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巴金的《小狗包弟》与狂犬病的泛滥

鹿野 2018-08-10 浏览:
要控制狂犬病的泛滥,除了保证疫苗的质量之外,更重要的治本之策是建立正确的舆论导向。即一方面要尽快把《小狗包弟》为代表的伤痕文学移出语文课本,另一方面要明确把人民群众的健康权利放在第一位,改变少数群体“养狗无人敢管”的现象。

不过,这一段被奉之为经典的言论当中也有几个耐人寻味的地方。比如说,为什么周围邻居的小孩们都非常讨厌这条小狗,非要打死它不可?是不是像鲁迅先生所说的,那些在主人面前越乖巧的狗,在穷苦老百姓面前越凶恶呢?巴金表示这件事让他自己都瞧不起自己,永远不能原谅自己,那么他会不会原谅周边那些非要打死他家小狗儿的小孩们?他当上作协主席,掌握了很大权力之后,会怎样对待这些普通工人农民家庭出身的小孩子们……虽然文中一个字也没有提到相关的内容,但是我们这些旁观者不妨展开自己的想象。

接下来我们还是言归正传吧,在《小狗包弟》为代表的伤痕文学掀起舆论狂潮之后,整个80年代所谓的精英们所养的恶犬都普遍无人敢管。这导致80年代中国的狂犬病死亡人数有了爆炸式的上升,平均每年有记载的死亡人数高达5000人,高峰期则超过7000人。至于每年被宠物咬伤的老百姓,则更是高达数百万人之多:

【1981年起,狂犬病年病死率居24种急性传染病的首位。疫情上升的直接原因是养犬数量增加,缺乏严格的管理。估计目前全国养犬总数已达2亿只。1987年以来,我国狂犬病呈急剧上升趋势,山东省上升4.5倍,黑龙江省上升80%。湖北、福建、贵州、江西、河北、广西等省上升均在20%以上,病死率100%。被疯动物咬伤人数,全国1988年达300万人,上世纪八十年代末450万人,估计1990年将达500万人。辽宁省及黑龙江省一年有40--50万人被咬伤,湖北省1987年1只狂犬1次集中咬伤10人以上的事件共23起。疯动物伤人数我国已居世界首位,死亡人数仅次于印度,居世界第二位。
耿贯一,流行病学(第二卷)第二版,人民卫生出版社,1998年03月第2版,第1063页】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国家在社会舆论上开始纠偏,《小狗包弟》这种伤痕文学不再被捧的那么高了。各地区随即普遍加强了对于饲养宠物的控制,甚至有些城市再度颁布了禁止饲养宠物狗和扑杀流浪狗的条例,使得狂犬病的发病人数又一次迅速下降。到1999年,中国狂犬病死亡人数下降至343人,不足80年代平均值的1/10。

但是到了新世纪,这种情况再次逆转。一方面,媒体舆论不断的吹捧伤痕文学。其中一个最重要的标志就是2004年时巴金的《小狗包弟》被选入高中语文必修课本,要求学生们从中体会所谓“新中国对知识分子的残酷迫害”。另一方面,社会上“养狗无人敢管”的现象也越来越突出,导致狂犬病再度呈现爆发的趋势:

【过去的十多年内形成了又一次高峰,狂犬病发病人数每年据通报在1000至3300例,实际发生的病例数量可能超过此统计数字。
扈荣良主编,狂犬病=Rabies,中国农业出版社,2015.12,第10页】

回顾了新中国狂犬病防控的整个历史进程,我们可以发现狂犬病的流行和社会舆论带有明显的相关性:以高级知识分子为代表的少数群体爱养宠物的嗜好和普通工人农民群众的健康权利之间是存在矛盾的。新中国初期主要是把工人农民的健康放在第一位,也导致了一部分高级知识分子的不满,不过的确控制住了狂犬病。现在伤痕文学《小狗包弟》仍然留在高中语文必修课本的事实,证明当前舆论的主流导向其实是认为高级知识分子的闲情逸致高于工人农民的健康权利的。如果这种情况不改变,狂犬病就很难从根本上得到控制。

因此,要控制狂犬病的泛滥,除了保证疫苗的质量之外,更重要的治本之策是建立正确的舆论导向。即一方面要尽快把《小狗包弟》为代表的伤痕文学移出语文课本,另一方面要明确把人民群众的健康权利放在第一位,改变少数群体“养狗无人敢管”的现象。

【鹿野,察网专栏作家】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鹿野
鹿野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