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去哪儿了?

申鹏 2018-07-17 浏览:
社会财富在一定时期内的增长是有限的,资源和工业总产值也是有限的,对应的货币自然也是一定的,无论多么超发,都不可能多头兼顾,你要保住房地产的巨额财富和庞大体量,就没有办法给实体经济输血。

钱去哪儿了?

自古以来,钱去哪儿了,都是个大问题。

眼看着到了今年年中,就有人问“钱去哪儿了?”。自从6月美联储加息之后,中国的“钱荒”越来越明显了,各行各业都缺钱,地方债居高不下,遍地赤字,大企业负债惊人,那些所谓估值百亿的新兴互联网独角兽,从诞生开始就在不断融资烧钱买用户,至今还在亏损。还有更多的钱被锁在房地产这个堰塞湖中,动弹不得。居民储蓄率下降、消费率下降,大家都变得越来越佛系。

其实倒不是他们愿意佛系,实在是没有钱花了。在这个情况下,谈什么大众创业,谈什么产业转型升级,谈什么实体经济复兴?有人也需要问,6月初央行通过MLF(中期借贷便利)工具,向市场投放了4630亿资金,可惜这四千亿,也不过是杯水车薪,一点浪花儿都没有激起。

钱去哪儿了?

这个月前几天,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杨伟民就说了:“即使货币放水,就能流入实体吗?” 他认为,即使货币进入实体,在没有技术进步的情况下,无非是原有技术的规模放大,是再制造新的产能过剩吗?“事实上,货币放水不会流入实体,无非是在金融系统和房地产领域炒来炒去,赚钱的是从事或炒作金融和房地产的少数人,受害的是实体和广大人民群众。”

钱去哪儿了?

而且,央行也放水放腻了,决定不背这个锅了。前不久,央行研究局局长徐忠发文问了财政部,说我们央行没有少印钱啊?各地财政怎么还是缺钱啊?钱都到哪儿去了?

钱去哪儿了?

钱去哪儿了?

大到一国,小到一家,都有这个问题,比如你老婆就经常问你:“你月薪3万,为什么还不够花?钱都到哪里克了?”你大可以反问一句:“你是财政部长,钱都是你管着的,我哪知道钱都到哪里克了......”

若是真能赚多少、攒多少,那么全世界人民的日子也不会太差,可惜不是啊,你上学、结婚、买车、买房,你生个孩子上学、结婚、买车、买房,到处都是开销,没事再消费升级,买点奢侈品,没事再赌个球炒个股,碰上买房还得背上几百万的负债......收入再高,也要打水漂。

地方的财政和家庭里的媳妇儿一样,管着开销和分配,有的家庭财长保守,量入为出,开源节流,就如探春做的那样,丁是丁卯是卯,斤斤计较,虽是为大家好,却得罪了不少人。另一种家庭财政部长就是王熙凤,心思活泼,胆大包天,量入为出太没意思,不如上杠杆,搞赤字经营,增加财政支出、扩大财政负债。她甚至可以和外人勾结,挪用公款放高利贷。这样贾府看起来繁荣,经济增速不变,其实泡沫巨大,隐藏着很大的危机。真正需要办大事,提高大家生活水平,解决危机的时候,却发现府里没钱了,甚至在大观园里搞承包制,最后还得变卖老太太的首饰。

钱去哪儿了?

整部《红楼梦》就是一部封建时代的经济危机史,凤姐儿闹到最后,还是两个字“没钱”!外头搞得越风光,排场越大,家里头越没钱。

中国古代很多时候,朝廷和地方政府都在喊没钱,《大明王朝1566》有一场精彩绝伦的戏,朝堂上几个大佬都在互相质问:“你们把钱搞到哪里去了?”徐阁老问严阁老,严阁老问小阁老,张居正说严党贪污,小阁老怒喷所有人:“是老子的严党在给你们你们搞钱,不给你们搞钱,你们工资都发不出来!

钱去哪儿了?

高拱说你搞钱搞钱?你搞到哪里去了?怎么救灾没钱,抗倭没钱,你娶九房姨太太倒有钱?皇上修道观倒有钱?小阁老火冒三丈,说:“你TM丧心病狂啊,还想把锅甩到皇上头上去了?”

其实吧,非要把锅甩到嘉靖头上,确实有点丧心病狂,这个几十年不上班的皇帝,修修道,练练丹,确实并不算太烧钱。大明的“钱荒”和这些不太相干,主要是因为广大的江南士绅、读书人士大夫都不用纳税,他们却要从穷苦租户身上一层一层刮租子,几十万皇族子孙不事生产,却吃着巨额的俸禄。明朝中末期时候朝廷除了税还有捐、赋、各种加派、用兵的练饷、对豪强地主缴纳的租,都靠基层人口来提供。达官贵人、乡绅地主、皇族贵戚一毛不拔,全靠剥削底层老百姓,以至于流民四起,农村经济和农业生产(实体经济)遭到了极大的破坏,中央和地方政府不缺钱才怪!

“本朝有一郡太祖洪武年间户5万。秋粮夏赋年15万石余。至本朝万历年中户15万。丁口倍于洪武。然秋粮夏赋竟不盈5万。何也?”

人口越多,居然赋税越收越少,说明这钱都进了地方士绅的腰包,根本到不了国库。有钱的人不纳税,穷人却被往死里压榨,明朝到了中后期各种利益固化社会责任却层层转嫁到最弱势群体头上。最终才导致了流民四起,外患频繁,国家危亡。虽然张居正曾搞过“一条鞭法”试图复兴,也取得了一定成效,但最终还是人亡政息。

钱去哪儿了?

《大明王朝1566》小阁老和他的严党天天吹牛逼说自己本事大,能给皇上搞钱,其实和王熙凤的法子没有区别,上杠杆,借债经营,和洋人合作,搞出口型经济,“改稻为桑”,不顾实际情况,不把老百姓的人命当回事,强行创造GDP,增加财政收入,其实也是在堆起泡沫经济,增加系统性的金融风险。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申鹏
申鹏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