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近代中国的头号文化流氓胡适罪大恶极?

生民无疆 2018-09-08 浏览:
正当日本侵略中国,国难当头,国家呼吁炎黄子孙团结起来一致对外的时候,胡适和他的弟子说:炎帝黄帝尧舜禹,都是后人编造出来的;当社会以屈原的爱国精神激励全民族精忠报国的时候,胡适及其弟子说:根本就不存在屈原这个人。日本人一边侵略中国,一边对泰国说中国西南地区是你们民族的“失地”,为日军侵入云南做准备。顾颉刚直到1939年,他还在“研究”云南等西南地区的“少数民族”与中华无关。当时,就有学者直斥顾颉刚是日本人豢养的汉奸。

我曾经在《屈原活着,到底碍着谁了?》中,专门谈到过胡适的流氓学术问题,这里,再一次贴出来。

1934年,胡适完成了一部论著《说儒》。以他30年代的著作为例,更有利于人们了解胡氏“学术”风格

《说儒》洋洋洒洒数万言,归纳起来就四个字:先秦诸子百家,统统十分下贱。

整个论证过程是这样的:

1、一切从“大胆的推想”开始:“从儒服是殷服的线索上,我们可以大胆的推想:最初的儒都是殷人,都是殷的遗民,他们穿戴殷的古衣冠,习行殷的古礼。”

2、推想:“我们看殷墟(安阳)出土的遗物与文字可以明白殷人的文化是一种宗教的文化。”

3、继续推想:“这种宗教需要一批有特别训练的人。卜筮需用‘卜筮人’;祭祀需用祝官;丧礼需用相礼的专家。……他们只是‘儒’。

4、推想加上“大概”:因为“孔子也很重视丧祭之礼”,说过“夫三年之丧,天下之通丧也”,胡适猜想“大概当时的礼俗,凡有丧事,必须请相礼的专家”,接下来,他不知依据什么,作出结论:“儒是殷民族的教士,靠他们的宗教知识为衣食之端”,即:所谓儒,就是专门靠为别人办丧事混饭吃的人。

5、继续推想:“他们(儒)既须靠相礼为‘衣食之端’,就往往不能讲气节了。”

6、宣称验明正身:“在前三章里,我们说明了‘儒’的来历”。

7、终审判决:“老子……然而他还是一个大师,还不能不做相丧助葬的职业;孔子……他也还是一个丧礼大师,也还是‘丧事不敢不勉’。”春秋战国时期所有的知识分子,“丧礼是他们的专门,乐舞是他们的长技,教学是他们的职业,而乡人打鬼,国君求雨,他们也有事,----他们真的要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了。”

就这样,根据推想基础上的推想,依靠大概基础上的大概,胡适确定了春秋战国诸子百家的工作岗位:“丧礼大师”。

胡适有句名言:“大胆的假设,小心的求证”。那么,他是如何“小心”的呢?

最奇特的是,上述由“推想”、“大概”而诞生的一切,都是因为胡适发现了“儒服是殷服的线索”。而这个所谓的“线索”,依然来自胡适“大胆的推想”:因为“大概最古的儒,有特别的衣冠,其制度出于古代”;且“《士冠礼记》云:‘章甫,殷道也。’”加之“孔子的祖先是宋人,是殷王室的后裔……他是有历史眼光的人,他懂得当时谓‘儒服’其实不过是他的民族和他的故国的服制儒服只是殷服,所以他只承认那是他的‘乡服’,而不是什么特别的儒服。”

胡适如此“推想”、“大概”出来的学问,靠谱不?

只要长了脑袋的人,都能发现十分不靠谱。

第一,儒服就是殷人的服装,商朝有天子,也有文武百官,他们是否是“儒”呢?是否着儒服呢?胡适没说。胡适说:“孔子的祖先是宋人,是殷王室的后裔”,还说孔子的曾任宋国宰相的祖宗也是“儒”。那么,“儒服”是不是商朝贵族服饰呢?

第二,既然“殷人的文化是一种宗教的文化,”“孔子也很重视丧祭之礼”,自在情理之中。那么,即便孔子是以办“丧礼”为职业,难道商朝的天子、宋国的国君,也是以办“丧礼”为职业?

第三,胡适说,“丧礼大师”是“遭人轻侮”的下贱职业。可是,孔子是鲁国的高级官员,老子在周天子手下做官,难道鲁国的大司寇是以操办丧礼为主要工作?难道周天子的史官或者图书馆官员,也主要是玩丧礼的?

如此等等,我都能想到的问题,胡适想不到吗?

唯一的解释是:流氓就是流氓,进入学术领域则为学术流氓。

以胡适的这种套路,稍稍下点功夫,我可以“大胆的推想”出,胡适是盗窃犯、抢劫犯、强奸犯。

胡适这也叫做学问?他也配称作“学者”?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