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的命运以及俄罗斯民主改革派的所作所为,能给中国什么启示?

刘仰 2018-08-25 浏览:
索尔仁尼琴的麻烦也是当今很多俄罗斯人的困惑,他们在东西方之间难以找到自己的准确定位。他们以为自己属于西方,但西方始终认为他们属于东方。真要承认自己是东方,俄罗斯又未必情愿。这个两难的关键在于,西方几百年来形成的一系列理论都有问题,如果不想听命于西方,那么,在西方的现有理论中就找不到出路。告别马列之后,俄罗斯能给自己创造一个新理论吗?

 俄罗斯的命运以及俄罗斯民主改革派的所作所为,能给中国什么启示?

多种原因合力之下,俄罗斯告别了苏联,以为结束了冷战,俄罗斯就能融入西方大家庭。甚至像当年彼得大帝一样,摆出一副抛弃自己以往的一切、虚心向西方先进文明好好学习的谦恭姿态。但是,俄罗斯失望了。从车臣战争到北约东扩,从封锁制裁到干扰大选,俄罗斯终于以一副满不在乎的面容,我行我素地说话、出手。不管米国如何翻云覆雨,来而不往非礼也,俄罗斯毫不犹豫地对等还击。川普堆着笑脸、伸出小手,俄罗斯该见就见,该握就握。川普见完回去,小手一挥,都不做数,俄罗斯只当什么都没发生。“通俄门”一直闹,俄罗斯也显得不急不躁。俄罗斯如今的超常定力与戈尔巴乔夫、叶利钦时代的飘飘然有着巨大的反差,为何会这样?

原因其实也很简单,戈尔巴乔夫时期融入西方的幻想,经过叶利钦时期的改革,真正的俄罗斯人发现根本不可能同西方成为朋友。西方对俄罗斯的未来设想、长远计划,完全不能被俄罗斯接受,俄罗斯在告别苏联之后终于再次看清了西方的真实目的。

先抄两段西方政要在苏联解体以后说的话。

布热津斯基说:

俄罗斯是个战败的大国。它打输了一场大战。如果有人说“这不是俄罗斯,而是苏联”,那是回避现实。那的确是俄罗斯,只不过被称为苏联而已。它向米国提出了挑战。结果它被战胜了。现在不可能再把俄罗斯的强国梦滋养起来。一定要把对这种思维方式的爱好打掉……俄罗斯应处于分裂状态,受到关照。

从这段话我们可以看到:苏联失败后俄罗斯的身份在西方眼里类似战败的德国、日本,挑战米国就是原罪,不能允许这种念头、这种可能再次出现。俄罗斯拿回克里米亚似乎是米国制裁俄罗斯的理由,但制造俄罗斯与乌克兰等国的矛盾、冲突,就是布热津斯基这一战略主导下的长期原则。所以,制裁俄罗斯是必然的。你叫不叫苏联,是否变色,都一样。

罂国前首相梅杰说:

冷战失败后,俄罗斯的任务是保证向富国提供资源,而这一任务只需要5000万到6000万人即可完成。

这段话让我们也让俄罗斯人意识到:俄罗斯在西方的框架内已被定位,苏联若还继续存在,它还有自主性。变成米国所希望的俄罗斯,更没希望。一定程度上说,梅杰的这一设想已经实现,俄罗斯现在的确主要以资源出口为主,那段时间,俄罗斯人口数量、质量也出现下降,原因就不展开说了。

1998年,为了纪念米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第20/1号令《米国在对俄关系中所要达到的目的》发布50周年,米国《知识就是权力》报发表了一系列分析米俄当前形势的文章,其中有一篇文章写道:

只有理解50年来我国(指米国)实施的计划的实质,才能明白当前发生的各种事件的含义。那么当前我们处在执行该计划的哪一个阶段呢?
世界政府暂时尚未完成三项最重要的任务:
1、剥夺俄罗斯的核武库,或将它置于可靠的外部监控之下。第二阶段限制战略武器条约至少将使进一步销毁核武器合法化,但现在依然拖延着没有被批准。
2、分解俄罗斯对天然能源的垄断,然后一份一份转交到私人手中。
3、实现土地买卖自由,允许出售土地抵偿外债。
如果不完成上述任务,就不可能过渡到消灭俄罗斯行动的下一阶段,把它分割成众多徒具国家形式的主体。不过,和众多“总统”打交道要比与一个总统打交道麻烦得多。因此,尽管“民主派”领导人在骨子里是亲西方的,但他们无法完成摆在他们面前的任务。这并不是他们不想去完成这些任务,而是他们必须遵守“民主的”游戏规则。这就是说,已经到了改变这些“游戏规则”的时候了,国家的“民主改革”阶段已经结束了。下一阶段是什么呢?为了完成上述任务,应当消除对立、搞选举、自由发表宣言、搞抗议等因素。也就是说,下一阶段俄罗斯将建立专政。

这篇文章有许多值得解读的地方。首先,销毁核武器虽然对全人类有利,但米国的想法最终是要剥夺俄罗斯的核武库,而非对等地逐步削减乃至彻底销毁。其次,私有化政策目的是要将俄罗斯的能源控制在私人手中,只要俄罗斯没有强大的国防,俄罗斯想要由国家控制能源也难以办到。事实上,在那段时间,俄罗斯的国防力量大为下降,无数军工企业都被贱卖给私人了。第三,西方借钱给困难中的俄罗斯,有着长远的打算,它并不希望俄罗斯还钱,只要还不上,西方就可以拿俄罗斯的土地。第四,只要拿到俄罗斯的土地,进一步肢解俄罗斯就能顺利实行。第五,对于俄罗斯“民主派”开始卸磨杀驴,彻底肢解俄罗斯,独裁者比民主派更有利。

为此,《知识就是权力》报还有其他文章指出在俄罗斯建立稳定的专制独裁的方式,认为不能搞宫廷政变,因为宫廷政变造成的专政只是临时的。必须要让广大俄罗斯民众产生接受“铁腕”人物的念头。并且借用希特勒的例子说:只有制造混乱的人才最有可能成为最成功的铁腕人物。于是我们发现,俄罗斯后来的演变居然极为符合米国人1998年文章里的“预测”:叶利钦是在俄罗斯制造混乱的人,他将权力交给了普京,普京的确改变了民主的“游戏规则”。一切似乎正按照西方的沙盘推演向前走。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刘仰
刘仰
著名作家、评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