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高校的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史教学

〔美〕诺尔曼·马科维兹 2018-08-26 浏览:
思想自由一向被标榜为美国高等教育的特点,但历史事实证明并非如此。“麦卡锡主义”时期之前,美国高校没有开设马克思主义课程,共产党员教师不得不隐瞒自己的党员身份,共产党人在政府、高校、企业遭到全面清洗。“麦卡锡主义”时期,一个人要想在高校就业,必须签署自己不是共产党的誓言;课堂上讲到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必须用反共的语言。“麦卡锡主义”之后,“黑名单”受害者大多数并没有在高校恢复原职,讲授马克思主义的课程虽然很多,但老师既不认同共产党,也不认同真正的人民运动。20世纪80年代,一些过去被清洗的无政府主义新左派激进分子在高校得到了工作,但他们不是共产党人。总之,在美国,共产党人在社会各个领域成为被攻击对象的程度要远远高于其他国家,一个老师一旦加入共产党,就会在就业、晋升、出版等方面遇到种种麻烦,甚至遭到联邦调查局的威胁。在资本主义制度下,思想自由是有条件的,充其量不过是通过“压制性宽容”来维持的装饰品。

美国高校的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史教学

一、美国高校实行反共和反马克思主义政策

美国高校实行反共和反马克思主义政策。即使在1935年至1945年美国共产党作为工人阶级群众组织的主要组织者影响力最大的时期,也是工人阶级反对国内资本主义剥削和国外法西斯斗争高潮的时期,美国高校也没有开设马克思主义课程,共产党员教师不得不隐瞒自己的党员身份。

美国公立大学和私立大学的理事会都是由重要的地方和国家商界领袖(资本家)领导的。理事会领导下的高校校长和院长们总是试图清除马克思主义者和共产党人,在人文社会科学领域,这一问题更为严重。

1935~1938年,共产党员积极分子在其中发挥主导作用的美国工会运动,得到了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在其中占主导地位的美国大学生联合会,以及一小部分反对法西斯主义的教师的直接支持。

这些运动极大地加强了工人阶级的力量,导致了众议院非美活动调查委员会的成立,该委员会由反对一切人民运动和富兰克林·罗斯福“新政”的两党反动派的代表组成并领导。它把共产党和共产党员积极分子参加或支持的所有群众组织和机构——包括中学和高校——作为目标,通过利用告密者,向地方政府、警察和反动组织(包括煽动对工人和人民群众组织搞暴力活动的那些人)发放“黑名单”等手段,在全国各地开展活动,还在各地成立了州和地方委员会。

在纽约,众议院非美活动调查委员会成立了一个地方委员会,名叫拉普库德委员会(Rapper-Coudert Committee)。该委员会把注意力集中在了纽约城市学院上,这是一所免费的公立大学,有大量学生来自具有犹太宗教背景的工人阶级家庭。当欧美反动派和法西斯主义分子仿效德国纳粹,渲染反对“西方文明”的“国际犹太共产主义阴谋”时,具有犹太背景的教职员工成为重点打击对象。有50多名教职员工在冷战前的清洗中遭到解雇,其中绝大多数有犹太人背景。

他们中间包括著名的马克思主义史学家菲利普·方纳和他的两个兄弟,他们都被纽约城市学院开除了。之后,菲利普·方纳在很长时间里没能获得任何教职,尽管他关于美国劳工运动史的著作以及他主编的关于反帝民族运动的作品被翻译成多种文字,在世界各地广泛传播。直到1967年,他才在林肯大学(一所小型的非裔美国人大学)做了一名教师。英语系的莫里斯·U.沙佩斯是一位不太知名的受害者,他早在1936年就被开除了,在学生抗议高潮时又被恢复了原职。但是,沙佩斯后来被关进监狱,理由是他在其参加美国共产党的问题上“撒谎”。

历史学家赫伯特·阿普特克是美共公开党员中最杰出的学者,他在二战后不仅被剥夺了学术职位,而且受到警方的无情骚扰。在数十年的时间里,警方一直剥夺他在大学的发言权。阿普特克在非洲裔美国人历史研究方面作出了巨大贡献。

这些只不过是二战后清洗活动的前奏。在这些活动中,美国商界主导的高校董事会与众议院非美活动调查委员会、参议院内部安全委员会、联邦调查局、地方警察机构(当时称为“红色小队”)、各种反动的商业和军事团体(今天称为“非政府组织”)互相勾结,对共产党员、拒绝告发自己同志的前共产党员、支持共产党领导的组织的学者和教师进行了更全面的清洗——这些共产党领导的组织包括在西班牙内战中(1936~1939年)支持西班牙共和国反对法西斯主义的组织、支持中国人民抗日战争(1937年)的组织、支持反对德国和意大利法西斯主义侵略欧洲的组织、支持因欧洲法西斯主义和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所造成的难民和其他受害者的组织。

需要注意的是,不应把美国高校将共产党人清洗出教职员工队伍的活动与整个教育领域以及企业和机构所进行的清洗分开来看。

今天批评古巴和中国缺乏“法治”的美国人都知道,以美国宪法权利法案为中心的美国“法治”特别赋予了美国公民权利,使他们可以拒绝回答警察和司法部门以自证其罪为基础所提出的问题(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是一项禁止使用酷刑和逼供等胁迫手段的保护措施)。

针对特定社会团体或政党而不普遍适用于所有社会团体和政党的法律,如《剥夺公民权法案》,在原则上是非法的和违宪的。实际上,它们是以誓言的形式实施的,即一个人要想在高校获得就业机会,必须签署誓言,保证自己现在没有、过去也没有加入共产党;签署这些誓言的人如果被证明造假,就可能被起诉和监禁。尤其是在第五修正案问题上,谁要是援引这一权利反对逼供,麦卡锡参议员及其支持者就会叫喊“第五修正案共产党”,表示强烈反对。

美国各大公司,包括通用汽车、通用电气及其他一些公司宣布,他们会立即解雇在调查委员会面前援引这一权利的工人。罗格斯大学仿效这些公司的做法,违反教师意愿,解聘了向参议院内部安全委员援引第五修正案的三位教师。这加剧了清洗,也使各个领域学者更加小心翼翼,后者唯恐发现自己被列入了在社会上迅速扩散的黑名单。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