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学森:“系统工程才是我一生追求的”

薛惠锋 2018-11-02 浏览:
1991年,钱学森作为“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的唯一获得者,在领奖后说了这样一句话:“两弹一星工程所依据的都是成熟的理论,我只是把别人和我经过实践证明可行的成熟技术拿过来用,这个没有什么了不起,只要国家需要,我就应该这样做,系统工程与总体设计部思想才是我一生追求的。它的意义,可能要远远超出我对中国航天的贡献。”钱学森的一生昭示了系统工程是从实践中得来的。正所谓“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系统工程的“中国学派”见证了惊心动魄的历史巨变、蕴藏着振聋发聩的观念突破,是钱学森等人历尽千辛万苦、付出巨大代价所取得的智慧结晶,值得深入研究。

钱学森:“系统工程才是我一生追求的”

钱学森在系统学讨论班。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系统工程才是我一生追求的”

钱学森在讲课。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钱学森:“系统工程才是我一生追求的”

钱学森(右三)与系统学讨论班学员们在一起。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供图

【科学向未来】

编者按:

1978年9月27日,钱学森的一篇理论文章——《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问世,由此而创立“系统工程中国学派”。

40年过去了,系统工程作为一门科学,形成了有巨大韧性的学术藤蔓,蜚声世界。

今年也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回顾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我们更能感受系统工程的力量,重温系统思维、系统科学、系统方法,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找到的“钥匙”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人类社会每一次飞速发展、人类文明的每一次重大跃升,都离不开理论的变革、思想的先导。40年前,系统工程中国学派的创立,是钱学森为人类永续发展、文明永续进步找到的“钥匙”。

巍巍中华的文化精髓在钱学森的血液中流淌,源自西方的创新精神在钱学森的思维中激荡。“万山磅礴,必有主峰。”可以说,钱学森本人的成长经历、思想精神,就是东西方融合的结晶,就是在人类智慧的“群山”中的巍峨山峰。

他的早年,可谓“千年国本传承精神根脉”。他出身于“千年名门望族、两浙第一世家”。钱学森在成长中,无疑受到了传统家风的深刻影响,传承了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使得理想精神、精英意识、家国情怀在他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特别是《钱氏家训》中“利在一身勿谋也,利在天下者必谋之”的价值观、“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言行皆当无愧于圣贤”的人生观,钱学森一生做到了一以贯之、始终不渝。面对新中国成立后的百废待举,他毅然放弃美国的优厚待遇,表明心志:“我是中国人,我到美国是学习科学技术的。我的祖国需要我。因此,总有一天,我是要回到我的祖国去的。”面对党和国家交给的时代重任,他毅然挑起了千钧重担,发出心声:“我个人作为炎黄子孙的一员,只能追随先烈的足迹,在千万般艰险中,探索追求,不顾及其他。”钱学森的身上,始终体现着中华文化的智慧和精神,彰显着“计利当计天下利”的胸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抱负。

他的青年,可谓是“廿载西学开启思维源泉”。钱学森20年留美,开展了一系列远远超前于时代的科学实践。20世纪,服务于德国的普朗特是哥廷根应用力学学派的创始人之一;普朗特最杰出的学生冯•卡门把应用力学从德国带到了美国,使哥廷根学派得到传承和发扬光大;钱学森来到了空气动力学大师冯•卡门的门下,成了哥廷根学派的重要传承者,并成为美国导弹的创始人之一、航天飞机的创始人之一、物理力学的创始人之一、现代智库的创始人之一。

哥廷根学派的精髓——从扑朔迷离的复杂问题中找出其物理本质,用简单的数学方法分析解决工程实际问题,并实现理论与实践的结合、科学与技术的结合,被钱学森继承并不断发展。1955年,钱学森归国时,冯•卡门告诉钱学森,“你在学术上已超过了我。”哥根廷学派的科学精神、科学思维、科学方法,让探索未知、创造新知成了钱学森一生始终不渝的追求。

他的壮年,可谓“系统涌现铸就历史丰碑”。钱学森归国后,为中国航天和国防科技工业奋斗了28年、奉献了28年,既是规划者,又是领导者、实施者。他推动了中国导弹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飞跃,把导弹核武器发展至少向前推进了20年;推动了中国航天从导弹武器时代进入宇航时代的关键飞跃,让茫茫太空有了中国人的声音;推动了中国载人航天的研究与探索,为后来的成功作了至关重要的理论准备和技术奠基。

“十年两弹成”,虽是弹指一挥间,却为中国造就了前所未有的战略力量,赢得了前所未有的国际地位,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和平环境,更使中国前所未有地改变了世界历史进程。

钱学森的晚年,总结他在美国20年奠基、在中国航天近30年实践、毕生近70年的学术思想,融合了西方“还原论”、东方“整体论”,形成了“系统论”的思想体系。这是一套既有中国特色,又有普遍科学意义的系统工程思想方法。它形成了系统科学的完备体系,倡导开放的复杂巨系统研究,并以社会系统为应用研究的主要对象。正如钱学森所说,这实现了人类认识和改造客观世界的飞跃。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