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学森谈毛泽东、公有制、政治体制与美国

巩献田 2018-11-02 浏览:
1989年,钱学森在一篇题为“一切成就归功于党,归功于集体”的文章中,有这么一段话:“我有一个很好的美国朋友,是XX·XXX教授,几年前他到中国来,我去看他。他在住的地方看到不少美国商人,见到我头一句话就说,这些人来中国是要割你们肉的,你们要小心。他是美国人,但他提出请我们不要上当。这才是美国真正对中国友好的人。”

1992年9月钱学森说,

【现在人们在总结我国40余年社会主义建设的经验与教训后,终于悟到中国社会主义建设是一项极为复杂的系统工程,我们一定要建立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总体设计部。(《钱学森书信选》下卷,第0677页)】

1992年10月,钱学森说,

【市场经济的世界加上第五次产业革命,那可真是瞬息万变的世界,可谓“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不用总体设计部,不用从定向到定量综合集成研讨厅体系能行吗?(《钱学森书信选》下卷,第0708页)】

1993年7月钱学森说:

【“我们对改革要强调宏观整体思维,这是现在最缺的。”(《钱学森书信选》下卷,第0787页)】

1993年10月钱学森说,

【“把大成智慧工程及从定性到定量综合和集成研讨厅体系及社会主义建设总体设计部……这是我们这个小集体的‘命根子’。我们活着就是为了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而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目前最最重大的事就是社会主义建设总体设计部。”(《钱学森书信选》下卷,第0825页)】

1996年7月钱学森说:
【“我们对于系统总体设计部的认识源于导弹总体设计部的实践,而那时领导我们工作的是周恩来总理和聂荣臻元帅,他们都强调中国共产党在领导革命的斗争经验,包括大规模集团军的战斗经验。……所以我们的总体设计部是中国社会主义思想指导下的总体设计部。它实施党的民主集中制。这是我们的特点,也是我们的优越性所在。……所以总体设计部问题是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大课题,不是可有可无的小事!”(《钱学森书信选》下卷,第1165页)】

综上所述,作为人民科学家的钱学森关于我国社会主义政治文明建设的论述,是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指导,根据我国社会主义政治文明建设的历史经验和面临的实际情况,依据我国社会主义宪法的基本精神和中国共产党的基本路线,提出的。他的这一系列的思想、理论、观点和方法,在今天我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过程中,不仅具有重大的理论价值,更有迫切的实践意义。

【巩献田,察网专栏学者,北京大学教授,本文作者授权察网发布。】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