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学森:“系统工程才是我一生追求的”

薛惠锋 2018-11-02 浏览:
1991年,钱学森作为“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的唯一获得者,在领奖后说了这样一句话:“两弹一星工程所依据的都是成熟的理论,我只是把别人和我经过实践证明可行的成熟技术拿过来用,这个没有什么了不起,只要国家需要,我就应该这样做,系统工程与总体设计部思想才是我一生追求的。它的意义,可能要远远超出我对中国航天的贡献。”钱学森的一生昭示了系统工程是从实践中得来的。正所谓“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系统工程的“中国学派”见证了惊心动魄的历史巨变、蕴藏着振聋发聩的观念突破,是钱学森等人历尽千辛万苦、付出巨大代价所取得的智慧结晶,值得深入研究。

1991年,钱学森作为“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的唯一获得者,在领奖后说了这样一句话:

【“两弹一星工程所依据的都是成熟的理论,我只是把别人和我经过实践证明可行的成熟技术拿过来用,这个没有什么了不起,只要国家需要,我就应该这样做,系统工程与总体设计部思想才是我一生追求的。它的意义,可能要远远超出我对中国航天的贡献。”】

钱学森的一生昭示了系统工程是从实践中得来的。正所谓“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系统工程的“中国学派”见证了惊心动魄的历史巨变、蕴藏着振聋发聩的观念突破,是钱学森等人历尽千辛万苦、付出巨大代价所取得的智慧结晶,值得深入研究。

系统工程中国学派,以其独特的历史逻辑、独到的时空逻辑、独创的理论逻辑、独有的价值逻辑,至今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以“纵横八万里”的时空逻辑,揭示文明走向。钱学森说:“实现宇宙航行,是科学史上的一个大事件。在此以前,人类都是在地球上观察和研究自然。今后就可以在一个新的立足点上来研究自然和宇宙,这样必然会出现一个科学上大发展、大创造的时期。”意思是,站在太空的高度思考人类的发展,许多原有的模式都将被颠覆。人类从陆地走向海洋,从海洋走向天空,从天空走向太空,使政治、经济、文化、生态等各领域的发展都不断地向上延伸。因此,航天绝不仅仅是一个行业,而是俯瞰全球、经略宇宙、推动人类文明迈向新纪元的一扇窗口。今天的航天与数百年前的航海一样,是人类探索未知世界、拓展生存空间的历史必然,一定会深刻影响科技发展、文明进步的方向和进程。

以“融汇东西方”的理论逻辑,锚定世界彷徨。随着《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一文发表,钱学森逐步把航天系统工程的基本原理推广到经济社会更为广阔的领域,其中最为核心的贡献有两条:其一,在思想和理论层面,推动了整体论、还原论的辩证统一,开创了“系统论”;其二,在方法和技术层面,提出了“从定性到定量的综合集成方法”,将其作为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设计部的实践形式。在应用系统论方法时,从系统整体出发将系统进行分解,在分解后研究的基础上,再综合集成到系统整体,实现系统整体涌现,最终是从整体上研究和解决问题。系统论方法吸收了还原论方法和整体论方法各自的长处,也弥补了各自的局限性,既超越了还原论方法,又发展了整体论方法。“天下之势,循则极,极则反。”系统论的发展应用,定会扭转“越分越细”的趋势,为解决当今世界不平等、不平衡、不可持续问题,提供中国方案、贡献中国智慧。

以“苍生俱饱暖”的价值逻辑,彰显大爱无疆。钱学森曾说:“我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人民服务;如果人民最后对我的工作满意的话,那才是最高的奖赏。”他十分关注“老少边穷”地区,一直把运用科学技术,提高落后地区人民的生活水平放在心上。他在书信中说,西部地区是中国发展潜力所在,对西藏、新疆、内蒙古、宁夏等西部地区、沙漠地区、高原地区的开发要有新思路。

“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苦出山林。”钱学森的科学思想、科学精神,已经与劳动人民的命运紧紧地融为了一体。

薛惠锋,系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院长。察网(www.cwzg.cn)摘自《光明日报》( 2018年11月01日 13版)】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