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社会主义国家的民族政策都错了吗?

鹿野 2018-09-08 浏览:
苏联和中国等社会主义国家在建国初期实行的联邦制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都是在当时条件下最大限度维护国家统一措施,是完全正确和必要的。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逐渐推进民族融合与加强对边疆地区的管理也是必须的。我们不能脱离旧俄国崩溃和旧中国对边疆管理松散等实际情况,简单地用后世的眼光否定前人,也不能像西方的“文化多元主义”那样把民族差异永久化。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鹿野:社会主义国家的民族政策都错了吗?

近日来,西方国家造谣攻击中国在新疆等地的民族政策,引发了爱国网友的强烈愤慨。但是在应对西方谣言时,也有些人走到了另一极端,宣称苏联等国的分裂证明了社会主义国家的民族政策不行,并否定新中国实行民族区域自治的合理性。笔者想简单谈谈这个问题。

一、社会主义国家并没有一致的民族政策

在谈这个问题之前,我们首先要了解一下社会主义国家的民族政策。很多人误认为苏联的民族政策就是社会主义国家通用的。然而事实上,不同社会主义国家的民族政策差异是极其巨大的,大体可以分为以下五种:

第一种是实行民族为基础的联邦制。也就是让各个比较重要的民族均成立共和国,然后再由各共和国组成联邦。这些国家的宪法中还规定各联邦单位有权独立。苏联和南斯拉夫就是这种模式的代表。

第二种是民族区域自治政策。也就是让各民族成立自治区,但是国家的结构仍然是单一制而不是联邦制,各民族自治区也和主体民族地区一样同样受中央政府的领导,无权独立。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就是这种模式的代表。

第三种是承认本国为多民族国家,但是不搞民族区域自治。像今天的老挝就承认自己是一个多民族国家,并且在少数民族地区的各地方政府里主要领导也基本上都是少数民族干部。但是老挝明确规定少数民族聚居地区和其他地区在行政管理模式上是完全一致的,并非民族区域自治,而且还大力推动民族通婚和移民。齐奥塞斯库时代的罗马尼亚也与之类似,即承认匈牙利等少数民族的存在及其权利,但是不允许民族区域自治。

第四种是不承认本国是多民族国家,但是承认国内存在着种族文化等族群差别。这种模式比较有代表性的是古巴和以前的保加利亚。像古巴境内有大量的黑人、混血人和华人。不过古巴强调,这些人虽然种族不同,但都是古巴人,没有必要搞民族识别和区分。过去社会主义时期的保加利亚南部有大量的土耳其人,但是保加利亚不承认其是土耳其民族,强调其只是受到土耳其影响,接受了伊斯兰教和某些土耳其语词汇的保加利亚人。

第五种是既不承认本国是多民族国家,也不承认本国国内有族群差异。这样的社会主义国家只有一个,就是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其境内也有一些汉族人和大和民族等少数民族。但是朝鲜方面一般不认为他们是少数民族,而认为他们是中国人或者日本人,只不过是暂时侨居朝鲜。这些人一般只有和朝鲜人通婚才能加入朝鲜国籍,而且朝鲜方面认为他们是自我认同朝鲜民族才加入朝鲜国籍的,入籍以后的民族成分就自然变成了朝鲜族,因此也不会改变朝鲜单一民族国家的性质。

另外,还需要补充两点。第一是同一社会主义国家在不同时期的民族政策也会发生变动。像越南原本实行的是民族区域自治政策,成立了越北自治区和西北泰族苗族自治区等少数民族自治区,属于第二种模式。但是统一后便废除了民族区域自治政策,取消了自治区,变成了第三种模式。捷克斯洛伐克开始实行的是单一制,仅仅承认少数民族地区有一定的自治权,后来在所谓布拉格之春当中被杜布切克、胡萨克等人改为联邦制,从第二种模式改成了第一种模式。第二是不同的社会主义国家在民族政策上面并不相互认可。比如说中国著名的“五不搞”当中就有一不搞是不搞联邦制,也就是坚决反对苏联和南斯拉夫为代表的第一种模式。采取第三种模式的老挝则认为任何形式的民族区域自治政策都是破坏民族团结,企图分裂国家的行为,必须坚决取缔和禁止。

通观以上事实,我们可以看出社会主义国家处理民族关系的模式基本上囊括了当今世界上所有的民族政策。如果要是说社会主义国家的民族政策都失败了,那就等于是说任何民族政策都必然失败。这显然是极为荒谬的。

二、如何看待社会主义国家民族关系出现的问题?

当然,这并不是说社会主义国家的民族政策没有出问题。事实上,恰恰是因为很大一部分社会主义国家的民族关系都出了问题,才使不少人留下了“社会主义民族政策不符合实际”等印象。

我们且不说苏联、南斯拉夫和捷克斯洛伐克这三个走向分裂的多民族联邦制社会主义国家,反对民族区域自治主张中央集权模式的社会主义国家也有一些在民族关系上出现了问题。比如说罗马尼亚,在齐奥塞斯库上台之后不久就取消了匈牙利族的民族区域自治,结果后期罗马尼亚剧变就是从匈牙利族原来的聚居地蒂米什瓦拉爆发动乱开始的。保加利亚自建国以后就不承认土耳其民族的存在,但是在1989年东欧剧变当中,保加利亚同样是由于少数民族土耳其人大量叛逃土耳其引爆了国内政局。

应该如何看待这些问题呢?笔者个人认为,我们应该坚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历史主义观点,而不能因为其后期的动乱就全盘否定其处理民族关系的历史。事实上除了南斯拉夫以外,苏联东欧其它社会主义国家在戈尔巴乔夫上台以前的绝大多数时代里虽然不是没有民族隔阂,但是民族关系还是要好于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并没有什么大规模的民族动乱,也不像今天那样动不动就是黑寡妇搞自杀爆炸。相比之下,像英国的北爱尔兰,西班牙的巴斯克和加泰罗尼亚,加拿大的魁北克等西方国家的民族地区在二战结束后的前40年里因为民族问题闹事的频率与规模都要比苏联东欧国家高。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鹿野
鹿野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