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的命运以及俄罗斯民主改革派的所作所为,能给中国什么启示?

刘仰 2018-08-25 浏览:
索尔仁尼琴的麻烦也是当今很多俄罗斯人的困惑,他们在东西方之间难以找到自己的准确定位。他们以为自己属于西方,但西方始终认为他们属于东方。真要承认自己是东方,俄罗斯又未必情愿。这个两难的关键在于,西方几百年来形成的一系列理论都有问题,如果不想听命于西方,那么,在西方的现有理论中就找不到出路。告别马列之后,俄罗斯能给自己创造一个新理论吗?

同样是在1998年,俄罗斯民主改革派的重要人物之一,曾经任副总理的阿尔弗雷德·科赫在接受米国记者采访时赤裸裸的表白,令我们看到,米国对俄罗斯的精神奴役几乎已经成功了,米国对俄罗斯的肢解方案几乎已经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下面摘引一段科赫的采访内容,接受采访时科赫已成为私企老板。

米国记者(以下简称米记):你对明天和10年后的俄罗斯未来做何预测?
科赫:原料的附庸。凡是有思考能力的……善于创造的人毫无疑问地会移民,然后俄罗斯将分裂成几十个小国。
米记:这一时期将持续多久?
科赫:我想10年至15年……世界经济在没有苏联的情况下发展……现在俄罗斯出现了,但谁也不需要它(笑),它只是碍事。它越来越不值钱。因此,我认为俄罗斯的命运是悲惨的。
米记:你认为会有人来俄罗斯投资吗?
科赫:不会。因为谁也不需要俄罗斯!俄罗斯对谁也没有用处(笑)。你难道还不明白这点吗?
米记:如果新政府试图做点什么呢?
科赫:那又有什么用?……无论怎么做它都是一个已经垮台的国家(愉快地笑)。
米记:改革适合俄罗斯吗?
科赫:这要它不再奢谈什么人民的精神和特殊作用才成。只要改革家们还在做着民族自我陶醉的梦,指望别人特别高看,指望树上长出面包来,那俄国人就什么也干不成。俄国人太自我欣赏了。他们之所以还在赞美自己的芭蕾舞,自己的古典舞蹈啊,文学啊,是因为没有能力去创造任何新东西。
米记:如果按你的观点去看俄罗斯,那这幅画面可是够凄惨的……
科赫:那当然,这幅画不可能是欢快的。
米记:但我还是希望这个多灾多难的民族……
科赫:这个多灾多难的民族是因为自己的过错才遭受苦难的,因此这个民族是在自作自受(笑得十分开心)。
米记:你认为俄罗斯的灾难源于何处?
科赫:我认为源于西方削弱俄罗斯的特殊战略。西方答应在经济上帮助俄罗斯,然而却没有帮助。迫使俄罗斯单独去偿还并非自己举借的外债。这个战略取得了成功,它顺利地被实施了。
米记:西方是否明白,俄罗斯内部一乱起来,可能威胁整个世界?
科赫:坦率地说,我也不明白俄罗斯的内部混乱怎么能威胁整个世界。是不是因为它拥有核武器?
米记:难道这还不够吗?
科赫:我认为要想剥夺我们的核武器只要派一个空降师就足够了。找一天空降下来,把所有火箭拿走。我们的军队没有能力做任何反抗。
米记:你在俄罗斯生活中的地位如何?
科赫:没有任何地位。
米记:你现在住在这里,对俄罗斯持什么态度?
科赫:不比对巴西的兴趣大。俄罗斯应该告别大国形象了。如果俄罗斯继续打肿脸充胖子,把自己装扮成拥有导弹的上沃尔特共和国,那将是可笑的,早晚要失败。

这篇采访文字已经无需做太多解读,它很清晰地表明了那些受到米国支持的民主改革派,那些历史虚无主义者,那些崇洋媚外的米国奴才,那些数典忘祖的恶棍,一旦得逞,一旦上台掌握权力,搞垮自己的国家几乎是必然的,他们甚至求着米国快点来搞垮自己的国家,叫他们“带路党”一点都没错。中国呢?也有夏某某要派飞机空降的,也有贺某某要求与米国里应外合的,一模一样啊。当然,我们知道西方有将中国肢解为七块的计划,但肢解俄罗斯的计划更残酷、更彻底,最彻底是将俄罗斯肢解为50个小国家。

俄罗斯的命运以及俄罗斯民主改革派的所作所为,能给中国什么启示?

与这种赤裸裸叫嚣相伴的是媒体日复一日全方位的鼓噪。当年苏联解体之前媒体有多乱?举几个例子。有一个笑话段子说:一辆米国汽车停在莫斯科,某人钻入汽车底下扎破轮胎。别人问他:为什么?他说:我要呼吸来自米国的自由空气。说起苏联的“落后”,很多人当时叹息:为何我们当年没有被德国占领?媒体宣称:我们真诚地希望成为西方的殖民地,殖民地状态有什么不好?如果被德国殖民不好,那么,更早一点被拿破仑的法国殖民,不是很好吗?苏联时代建造的一些重大工程,例如水电站、铁路等,被媒体称为“野蛮人的工程”。对于今天的中国人,这种东西熟悉吗?在俄罗斯,持这类观点的人已经上台了,掌握权力了,捞到好处了。在中国的不同是,这类人还没有得到他们的同类在俄罗斯得到的好处。然而,他们听命于西方得到个人好处了,国家呢?俄罗斯的命运难道要在中国重演?

西方没有预料或没能完全控制的是,普京并不是他们需要的那种傀儡。对于米国来说,只可惜普京不是他们想要的人,普京彻底打乱了或者说延迟了米国的计划。普京上台不久就清理了俄罗斯一系列私人寡头,将资源和权利再次集中到国家政府手中,并加强了俄国的国防力量。显然,普京清楚地知道西方对于俄罗斯的长远计划,以俄罗斯的自杀博得西方的欢心,普京不愿意。普京也因此明白,不管你是不是苏联,不管你是红色、蓝色还是白色,西方并不想让俄罗斯继续强大,西方只想要俄罗斯成为他们的附庸,普京因而对西方几乎彻底失望。这种失望感弥漫到全俄罗斯,由此我们才能理解硬汉普京的泪水和全俄罗斯高达85%的民众信任度。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刘仰
刘仰
著名作家、评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