辩证唯物主义与中国道家哲学——谈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

陆寿筠 2018-09-13 浏览:
如果我们将马克思主义关于消灭剥削制度、解放全人类的思想理论,接驳到形上形下一以贯之的“动态平衡多维整体”世界观这个大框架中,那就是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同时,也只有将马克思的理论置于这一东方世界观的大背景下,才能对其正负两方面的社会意义看得比较清楚,作出恰如其分的分析和评断,并使其得到历史性的修正,从而在世界范围内重新发扬光大,踏上比上世纪更加波澜壮阔的征程,为人类开辟光辉灿烂的前景。

这就是说,既然辩证唯物主义的“物质”这个概念是在与“精神”这个概念相对立的前提下使用的,它在逻辑上并不涵盖“精神”,因此它关于两者关系的论述虽然“辩证”,但仍属于二元论。任何“二元”概念都不能代表一元终极本原。因此马克思的辩证唯物主义并没有达到形上哲学的终极高度。不过,在形下层面上,辩证唯物主义高于其它一切唯物主义或唯心主义流派,因此对于社会理论和实践仍然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虽然这种指导具有局限性,如果不将其融合于心物不二的形上一元哲学体系中,会同时产生负面影响。

二、中国道家哲学:从超验混沌到人化世界

(一)从“万物流变”(心物分立的经验科学认知)到“无限潜在可能性”(心物不二的超验混沌悟识)

现代人相信科学,有时甚至到了几乎迷信的程度。所以我们就从科学的认知出发,借助最简单的逻辑推演,导出超越科学的悟识。众所周知,万事万物无一不是、无时不刻处于普遍永恒的迁流变动之中,这是为现代科学所揭示了的。正是从这一认知出发,笔者曾有如下一段推演:

一方面,作为意识对象的一切事物(“物”)总是处在永远的变动之中,即与其它事物永续不断的物质、能量等的交换之中。另一方面,作为意识(“心”)主体的人(或属于其它物种的意识主体)本身的意识器官、意识结构(包括自然生理结构、和人们认识社会事物所本之社会心理结构)也总是处在永远的变动之中,处在与周围环境永续不断的物质、能量、信息等的交换之中。所以即使看起来是“同一个人”,在不同时刻也并不具有绝对同一的意识认知结构。通过时刻处于变换之中、因而永不同一的意识结构所认知的世界,当然是永不同一的了;只是我们对于在不同时刻“看”到的世界图像的某些细微差别往往忽略不计,只要不影响我们的日常生活就行。任何同一性都是相对的。更没有哪两个人具有绝对同一性的认知意识结构,更不必说人与其它动物、或其它可能存在而人类尚未知道的意识主体的认知意识结构是多么的不相同了。

这也就是说,你(或我)意识中所意识到的世界图像(其中也包含着他人和“自我”在内),相对于你(或我)、相对于意识当下的你(或我),是存在的;但对于别人、对于别的意识主体、或对于并不是意识当下的、即别一时刻的你(或我),它们就不存在,或曾经存在过、但已稍瞬即逝。既然不同一的意识主体所感知的存在世界都是不同一的,因此,在意识之外根本就不存在一个纯客观的存在世界。存在的只是无限的潜在可能性,或者说是潜在的无限可能性。这无限的潜在可能性,在无限多可能的、结构有限而各不同一的意识的“观照”之下,化现出各各不同的存在形相、可能世界。如果硬要从“心”(意识)与“物”(存在)的关系来解释,那么每一个这样的可能世界,其中人“眼”中的世界也一样,则都是心物相渗结果的显现,即无限的潜在可能性在某种潜在可能的有限意识“观照”之下化现出来的形相。而这一“形相”只是该“有限意识”对于意识外“无限潜在可能性”的随“意”勾勒界定。似乎可以说:心为物之功能,物乃心之化现。说到底,心即是物,物即是心,心物原为一。只是由于人的心意识的执着,必须将存在世界分为“(我)心”与“我心”以外的一切(“物”),硬将心与物分开来,才不得不这样说。如果硬要说有一个纯“客观”世界(即不以任何单个个人的意识为前提的“客观”世界)存在的话,那么这个世界就是上述无限多潜在可能性的总和、即无限多可能世界的总和,也即盘古开天辟地以前的“混沌世界”(撇开神话,事实上,“开天辟地”所象征的“自我”与“非我”、“心”与“物”的二分发生在每个婴儿的初始成长期内)。而人“眼”中的世界,只是这无限多可能世界中的一景罢了。(参见《从“劳动价值论”到“价值三源泉论”》有关部分。)

(二)从一个思想实验到老子《道德经》解读

为了使这个非常抽象的“无限潜在可能性”通过形象化、而变得容易理解一些,让我们再做如下一个思想实验: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