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之前的俄罗斯民主转型绝对是成功的,西方民主要的就是那样的结果!

刘仰 2018-09-08 浏览:
从戈尔巴乔夫到叶利钦共15年的民主转型绝对是成功的!西方要的,就是这个结果!你说经济搞坏了,社会搞垮了,所以民主不成功,你想换一种方式,变成像西方一样富裕。西方说:做梦!有些小国家可以。而且,西方也不在乎这些小国家是否像他们一样“真民主”,因为西方可以随时废了这些小国家。具有同西方竞争潜力的大国想变成像西方一样,西方自己往哪放?西方要你搞民主,就是为了更方便地控制你。西方要你搞自由,就是为了他跑到你家随便拿东西的自由。这么想明白了,你还能说戈尔巴乔夫、叶利钦不成功吗?他们的民主转型绝对是成功了。

普京之前的俄罗斯民主转型绝对是成功的,西方民主要的就是那样的结果!

普京之前的俄罗斯民主转型绝对是成功的,西方民主要的就是那样的结果!

讲述从苏联到俄罗斯剧变过程的著作或文章,都不可避免地会讲从戈尔巴乔夫到叶利钦的那段历史,前后加起来15年。是成功还是失败?实际上有不同的标准。按最普遍的经济标准,例如GDP等,当然是绝对失败的。按照人均寿命、健康指标、俄罗斯人的现实生活和心理感受,对于绝大多数俄罗斯人来说,也是失败的。唯独用民主这个指标来评价,我与很多著作或文章的观点不同,我认为,普京之前的俄罗斯民主转型没有失败,绝对是成功的。

我们先找一些关于俄罗斯那15年民主转型的常见评价。

1、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没有带来真正的民主。

2、叶利钦时期大多数俄罗斯民众认为当今俄罗斯不是民主社会。

3、叶利钦时期俄罗斯的腐败,很难让人将此类选举与民主联系起来。

4、叶利钦时代俄罗斯的民主派并不是西方的真民主,而是为了自己捞钱的民主幌子。

5、在一个民主传统和民主政治不十分成熟的社会,无节制地开放媒体言论,并非真正有利于人民的福祉,也不利于民主氛围和社会监督机制的真正构建。

6、叶利钦时代俄罗斯的民主甚至遭到了西方唾弃。

7、俄罗斯全盘照搬西方宪政原则,“桔生于淮则为枳”,移植西方民主使自己陷入深深的泥潭。

8、从西方移植的民主形式在俄罗斯并未开花结果。

9、俄罗斯民主政治转型以失败告终。

10、政治民主化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

11、社会发展的民主目标模式,不能等同于民主过渡模式。

12、普京时代的权威主义可能是一剂苦药,但却是通往民主的一座桥梁。

13、民主化不能视为经济改革的先决必要条件,在时间秩序上后者应先于民主。

14、发展民主有许多限制性条件,只能是长远的任务。

15、穷国无民主。

16、俄罗斯的民主只有二三十年历史,比西方短得多,不能强求与西方一样。

好了,不再多举例了,差不多就是这些言论。这类评论既有俄罗斯本国的,也有俄罗斯之外的。其实,不光评论俄罗斯如此,在谈论中国时,很多人也是这类观点。而我认为这类观点都是错的——

它认定在失败的民主之外,还有一个成功的民主。西方说:我们的民主很好啊,你们的民主搞糟了,是因为你们胡搞,而不是因为我们的民主不好!民主“失败”的一方说:发达国家的民主其实是很好的,只是我们的人民不行,我们的历史不行,我们的基础不行,我们还太嫩,所以,西方洋大人别着急,再耐心等等,我们以后会和你们一样民主的。所以,这类评论的核心就是:民主是个好东西,被不懂的人搞坏了。它的另一层潜台词是:民主就是历史的终结,任何国家最终都要到那里去(墓地还是天堂?)

普京之前的俄罗斯民主转型绝对是成功的,西方民主要的就是那样的结果!

这类观点有几个混乱之处。首先,“先后顺序”认为,我们现在还不具备民主的条件,以后富裕了,就可以搞西方一样的民主了。但是我们知道,西方牛哄哄地描述他们数千年的伟大历史,核心就是一条:因为我们西方有源自古希腊的民主传统,所以我们才先进,才富裕;你们因为没有民主,都是专制,所以才落后,才贫穷,才该由我们统治你们,领导你们。那么,当你说:等我们富裕了再民主,你是要改祖师爷的教科书吗?你的民主祖师爷答应吗?

其次,当你说:等我们像西方一样富裕了再民主,你难道忘了有一个东西叫“中等收入陷阱”?你说富裕以后再民主,“中等收入陷阱”理论说,如果不民主,你就死在陷阱里,出不来了。这个悖论如何解决?你说应该实事求是地发展关于民主的理论,但是否民主的话语权都在西方掌握之中,你说了算,还是西方祖师爷说了算?

第三,普京倒是提出一个“主权民主”论,以显示自己对民主的理解与西方不一样,但西方认为,普京根本不是民主,而是倒退回苏联的独裁、专制。与普京时代相比,西方至今依然认为,戈尔巴乔夫时代的苏联最民主,叶利钦时代的俄罗斯最自由。你难道还不明白,西方对于你的民主自由的要求,就是戈尔巴乔夫、叶利钦时代?

第四,有一次,米国前总统布什与普京见面时说:我们给伊拉克带去了民主。普京立刻回答说:这样的民主我们俄罗斯绝对不要。虽然俄罗斯经过戈尔巴乔夫、叶利钦时代,国家实力下降了很多,至少还比阿富汗、伊拉克强吧。但西方认定阿富汗、伊拉克是民主,普京的俄罗斯就不是民主。再说,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怎么也比格鲁吉亚、乌克兰强吧,但西方依然认为萨卡什维利刷卡时为零的格鲁吉亚,穷的把家底都快卖光的乌克兰是民主,普京的俄罗斯就不是民主!

第五,西方理论说,民主和市场是紧密相关的。没有民主就没有市场,没有市场就没有民主。但民主的理论和实践都要求明确的主权范围,哪个国家都不可能给外国人发本国的选票,米国也禁止外国用各种手段干涉米国的民主。但是,市场并没有主权的限制,而且国际性的市场规则都是西方定的,各国国内若不按西方的标准开放市场,那也肯定不是民主。所以,当米国不允许别国干涉他们的民主,自己却超越国界去干涉别人的民主,这样的双重标准无非就是要实现有利于他们的市场,他们要赚大钱,你们只能赚点辛苦的小钱。如果你赚多了,逆差大了,你再看特朗普那副嘴脸。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刘仰
刘仰
著名作家、评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