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健:胡适的两份“投名状”

欧阳健 2018-07-17 浏览:
须知《新青年》六年九卷54期,前三卷皆标明“陈独秀先生主撰”;迁往北大后虽由诸人分期编辑,但陈独秀仍是主编;第七卷以后,又确定由陈独秀一人编辑。胡适用了个“我们当日编辑作文”,就隐在将自己放在主帅的位置;亚东图书馆《重印〈新青年〉杂志通启》与之相呼应,在所开列的一大串作者名单中,竟以第二卷方才刊文的胡适打头,将陈独秀置于胡适、周作人、吴稚晖、鲁迅、钱玄同之后,名列第七位。轮流主编的六君子中,又故意遗漏了在第一期就出场的高一涵,与高举马克思主义大旗的李大钊,自然就更没有了薛琪瑛与谢无量。

欧阳健:胡适的两份“投名状”

【左思按:欧阳健教授在本文中主要介绍了胡适给陈独秀的两封信及其前因后果。原来,翻译水平不高的胡适,却是靠着批评他人的翻译才攀上《新青年》的山头;古文水平不高的胡适,却是靠着批评他人的古诗才获得陈独秀的青睐。原来,温文尔雅、与人为善、崇尚自由的胡适先生,在早年就已初露学术批评之锋芒,既然如此,那些号称承继胡适精神衣钵的人们,还有何理由禁止对胡适提出少许质疑之声呢?可是,如今胡适的拥趸们却每闻此声如闻霹雳,必闭目掩耳以求自安,不及胡博士之胸怀抱负远矣,不信胡博士之学养人品极矣!欧阳老师说:“去年八月,某报曾允诺刊发此文,不意未过总编之关;后又转投数家报刊,亦无发表机会。”可见,如今想发扬胡适的“批判精神”,不易!】

胡适留学美国时写的《文学改良刍议》,居然会在国内带起一个社会思潮,汇成一个社会运动,靠的是什么?——李敖《播种者胡适》给出了答案:“以《新青年》为源头”,是说得对的。因为此文已在美国《留学生季报》发表,“反响风平浪静,泡沫都没起一个”;尔后“一稿两投”抄寄陈独秀,刊于1917年1月1日《青年杂志》,竟然一炮打响,走红全国。

李敖颁给的头衔是“播种者”,胡适则自称“逼上梁山”。播种,先得有园地可耕;上梁山,也得有寨主可投。1915年9月创办的《青年杂志》,就是这块园地;创立刊物的陈独秀,就是这位寨主。

早在1904年初,陈独秀就在芜湖创办《安徽俗话报》,章程第一条是:“这报的主义,是要用顶浅俗的话说,告诉我们安徽人,教大家好通达学问,明白时事,并不是说些无味的白话,大家别要当作怪物,也别要当作儿戏,才不负做报人的苦心。”报中文章分十三门:论说、要紧的新闻、本省的新闻、历史、地理、教育、实业、小说、诗词、闲谈、行情、来文,比起胡适1915年夏天关于白话的“乱谈”,要早上十一年。

1913年陈独秀参加“二次革命”被捕,1914年出狱后到日本,帮助章士钊创办《甲寅》杂志,逐渐悟到改造中国的重任,应由有新思想的新世代承担,于是着手创办《青年杂志》。《社告》宣称:“国势陵夷,道衰学弊。后来责任,端在青年。本志之作,益欲与青年诸君商榷将来所以修身治国之道。”杂志分政治、思想、戏剧、小说、传记、文艺思潮、青年妇女问题、国内外大事述评、世界说苑、通讯各栏,陈独秀自任“国内外大事”与“通讯栏”的编撰。其时之形势可套用《水浒》名句:“有分教:大闹中原,纵横海内,直教农夫背上添心号,渔父舟中插认旗。”

“插起招军旗,自有吃粮人。”林冲夜奔梁山,携有柴大官人的书信;名不见经传的胡适,从美国向《青年杂志》投稿,亦免不了引荐之人,这个人就是汪孟邹。汪孟邹(1878-1954),字炼,亦名梦舟,安徽绩溪城内人,1903年在芜湖创立科学图书社,1904年支持陈独秀出版《安徽俗话报》(共23期)。汪孟邹1913年来到上海,创立了亚东图书馆。陈独秀1915年来沪办《青年杂志》,自许可轰动一时,汪孟邹介绍与群益书社陈子沛、子寿兄弟洽谈,答应每期编辑费银圆二百元。

欧阳健:胡适的两份“投名状”

《青年杂志》(《新青年》)第一卷第一号

胡适本不认识汪孟邹,更不认识陈独秀,牵线搭桥人是许怡荪。许怡荪(1888-1919),安徽绩溪十五都磡头村人,与胡适是地道的同乡,又是上海中国公学同学,交谊甚密。胡适考留美官费生的旅费与养母之费,都由许怡荪设法筹措。胡适留学美国后,与许怡荪通信频繁,还寄去自己的日记,以汇报学习生活。许怡荪愧悔自己学无所成,故乐为胡适处理家乡事务。他与汪孟邹都是教育家胡子承的学生,便常向章士钊、陈独秀说项,为胡适的日后进取创造条件,同时解决他经济上的困难。

1915年10月6日,汪孟邹致信胡适,中云:“今日邮呈群益出板《青年杂志》一册,乃炼友人皖城陈独秀君主撰,与秋桐(章士钊)亦是深交,曾为文载于《甲寅》者也,拟请吾兄于校课之暇,担任《青年》撰述,或论文,或小说戏曲,均所欢迎。每期多固更佳,至少亦有一种。炼亦知兄校课甚忙,但陈君之意甚诚,务希拨冗为之,是所感幸。”12月13日,汪孟邹再次写信,中云:“陈君望吾兄来文,甚于望岁,见面时即问吾兄有文来否,故不得不为再三转达。”可知《青年杂志》甫一出版,汪孟邹即寄给胡适。而许怡荪1916年3月13日给胡适信中说:“尊译裴伦诗稿,去岁过沪,本拟属其登入《甲寅》,后以其志尚未刊载英文,于例微格,以是搁置。近屡得孟邹来函,乞将此稿借与《青年杂志》(陈仲甫号独秀所办,皖人也。)一登,属向足下言之。”(《胡适许怡荪通信集》第135页,上海人民出版社2017年版)信中所说译裴伦诗稿,见于胡适1914年2月3日日记: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