肢解史料是曲解军史的重要手段——兼谈辨析西路军失败责任的四个关键史实

高戈里 2018-09-24 浏览:
先既成事实,后追认批准,先请后批,批示所请,前后顺序、因果关系都有完整的历史文献记载,一旦史料被颠倒、被肢解,必然导致对历史结论的颠覆。

先既成事实,后追认批准,先请后批,批示所请,前后顺序、因果关系都有完整的历史文献记载,一旦史料被颠倒、被肢解,必然导致对历史结论的颠覆。

二、通过肢解史料曲解西路军史的典型实例

当下一些“军史家”曲解西路军史,其立论逻辑的起点,是他们对史料的肢解:

其始作俑者,是《历史的回顾》执笔人朱玉——1983年2月25日李先念副主席送中央各位领导传阅的《关于西路军历史上几个问题的说明》所附的52份电报,是朱玉屏蔽了同时期大量文献文电后,有选择呈送的,在此基础上作了违反史实、断章取义、向中央推卸责任的曲解——比如,共产国际3封明确交货地点在北面的定远营和1封改变交货地点的电报被朱玉等“选择”掉后,红四方面军西渡部队首长“11·2”电报执意西进违背中革军委作战意图的真相,也就被悄然掩盖过去了,由此误导了耄耋之年的徐向前,还有李先念等党和国家领导。需要说明的是,既或是这52份经过选择的文电,也不应导出朱玉等臆测的结果。

再比如,红四方面军历史研究会副秘书长夏宇立等“军史专家”,将西路军失败责任嫁祸中央的核心论点是:“西路军从渡河、成军、命名到进退行止,都是中央军委指示或批准,西路军失败,与“张国焘路线”毫无关系。”显然,夏宇立等“军史专家”片面强调中央基于团结愿望不得不追认既成事实的有关电文的同时,又悄悄地肢解屏蔽了红四方面军主力行动违反中央作战意图的一系列电文,以及“西路军从渡河、成军、命名到进退行”中先斩后奏以既成事实迫使中央不得不同意的一系列电文。

又比如,中国社会科学院“资深研究员”陈铁健、张棻等,借党报等主流媒体多次著文指责“最高统帅部六误西路军”,其中最离谱的结论是“一误于渡河后奉命滞留不进二十天,贻误迅速西进的良好战机”——这些“中国革命史研究专家”对共产国际援助武器装备交货地点的相关电文完全视而不见,更谈不上“研究”,否则,他们无法解释共产国际援助武器装备交货地点在北面的定远营,红四方面军主力渡河后如果“迅速西进”,还要不要共产国际援助的武器装备了?其“六误西路军”之说,自然也就说不通了。

将西路军失败责任嫁祸中央后,夏宇立等公开鼓吹“毛泽东是西路军悲剧和冤案的主要制造者”之“阴谋论”,甚至恶语辱骂毛泽东等中央领导像旧色政坛上那些厚颜的政客一样,……最粗暴恶劣、最卑鄙无耻、最缺德失道、最伤天害理”( 夏宇立:《毛洛新步骤:在西路军失败悲剧之上再造冤案》)。

而这,又被境内外敌对势力(如张戎等)所利用

著史者戒!

读史者警惕!

延伸阅读:

辨析西路军失败原因的一封关键电报——兼驳夏宇立诋毁人民领袖的“阴谋论”

【高戈里,察网专栏作家】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高戈里
高戈里
作家、退役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