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革命、现代性的真义与历史虚无主义的政治诉求

曹征路 2018-08-21 浏览:
到了1980年代以后,学术界突然刮起一股否定辛亥革命鼓吹袁世凯的怪异之风。其代表性的论调是“革命党不如维新党,维新党不如保皇党,保皇党不如慈禧老佛爷”,“仓促的革命打断了晚清的温和的政改之路”,意思是慈禧也是支持改革的,如果坚持改革社会进步要大得多、代价要小得多。此论调的代表人物是历史学教授袁伟时,他不但否定辛亥革命,而且鼓吹“晚清政改”,甚至认为八国联军侵华是因为“违反国际法,由此遭到英法联军的正义惩罚,火烧圆明园乃咎由自取;义和团违反国际法,八国联军乃出堂堂之师,庚子之变实乃祸由己出!”这位老先生频频发出惊人之语,经由凤凰网腾讯网的接力传播,居然辛亥革命是干什么的都搞不清楚了。

辛亥革命、现代性的真义与历史虚无主义的政治诉求

庚子起义与“现代性”的真义——重访革命史,解读现代性(一)

“三洲田起义”的旧址如今是深圳东部华侨城的一处景点,一座小屋里几个蜡像,似乎在密谋着什么。他们在谈论什么呢?此时历史刚刚进入20世纪,这个古老帝国面临的问题比故宫城门上的铜钉还要多。只有一点是明确的,他们要组织一次暴动,推翻这个王朝。为首的人叫郑士良,也是刚刚被孙中山任命为司令。参加密谋的有当地绿林、三合会,以及广州洪门的首领。至于这次暴动能不能成功,将产生什么影响,他们都还来不及考虑。据孙中山发来的电报说,他们将向厦门发展,在那里会有来自台湾的军火支援。当革命史被用来消费的时候,当门票收入不能囊括这个景点的时候,大概只能告诉人们这么多。连同后来被水库淹没的“庚子革命首义中山纪念学校”一样,这些蜡像永远陷入了沉默。

其实,我更愿意相信,他们谈论的是失败。这个垂死的王朝太需要流血、牺牲、乃至失败来警醒世人了。其实,失败的阴影已经向他们迫近,谈论的话题也更加具体一些:这间小屋的主人要撵他们走。这里本来就是个卖杂货的“义合小铺”,做生意人气旺不怕,高谈阔论也可以,可你真的要把这里当做起义指挥部人家就不干了,你玩真的啊?廖氏家族的耆老们都不干了,要革命可以,在廖家的祠堂里革命不可以。另外,有情报说广东水师提督已经嗅到气味了,清军已经进驻沙湾一带。还有,孙中山第二次由香港登陆受阻,他已经随船开向了日本。孙中山的意思是:“如机密已泄,应暂行解散以避敌锋。”然而郑士良深知敌情,举事已箭在弦上,此时更不能遽离山寨,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怎么办?干!

于是,真正的首义地点转移到了离三洲田十多公里的罗生大屋,这里也是另一位兴中会会员的祖屋。罗生大屋前的广场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站了600名参加烧猪祭旗的勇士们。他们有300条枪,每枪配子弹30发, 阵容也还可以。兴中会的唐梦尧先行揭礼:“众位兄弟,百打百胜,到来就位!” 众人高呼:“剑起灭匈奴,同申九世仇,汉人连处立,即日复神州!”“跟孙中山要跟到底!”等口号,宣告了起义开始。然后,互相剪辫子,缠红头巾红腰带,卷起裤脚,大口喝鸡血酒。这一脚高一脚低的裤脚日后就成为红头军的特有军容,而兴中会“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建立合众国”的口号也正式成为他们的行动纲领。

于是,1900年10月6日,农历农历闰八月十三日,这个金风秋月乾坤朗朗的晚上,中国跨入了另一个时代。 为什么如此粗俗的仪式,如此狭隘的口号,会被后人重视?孙中山这样说:“经此次(指三洲田起义)失败而后,回顾中国之人心,已觉与前有别矣。当初次(指乙未广州起义)之失败也,举国舆论,莫不目予辈为乱臣贼子,大逆不道,咒诅谩骂之声,不绝于耳。吾人足迹所到,凡认识者,几视为毒蛇猛兽,而莫敢与吾人交游也,惟庚子失败之后,则鲜闻一般人之恶声相加,而有识之士,且多为吾人扼腕叹惜,恨其事之不成矣。前后相较,差若天渊。吾人睹此情形,中心快慰,不可言状。知国人之迷梦已有渐醒之兆。”

前后天渊之别只因有了明确的革命目标,有了蓝图,人家知道你要干什么要到哪里去。

在此前,广州起义的口号是“除暴安良”,在这同时及以后北方义和团运动的口号是“扶清灭洋”,都带着旧时代的印记,都让人觉得你们不过是想造反,造反成功你自己当皇帝,如果不成功你就是流寇盗贼,所以同情的人并不多。那时的孙中山一心想推翻满清政府。为达到目的他甚至跟日本人合作过,跟英国人合作过,还要跟李鸿章合作,对于建设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并不清楚。经过那些失败,他的革命理想才逐渐清晰。这个时期大大小小的起义有很多次,也失败了很多次,只有这一次失败特别有价值。因为明确了要建立一个合众国,他要推翻的是一种制度,他要建设的是一种新型国家,国家的主人是老百姓自己。孙中山感慨道“有志之士多起救国之思,革命风潮自此萌芽。”

这其中有两个细节值得特别关注:剪辫子和卷裤脚。我们知道满清王朝对中国实现统治有一个三降三不降的承诺,即所谓“官降民不降,武降文不降,男降女不降”,而男人投降的标志就是剃头蓄发留辫子,所谓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鲁迅小说《风波》即是对剪去辫子后国民心理的精彩描绘。所以杀猪祭旗的勇士们剪去辫子,则意味着对清王朝的彻底决裂。再一个是卷裤脚,这些勇士们不以整齐划一为美,反而故意把裤腿弄得一脚高一脚低,所为何来?细细品味,乃知正是造反者的美学诉求,庄稼汉泥腿子犯上作乱,蔑视旧秩序是也。往日衣冠楚楚克己复礼君君臣臣统统不算什么,老子才够威够猛!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曹征路
曹征路
察网专栏学者、一级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