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关于郭沫若,你恐怕不知道……

鹿野 2018-09-28 浏览:
今天公知们否定郭沫若完全是出于政治上的考量。如果有一天他们“推墙”成功了,很可能就会像俄罗斯公知对马雅可夫斯基那样把他和革命切割开来后高度肯定其文学成就。当然,笔者希望这一天永远不要到来。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鹿野:关于郭沫若,你恐怕不知道……

今年是郭沫若逝世40周年。近一段时间以来一些学者陆续发表文章纪念,很大程度上澄清了长期以来流传的关于郭沫若的种种谣言。笔者在这里想补充一点,就是关于郭沫若文学地位到底如何。

一、三个能够说明郭沫若在民国时地位的案例

首先,笔者想说几个鲜为人知的事实。

第一是郭沫若是最早对国外产生较大影响的五四新文学作家。最早翻译五四新文学的国家是日本。1922年日本东亚公司作为《支那丛书第一编》,出版了大西斋、共田浩编译的《文学革命与白话新诗》。该书所选郭沫若的作品有:诗论《诗论二扎》、诗作《三个泛神论者》、《地球,我的母亲》、《夜》、《司健康的女神》、《上海印象》、《春蚕》等7首,占了该诗集的第一位。

相比之下,日本译介鲁迅著作的最早时间应是1924年:1924年1—11月,《北京周报》第97—137期,连载了丸山昏迷译《中国小说史略》。但是这并不是文学作品,鲁迅最早的文学作品输出到国外应该是在1925年。当时在国民革命军第二军俄国顾问团工作的王希礼(Б.А.瓦西里耶夫)将《阿Q正传》译成俄文, 鲁迅为其撰写了《著者自叙传略》和《俄文译本〈阿Q正传〉序》。这要比郭沫若晚了好几年。

(以上可参见宋绍香著《中国新文学20世纪域外传播与研究》)

第二是三十年代对左翼的文化围剿当中,国民党对于郭沫若作品的查禁严厉是不亚于鲁迅的。鲁迅在多篇杂文当中都批判了国民党的禁书政策,主要举的例子就是“1934年中央党部禁止新文艺作品149种”。而在这个禁书目录当中,郭沫若的作品不仅排在最前面,而且被查禁的数量也多达11种,仅次于鲁迅。鲁迅的排名在郭沫若之后,不过被查禁的数量多达12种,是最多的。(该禁书目录可参见鲁迅《且介亭杂文二集》的后记)

第三是在抗战前期,郭沫若刚刚回国不久就担任了国民政府军委会政治部第三厅厅长。这是一个主管全国文化宣传工作的重要职务。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和国民党比较亲近的胡适仅仅被任命为和文化工作完全无关的驻美大使,沈从文更是没有担任任何重要的职务。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咄咄怪事呢,其实,道理也很简单,就是胡适和沈从文这些所谓的“民国大师”在当时文坛上的地位并不像今天的人吹捧的那么高,如果让他们管理文化工作是根本不可能服众的。在那个年代里,有很多影响极大的文坛巨匠只佩服郭沫若一人。比如说国歌的词作者田汉,即使在国民党逃往台湾以后,也仍然称其为“戏剧界的十项全能选手”,认为其成就极大。田汉也自视很高,鲁迅活着的时候对鲁迅都不太服气,却很尊敬郭沫若。在鲁迅已经逝世的情况下,更是只有让郭沫若出来主管文化才能服众。

这当然不是说郭沫若的成就就超过了鲁迅,个人认为鲁迅的成就还是要更高一些的。但是至少我们从这几个例子当中可以看出,今天郭沫若的地位被大大低估了,在民国时他和鲁迅的影响力是相差无几的。

二、郭沫若的艺术手法在当代文学中的传承

除了上面几点,笔者还想重点强调另一个鲜为人知的事实,也就是郭沫若可以说是中国现代主义先锋文学的开创者。

现在一般把郭沫若定性为浪漫主义,其实在民国时代浪漫主义和今天的概念是不一样的。当时的人们认为现代主义的作品也属于浪漫主义的一部分,将其称之为“新浪漫主义”。个人认为这种划分不无道理。因为现代主义和浪漫主义的主要区别就是审美观反传统,而现代主义产生前的浪漫主义也有少数作家持反传统的审美观。比如19世纪德国浪漫主义的代表霍夫曼就是反传统的,和20世纪现代主义中表现主义流派的代表卡夫卡的作品也很相似。

而郭沫若在早年就比较欣赏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说和德语世界的表现主义,因此他的作品中颇有几分现代主义那种怪诞、疯狂、阴森恐怖的味道,和屈原与李白那种虽然奇幻,但仍然属于常规审美的古典浪漫主义有着很大的区别。著名汉学家杜博妮在《中国现代引进的西方文学理论》一书中就强调:“新文学作家里面,最热烈地响应先锋派召唤的是郭沫若。”

今天很多人觉得郭沫若的作品写得很别扭,其实也主要是因为评判的标准是使用的古典浪漫主义,出现了阅读标准与创作标准的错位。如果摘掉有色眼镜的话,我们就会看到许多当代名家和郭沫若的艺术手法其实是具有一致性的。

比如说,郭沫若的早年小说当中的代表作《曼陀罗华》当中就有这样一个情节:一位母亲在孩子死后反而感到很高兴,因为她可以借此向家里勒索丧葬费来挥霍。为突出当时社会的残酷性,作品还极为细腻地刻画了解剖孩子尸体的情况:

【小小的尸首睡在解剖室中的大理石的解剖台上。死后已经两天,脸上带着惨戚的土色,蒙着白雾的眼儿仍然微微开着,鼻孔里塞着两团棉花。身体各部已经现着紫色的尸斑,脚手的惨白如象羊脂玉一样了。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鹿野
鹿野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