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的命运以及俄罗斯民主改革派的所作所为,能给中国什么启示?

刘仰 2018-08-25 浏览:
索尔仁尼琴的麻烦也是当今很多俄罗斯人的困惑,他们在东西方之间难以找到自己的准确定位。他们以为自己属于西方,但西方始终认为他们属于东方。真要承认自己是东方,俄罗斯又未必情愿。这个两难的关键在于,西方几百年来形成的一系列理论都有问题,如果不想听命于西方,那么,在西方的现有理论中就找不到出路。告别马列之后,俄罗斯能给自己创造一个新理论吗?

俄罗斯的命运以及俄罗斯民主改革派的所作所为,能给中国什么启示?

俄罗斯的命运以及俄罗斯民主改革派的所作所为,能给中国什么启示?

所以,如果说当今俄罗斯对于西方采取的是以牙还牙、毫不退让的政策,那是因为俄罗斯对于西方的真实目的已经看得清清楚楚,对西方已经彻底失望。既然你不仁,别怪我不义。西方所有的讨好,伸出的橄榄枝,在俄罗斯看来都摆脱不了猫哭耗子、黄鼠狼给鸡拜年的嫌疑。在这一长久的心态下,米国想与俄罗斯缓和关系,不是说一点都不可能,至少难度很大,双方的猜疑都很重。

对比之下,中国对西方的某些政策有时候遭到质疑,在我看来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某些中国人不能看清西方的霸权历史,对西方还有幻想。二是,中国的处世哲学并非像包括俄罗斯在内的西方一样属于硬碰硬的强悍,也不属于搞阴谋、斗心眼的小人境界。所以,中国既有堂堂正正大气,又有对西方文明理想化的天真。但更重要的是,中国人还有西方不容易搞懂的闪转腾挪的灵活。对中国来说最重要的是,我们应该彻底看清米国支持下的某些民主改革派的真实面目,他们绝对是中国潜在的最大祸害。

最后补充一下。本文中的引用文字,来自俄罗斯利西奇金、谢列平合著的一本书《第三次世界大战——信息心理战》,中国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3年9月出版。

虽然这本书对于米国针对俄罗斯的长远战略图谋做了深刻的揭露,但这本书的主旨也有问题。它将苏共执政以来大部分意识形态专家都视为米国的“第五纵队”,只有极少数苏共意识形态专家被作者肯定。苏联历史上出现很多“持不同政见者”,作者认为都是苏共意识形态专家的“第五纵队”与“持不同政见者”唱双簧的结果。由此带来一个颇为复杂的问题,在苏共执政历史上,何为真马列,何为假马列?本文对此不展开讨论,只想重复我过去评论索尔仁尼琴时阐述过的一个观点。

索尔仁尼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作为“持不同政见者”被苏联驱逐出境。但是,索尔仁尼琴在米国并没有完全跟着米国的指挥棒转,而是同样批评米国,弄得米国不太想让他多说话。苏联解体后,索尔仁尼琴回到俄罗斯。他称赞普京,希望俄罗斯抛开西方的一切,回到俄罗斯的传统。在索尔仁尼琴看来,不管是米国的消费主义还是欧洲的马列主义,都是西方的,都应该抛弃。那么,索尔仁尼琴想回到的俄罗斯传统究竟在哪里呢?连东正教都是西方的。当然,严格意义上说,一神教,基督教应该算是东方的,亚洲的。东正教传到俄罗斯,从罗马帝国、东罗马帝国过了一道手,变成了二手、三手货。难道索尔仁尼琴要回到亚洲?

事实上,索尔仁尼琴的麻烦也是当今很多俄罗斯人的困惑,他们在东西方之间难以找到自己的准确定位。他们以为自己属于西方,但西方始终认为他们属于东方。真要承认自己是东方,俄罗斯又未必情愿。这个两难的关键在于,西方几百年来形成的一系列理论都有问题,如果不想听命于西方,那么,在西方的现有理论中就找不到出路。告别马列之后,俄罗斯能给自己创造一个新理论吗?

【刘仰,察网专栏学者,著名作家、评论家,中信改革发展研究院资深研究员。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刘仰
刘仰
著名作家、评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