青联。

1991年9月27日,苏联共青团召开22大,宣布自己挂掉了。

至此,苏联共青团曲散人终。后来,各加盟共和国出现了不少青年组织,但都无法承担起共青团的社会职责。

2001年起,普京就想重建全国性青年组织,虽然有亲普京的“纳什”青年组织,但全国性的一直无法建成,由于政治理念不同,各青年组织处于分散状态。

现在,俄罗斯在重新呼唤共青团精神,它意味着健康,阳光,积极向上,是国家未来的需要,也是社会发展的需要。

荣耀和教训:苏联共青团一百周年!

回顾苏联共青团百年历史,仿佛听到一声叹息:

“只有失去的才是最美好的,拥有的时候却不懂得珍惜”。

【后沙月光,察网专栏作家。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后沙”。】

来源 : 后沙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后沙月光
后沙月光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