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河红阳:阎锡山,“早死三年是完人”!

长河红阳 2018-10-04 浏览:
“如果阎锡山在他的战区内死掉,或者活下来,而没有用他那做着各种姿势的双手去折腾老百姓,那么,他死后或许可能变成一位受人尊敬的人物,但到最后,山西农民却恨阎锡山比恨蒋介石更甚。”这句话有那么一点“早死三年是完人”的意思。这句话本来是用来评价晚清“天津教案”的处理者——诨号“曾剃头”的曾国藩的话,可是用在阎锡山这里也是那么贴切自然,看起来,阎锡山早早死去,对山西老百姓是个大好事!更或者说,阎锡山早早死去,是对山西老百姓最大的好事。我想,这就是阎锡山存在于世的目的吧?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长河红阳:阎锡山,“早死三年是完人”!

如题,本文内容针对一奇葩文有感而发。此奇葩文——《真实的阎锡山》(http://wemedia.ifeng.com/59503891/wemedia.shtml)。这个文章被一个唤作“民国史”的微信公众号趸了去,另起了一个名字《真实的阎锡山,三晋百姓口中代代相传的好口碑者》,一下子刷了一层油漆,鲜鲜亮亮地引来一群果粉撸胳膊挽袖子在下头慷慨留言。那么,山西人的口中是不是有这样一个“代代相传的好口碑”的阎锡山?

这个,红阳是有些发言权的!因为红阳是个70后,祖籍就是现在的山西晋中市,离着阎锡山作威作福的老巢——山西省会太原市不太远。在红阳早二十多年前,没少了听爷辈、父辈(1920-1940年代出生的那些人)说阎锡山的事情。这些老人们亲自经历的事情按着现在史学材料的分类看,就是“口述历史”,你说是“口碑”也可以。这些老辈人的对阎锡山的“口碑”,足可以为阎锡山这个人定调!

阎锡山的兵

在这些老人们的口中,这个阎锡山实在:

【不是个好产业!】

这是方言,意思是,不是好东西!这样的恶评,大半因为他的那支军队——晋绥军军纪极坏:

【欺负人一绝!】

这都是那些老人们的感受。军纪极坏的兵,就是由“虐民有方”的坏蛋带出来的,那么,阎锡山有“好口碑”,这个从哪里说起呢?!因为阎锡山的兵太坏,所以,老百姓给阎锡山的兵有两个称呼:“钩子兵”;“二战区”。这两个称呼,前一个是骂,都“不是些好产业”;第二个称呼,是嘲:军容不整,邋里邋遢。那么,阎锡山是个什么货色不难知道。怎么可能这个军阀就成了“三晋百姓口中代代相传的好口碑者”?

第一个称呼“钩子兵”,本来我是有机会搞清楚这个称呼的来源和具体文字怎么写的,不过二十多年前只认为上路的历史材料全在铅字印刷的书纸上趴着呢。所以真没把这些老人们的回忆当回事。后来看到的历史书多了以后知道这些回忆的史料分量有多重了,可是再打听这些事情却没机会了。1940年代出生的老人就有些搞不明白为什么了,他们懂事上学的年头就到了1950年代了,“钩子兵”怎么坏,他们没有太切身的感觉。1920、1930年代出生的老人倒是常被“钩子兵”祸害,但是到现在,都基本上不在世了,但是就我对陕西方言的熟悉程度来讲,这词绝对不是什么好词!

至于说“二战区”这个嘲笑的词汇,倒是有1940年代的老人们能说得出为什么。因为他们上学的时候正是1950年代,小时候是见过阎锡山的兵的。对那些不修边幅邋里邋遢的同学就起这样的绰号。阎锡山在抗战时候曾是“第二战区司令”,所以他的兵也就用“二战区”指代。阎锡山的兵,军容不整是出了名的,鞋跟似乎总在脚后跟上踩着,好好一双布鞋就是一双趿拉板似的,走起路来那个声音要么“踢踏、踢踏”,要么“刺啦、刺啦”,就那个声。双手总觉怕冷似的笼在袖筒里总也不愿意拿出来,走路总是低着头勾着背缩着脖子。用阎锡山的兵的军容形容某人的不修边幅倒也恰如其分。可是,这些兵,欺负起老百姓一点不心软。那些老人们的回忆里,有两支军队最坏——“日本人”(侵华日军);还有就是阎锡山的“二战区”的兵。蒋介石的中央军见得少,印象不是很深。

军容不整,虐民有术,这不是土匪是什么?土匪的大头领能是什么好人?阎锡山就是那伙土匪的头领!这个虐民有方的军阀怎么可能有“三晋百姓口中代代相传的好口碑”?

“钩子兵”的来历,我找不到答案,不过,关于阎锡山口碑的类似口述史材料倒是淘来一本,书中内容正是祖籍所在地一个老工厂的老工人们的口述回忆合集。阎锡山的在三晋百姓心里“口碑”好不好,这些老工人们的记忆是可以做硬证据的,这本书——《晋华风云录》(山西人民出版社,1985年12月版)如图:

长河红阳:阎锡山,“早死三年是完人”!

长河红阳:阎锡山,“早死三年是完人”!

长河红阳:阎锡山,“早死三年是完人”!

长河红阳:阎锡山,“早死三年是完人”!

书里说的这个“晋华纺织厂”:

【是山西兴办最早的机械纺织工厂。……(兴办人)徐一清是阎锡山的叔丈人,凭仗阎锡山这个硬后台,当时在山西也算得上一个显赫人物。徐一清看到在娘子关里办纺织厂无人竞争,有利可图,决心一显身手,便去找阎锡山支持。叔丈人在山西办纺织厂,正是阎锡山推行封建割据、搞独立王国、掌握经济命脉所极需,自然欣然同意。(《晋华风云录·<“天坛”变样了>》7页 董怀瑨整理)】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长河红阳
长河红阳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