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近代中国的头号文化流氓胡适罪大恶极?

生民无疆 2018-09-08 浏览:
正当日本侵略中国,国难当头,国家呼吁炎黄子孙团结起来一致对外的时候,胡适和他的弟子说:炎帝黄帝尧舜禹,都是后人编造出来的;当社会以屈原的爱国精神激励全民族精忠报国的时候,胡适及其弟子说:根本就不存在屈原这个人。日本人一边侵略中国,一边对泰国说中国西南地区是你们民族的“失地”,为日军侵入云南做准备。顾颉刚直到1939年,他还在“研究”云南等西南地区的“少数民族”与中华无关。当时,就有学者直斥顾颉刚是日本人豢养的汉奸。

为什么说近代中国的头号文化流氓胡适罪大恶极?

不知啥时候起,胡适成了一座牌坊,不能说不能碰,除非是唱赞歌。

近些年,只要批评一下胡适,会立即招来阵阵嚎叫:“闭关锁国”、“别用电脑”……

胡适之流,与改革开放、科学技术有个屁的关系!这,纯属拿金粉往屁股上贴。

再批评几句,嚎叫声就会是:“你祖宗那么牛,中国怎么不如美国?”

瞧,这逻辑,用在嚎叫者的身上,岂不是:你祖父那么牛,你怎么会这么蠢、混得这么栽呢?

胡适之流就是用这个逻辑,整天骂祖宗、挖祖坟,至今还忙的不亦乐乎。

胡适之流的逻辑,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就是:自己是个废物,不是自立自强,而是将一切不幸归罪于祖宗。

对此,我曾写过这么两篇短文,勾勒过“胡氏”逻辑。

其一:

一天,张三上街,被小流氓揍了一顿,抢光了身上的钞票。但是,小流氓给张三留下了20元的士费。张三一回家,就冲着老爸大吼:“都怪你身体不好,害得我上街被人欺负了”。接着,他把祖父曾祖父祖母曾祖母留下的东西翻出来,一把火烧光,边烧边骂:“都怪你们武功不好。”他爸很心疼,询问原因和过程。张三却充满幸福地说:“那不是小流氓,他是强者。他真讲人道主义,还送钱我打的回家,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其二:

苟且家很穷,邻居家很有钱。苟且看到邻居爱喝咖啡,连忙学样,逼着全家扔掉茶杯;偷窥到邻居穿花裤衩,又强令全家人换上花裤衩。喝了十年咖啡、穿了二十年花裤衩,才发现邻居的钱大多是父辈抢劫来的遗产。就此,苟且立马深爱上了邻居的祖宗,于是,天天在家骂完父亲骂祖宗,夜夜梦见自己原本是邻居家的儿子,后来索性给全家改名换姓。

自己不中用,回家骂祖宗,这是不是太没有出息?

谁用“胡氏逻辑”教育孩子,十之八九会使孩子成为好吃懒做、欺软怕硬、欺师灭祖的废物。

胡适的追捧者,要不要试试?

有人说,胡适是文学家,是白话文的创始人,是新文化运动的旗手……高帽子一大堆。

白话文的创始人是胡适?可以无知,但不能太无知。追捧胡适的,难道多是这样的角色?

即便是读书很少,至少知道《水浒传》吧?

白话文的《水浒传》广为流行的时候,胡适的爷爷的爷爷,都还没出生呢。

胡适只是干了一件事:坚决反对用文言文写作,消灭文言文。

胡适是不是文学家呢?

民国时期,确实有一些高水平的白话文作家,比如朱自清、梁实秋等人的散文,就写得不错,值得一读。如果把胡适的东西拿出来,与他们一比,立马看出小学生与大学生之间的差距。谁是小学生?当然是胡适。

文学的最高境界,当然是诗歌。胡适为了证明自己是文学家,写过一些“诗”,他最牛的诗作,是不知道琢磨了几个年月才定稿、抒发自己真情实感的《两只蝴蝶》:

【两只黄蝴蝶,双双飞上天;
不知为什么,一个忽飞还。
剩下那一只,孤单怪可怜;
也无心上天,天上太孤单。】

中国是诞生过《诗经》、《楚辞》、唐诗宋词元曲的国家。随便百度一下,古人留下的蝴蝶诗,太多太多。

比如,唐代诗人郑谷酒席上即兴而作的《赵璘郎中席上赋蝴蝶》:

【寻艳复寻香,似闲还似忙。
暖烟沈蕙径,微雨宿花房。
书幌轻随梦,歌楼误采妆。
王孙深属意,绣入舞衣裳。】

又比如,唐代女诗人鱼玄机的即兴之作《江行》:

【大江横抱武昌斜,鹦鹉洲前户万家。
画舸春眠朝未足,梦为蝴蝶也寻花。
烟花已入鸬鹚港,画舸犹沿鹦鹉洲。
醉卧醒吟都不觉,今朝惊在汉江头。】

李白、杜甫、李商隐等大诗人都写过与蝴蝶有关的诗,贴出来就太吓人了。

相比之下,胡适的《两只蝴蝶》,能叫诗?打油诗都算不上!

中国民间故事《梁山伯与祝英台》中的“两只蝴蝶”,将千秋万代地飞下去。胡适的呢?

胡适的追捧者,要不要用胡适的大作,作为你们孩子的语文教科书?

据说,胡适是学通中外的历史学家、哲学家。

胡适对外国历史、哲学水平有多高,我不知道。不知道胡适的追捧者,在哪儿拜读过胡适这方面的专著,也许他们与胡适有心灵感应吧。

胡适的中国历史、哲学水平,主要表现在挖祖坟。

考古,也要挖坟。专业水平的挖坟,叫做考古学。这个,胡适懂不懂,我也不知道。不知道胡适的追捧者拜读过胡适这方面的专著没有。

胡适的挖祖坟,事实上是,以鸡蛋里挑骨头的方式,来骂祖宗。就这样,物以类聚,一不小心搞出了一个叫做“古史辨”的“学派”。

古史辨们说:先秦诸子百家的著作、《史记》之类,通通不靠谱,假的,伪造的,反正就是假的。

近几十年,出土了N多东西,抽肿了古史辨们嘴巴,旧伤未愈,又添新伤。

如今,这一学派,结合一些专业挖坟家,似乎有如日中天的味道。他们以科学的名义,宣称:史书上记载的东西,如果在坟墓里找不到相应的文字记载,那么,史书记载就是假的,伪造的,反正就是假的。

如此逻辑,如果用在胡适的身上,那么,胡适本人,压根就没存在过。道理很简单:如果在胡适、胡适的父母坟墓里,找不到相应的文字记载,那么,胡适、胡适的父母,只能算是古史辨们伪造的。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