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和森的牺牲,也许改变了历史进程

孔鲤 2018-10-19 浏览:
虽然历史趋势是不会随着个人意志而转移的,但历史趋势是所有个人意志的加成。所以在历史唯物主义里,虽然没有个人英雄主义存放的位置的,可是这不重要,因为道路是曲折的,尽管最终结果一定是条条大路通罗马,但是过程却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这就是必然性中的偶然性。所以,蔡和森的牺牲,也许改变了历史进程。
【“下午一点前我一定回来,要是我没有回来,那就是被捕了。”】

蔡和森的牺牲,也许改变了历史进程

在雾霾又起的北京敲下这句话时,我尚且有那么一丝伤感,而将近九十年前的那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当他微笑着和妻子李一纯说出这句话时,是那么地淡定和从容,所谓生死置之度外,不过如此。

当他的哥哥蔡林蒸在东征中牺牲时,他说:

【“革命就是不免有牺牲的,我们不应该过分为死者悲伤,而应该沿着烈士的道路继续前进。”】

这话说得颇有些不近人情,但是当他自己也这么做的时候,人们才会回过头来惊呼,原来这个人早已做好了必死的准备。

他对李一纯留下的那句话同样是他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句,自那以后,他就被顾顺章出卖,进了狱中。而他在狱中经历了什么呢?我们不知道。我们不知道的何止是这些,我们不知道他是怎么死的,我们不知道他的遗体在哪里,甚至我们都不知道他死于哪一天。

直到本世纪初,才从解密的档案中用逻辑推理推算出来,蔡和森同志牺牲于1931年08月04日,年仅三十六岁。

蔡和森的牺牲,也许改变了历史进程

经常会有人问这个问题:蔡和森如果没有牺牲,会怎么样?

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人们对蔡和森的惊人赞叹,这样一个理论家,看得远、志气高,从他流传后世不多的文章里,我们也能看出他对中国未来的惊人判断,再加上他曾经有过旅洋经历,可以和共产国际的关系不像毛泽东那样,也许中国革命的进展就大有不同了。

也因此,蔡和森与赵世炎,堪称中国革命中最大的损失。

历史不容假设,那是因为发生的已经发生了,但这是表面上的看法。

在历史唯物主义里,历史趋势是不会随着个人意志而转移的,所以无论有没有蔡和森,新民主主义革命一定会成功,没有了蔡和森,也有毛泽东根据各种调查经验实事求是地带领着人民群众推翻了三座大山。这是因为历史趋势是由本质决定的,解放战争是无产阶级和帝国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和封建主义的斗争,因此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这就是偶然性中的必然性。

虽然历史趋势是不会随着个人意志而转移的,但历史趋势是所有个人意志的加成。所以在历史唯物主义里,虽然没有个人英雄主义存放的位置的,可是这不重要,因为道路是曲折的,尽管最终结果一定是条条大路通罗马,但是过程却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这就是必然性中的偶然性。

所以,蔡和森的牺牲,也许改变了历史进程。

蔡和森的成长,是与过去无情的决裂。他的父族和母族都和曾国藩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是作为乱世成长起来的青年,蔡和森很早就明白了地主阶级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于是他毅然和母亲葛健豪、妹妹蔡畅一道,和过往的一切说再见,走上了一条革命的道路。尽管那时他还不曾选择马克思主义,但他已怀揣着一颗经世济民之心,迈向天下。

蔡和森的老师杨昌济在临终前写给章士钊的信里正式推荐了毛泽东和蔡和森,在那封信里杨昌济是这么说的:

【“吾郑重语君,毛蔡二子海内人才,前程远大。君不言救国则已,救国必先重二子。”】

杨昌济是当时一等一的大学者,结交的都是蔡元培等一干名流,曾留学日本、英国,平生识人无数,但最终还是把目光放在了这两位身上,着实是慧眼如炬。

蔡和森的牺牲,也许改变了历史进程

人们常说毛泽东个性张扬,天不怕地不怕,那蔡和森呢?蔡和森是不是那个温润如玉呢?其实不是,蔡和森的豪情壮志,其实丝毫不见得比毛泽东差,只是他是满腔热火藏在心中,毛泽东则是仰天长啸睥睨古今。

蔡和森就曾在写给毛泽东的信里表达过对杨昌济的不认同:

【“前亚细亚报薛某者,今欲重整旗鼓,请师担任学术上之撰述,师颇有羞与为伍之意,辞之;然可荐信绍介,师言惟欲屈节。”】

这件事说的是,政界要人薛可大,想聘请杨昌济担任《亚细亚报》的学术概述,而杨昌济则认为和政治人物牵扯是“屈节”,坚决不愿意。蔡和森则表示了不认同,他不止一次提及,自己有下地狱的准备。

读到这封信时,我脑海中不自觉地想起另一个湖南人。距离蔡和森写这封信时,那个湖南人已经牺牲整整二十年了,那个湖南人说的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蔡和森的那封信写的是:

【“弟思大仁大勇,普度众生,非入地狱不行,究为所谓屈节。”“弟意现在当得一班正人立恶志,说恶话,行恶事,打恶仗,争恶权,夺恶位,加入恶界,时时与恶为缘,时时与恶战,时时与恶和,操而纵之,使自我出,支而配之,使自我生,演而进之,使自我发;然后,将万恶纳之袖中,玩之掌上。”“将此万恶捣之碎之,烧之溶之,锻之炼之,碎之磨之;神而化之,使成美质之原子,新而明之,使成优秀之国民。”】

何等气魄?何等胸襟?何等壮志?可以牺牲一切的决心,不止是牺牲自己的生命,还有自己的一切。包括亲情、友情、爱情,包括事业、声名、本领,有时甚至是尊严。而这时的毛泽东,只是把与薛可大的合作视为“暂时的手段”,还不曾像蔡和森那样已经立下了甘入地狱的壮志。

顺便一提的是,那个湖南人,是谭嗣同。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