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情报战的威力——再看秦赵的长平之战

张捷 2018-08-10 浏览:
秦国在国际上的情报战和外交战一直是处于胜利的一方,这个问题是值得深思的,到今天都有非常的现实意义。战争当中的情报战是非常重要的,怎样左右他国的舆论也是非常重要,后来赵国亡国是李牧被杀,也是细作起到的作用,而他国到秦国做间谍,却出了为秦国服务的郑国。这里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是很多的,为强国做细作和为弱势的祖国干事,风险和收益是不对等的,就如现在美国收买一个中国人和中国收买一个美国人是不一样的,这样的软实力的差别,需要看清楚。

 论情报战的威力——再看秦赵的长平之战

对秦赵那一场决定国家民族生死和世界走向的长平之战讨论很多了,但这场战争的深层次意义和过程,历史上长期流于一个纸上谈兵的官二代轻佻,以及秦国的反间计等等,但把这段历史读透,理解其中不是那么简单化线条化的内容,不要那么个人英雄主义,对我们认识当今世界是有非常现实意义的。

赵国到底败在哪里?我认为赵国首先失败于情报战!赵括他带了20万大军来,秦国都很清楚,但秦国换大将,征举国15岁以上60岁以下男子参战增援,这个他不知道,如果他知道,应当不会是这样的战术。消耗战确实是赵国受不住了。秦国的客卿和精英政治,秦国是当时最强大的国家,给秦国服务,对于精致的个人主义者而言,秦国就是最好的服务对象,使得所有带路党都为秦国服务,就如李斯的仓中老鼠与厕中老鼠的高论。这个对我们现在仍然是有意义的。

在这个情报的意义上,原来秦军20万,怎么可能围歼赵国40万大军?但秦军变成了60万以上,多了40万人过来,这么大的动静居然可以没有风声,这个组织需要多么的严密?一下征召全国男子参战,外面也不知道,可以迅速组织起来,这个是多么的厉害?

在商鞅以来,谁在秦国都被监视了,秦国的情报组织是强大的!商鞅自己逃跑也跑不掉,孟尝君还要鸡鸣狗盗,这个国家的组织能力是一流的!所以想要情报从秦国出来是几乎不可能的!而且秦国的法律严苛,谁当叛徒是要被株连的,连邻居都在被株连之列,而其他各国人才来回流动,走了以后亲属还可以互相往来,还可以说自己还是某国人,还在爱国云云!

秦国的厉害还有就是各种细作对他国的渗透,这里能够在历史上被称作细作的,能够在历史上写上一笔的,都是有点级别的人物,如果以我们现在的说法,起码是一个厅局级或者要害部位的处级干部了,而且这些人还能够主导他国舆论,让他国的国策发生变化。

赵括的全军出击,而不是廉颇的层层防守,不是简单的他个人的问题,而是当时的环境已经决定了。他个人能力应当是有的,秦国长平围歼自己也损失巨大,赵国军队到人吃人的地步也没有溃散,比白打的以前的战争要艰巨的多,直到他战死才投降,只不过这场战败需要有人去背锅,他就是背锅的人,这个历史命运他必须承担了。

我们再细化一下当时的历史,廉颇当时打的就好吗?是好大喜功而换赵括吗?其实当时廉颇也是连吃败仗,只不过没有全军覆没而已,史载秦军是不断的攻克了赵军的防线!《史记·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传》:

【四月,龁因攻赵。赵使廉颇将。赵军士卒犯秦斥兵,秦斥兵斩赵裨将茄。六月,陷赵军,取二鄣四尉。七月,赵军筑垒壁而守之。秦又攻其垒,取二尉,败其阵,夺西垒壁。廉颇坚壁以待秦,秦数挑战,赵兵不出。赵王数以为让。】

而赵军能够长期坚守搞持久战么?能够坚壁清野么?其实历史上已经写清楚了,长平附近的长期对峙,赵国已经无粮了,而且赵国借粮齐国,没有成功。这意味着赵国长期对峙坚守是不成的。

赵国在秦国的不断经济压力之下,赵国产生了战争赌博的情绪。这样的赌博是难有胜算的,但人的赌性要是被激发出来,经常是不计后果的。其实其后整个赵国的国家战略,也是被这个赌博的心理所左右。

赵括的上台,其使命就是要改变廉颇的战略的,选他就是要赌博和决战的。赵王这样,也是物资压力和社会赌博舆论的绑架,还有秦国细作的作用。我们知道赵国已经缺粮,还要赵括另外带20万大军,举国之力都来了,而且原来供应20万大军已经吃紧,现在变成了40万大军,那么这个供应能够持续多少?让他带40万大军,就是去速战速决的决战的!而这样的情报,肯定也是瞒不过细作,秦国都知道了,赵括是没有选择权的,秦人怎样部署,就是知己知彼守株待兔了。赵国有秦国的情报么?赵括在长平,实际上已经败于庙算了。

这里我们还要看一下国际的态度,其实国际上是在开始不支持赵国的。廉颇坚守粮食吃紧,赵国借不到粮食就是一个例证。为何国际上当初不支持赵国?原因就是赵国在赵武灵王军事改革以后,也成为了强国,这个长平决战赵国如果消灭了秦军,那么赵国就成为了最强的国家,是对太行山的山东其他五国直接的威胁。当时秦国虽然强大,但与东部的几国还是在地理条件上有所阻隔的,但赵国是中原腹地,一旦强大,各国都要受到赵国的压力,因此秦国细作们主导的赵国威胁论也是有市场的。赵国的反秦大旗不好糠,为啥后来苏秦没有那么大的市场了?

但国际上秦国真的要灭亡赵国,其他国家会支持赵国的,这也就是后来秦国没有立即进军后,再伐赵就困难了,这个国际变化白起认清了,但也把自己送命了。史载应侯言於秦王曰:“秦兵劳,请许韩、赵之割地以和,且休士卒。”王听之,割韩垣雍、赵六城以和。正月,皆罢兵。武安君闻之,由是与应侯有隙。史书上这一段解说是范睢的私利,但我看这更像是秦王的不放心,这个功劳不光是对范睢,也功高震主了。撤回来来年再出兵,背后是回来要秦王要重组和加强对军队的控制,主将还是你,周围的人可都重组了。这个问题老王翦就看的比较透彻,秦王的放心一个是他自己防范小心不断的要田园,另外是他已经足够老。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张捷
张捷
中信改革发展研究院资深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