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胡适是主张割地求和的卖国贼!

长河红阳 2018-07-15 浏览:
胡适其人,在抗战期间的表现,由割地求和到“投身抗日”,其中间的转换太过于突兀、剧烈,没有任何可信的证据能证明他的这个转变是发自内心的。他的这样的转换作伪、作秀、做戏的成分极重极重!我们千万不可以被某些洗地文给蛊惑了,千万不能不加判断地盲从盲信那些洗地文!须知,蒋介石换马胡适——把胡适从驻美大使任上换下,是有极深的考虑的!胡适的真嘴脸,现在的不少中国人还未必有蒋介石看得明白!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为什么说胡适是主张割地求和的卖国贼!

最近看到一篇微信文章为胡适洗地,文章名目——《七七事变后的胡适:我不是割地求和派》。胡适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熟悉一点中国抗战史的人都明白,此人就是为他洗地的文章中着力要洗白的那路人——主张割地求和的卖国贼。

胡适的割地求和,在“九一八”之后就有端倪,在“七七事变”爆发后更加的赤裸裸、无忌惮。证据就是他和陶希圣在1937年8月5日共同向蒋介石递上的一封“信”。他们割地求和的意见在这封“信”上虽没有明言,但是,随“信”的还有一“条陈”,这个“条陈”详细明白的把割地求和的内容写出来了。这个“信”和“条陈”托陈布雷代为转达送至蒋介石。因为我的文章是存心揭丑的,所以把这个“条陈”里的卖国文字内容敲出来:

【原则:解决中日两国间一切悬案,根本调整中日关系,消除两个民族间敌对仇视的心理,建立两国间之友谊与合作,已建立冬夜的长期和平。
方针:
(一)中华民国在左列条件之下,可以承认东三省脱离中华民国,成为满洲国:
1.在东三省境内之人民得自由选择其国籍;
2.在东三省境内,中华民国之人民享受居留、经营商业及购置土地产业之自由;
3.东三省境内之人民应有充分机会,由渐进程序,做到自治独立的宪政国家;
4.在相当时期,如满洲国民以自由意志举行总投票表决愿意复归中华民国统治,他国不得干涉阻止;
5.热和全省归还中华民国,由中国政府任命文官大员在热河组织现代化之省政府,将热和全省作为非武装之区域;
6.自临榆县(山海关)起至独石口之长城线由中华民国设防守御。
(二)中华民国全境内(包括察哈尔全部、冀东、河北、北平、天津、济南、青岛、汉口、上海、福建等处),日本完全撤退起驻屯军队及特务机关,并自动放弃其驻兵权、租借地、领事裁判权。此后在中国境内居留之人民,其安全与权益,完全由中国政府负责保护。
(三)中国与日本缔结互不侵犯条约,并努力与苏联缔结互不侵犯条约,以谋亚洲东部之永久和平。
(四)中国与日本共同努力,促成太平洋区域安全保障之国际协定。
(五)日本重回国际联盟。
(杨天石《抗战与战后中国》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年11月第1版32-33页)】

这个“条陈”里主张割让给日本的土地还不仅仅是我们通常所知的“东三省”,还隐含包括长城线以北的内蒙古——“自临榆县(山海关)起至独石口之长城线由中华民国设防守御”,那么,这一长城线以北的地区,包括内蒙古这一大片地方呢?民国是不设防的,那不就是日本的了?当然,文字里还有些堂皇语句装裱——“东三省境内,中华民国之人民享受居留、经营商业及购置土地产业之自由;东三省境内之人民应有充分机会,由渐进程序,做到自治独立的宪政国家;在相当时期,如满洲国民以自由意志举行总投票表决愿意复归中华民国统治,他国不得干涉阻止;”

枪在日寇手里,在那些被割让的土地上,“中华民国”的子民自然全是日寇的奴隶了。成了奴隶,哪还有着什么“自由选择”的权利?

可是呢,时过一月,这位胡适先生马上就不一样了,居然主张和日本打了。

【1937年9月8日,他离开南京,劝高宗武,“我们要承认,这一个月的打仗,证明了我们当日未免过虑。这一个月的作战至少对外表示我们能打,对内表示我们肯打,这就是大收获。”劝陶希圣:“仗是打一个时期的好。不必再主合议。”(杨天石《抗战与战后中国》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年11月第1版42页))】

这一个月内发生了什么?何以成了“斗士”?

一个铁杆的割地求和者何以在短短一月时间改弦更张?胡适先生难道亲入一线战场感受到普通战士抗敌时的那般壮烈英勇了么?窃以为胡适转变还要有些烈性的刺激,才会有些转化效力。这个烈性刺激在哪?应该在在蒋介石这里。

1937年8月7日——胡适、陶希圣递上“条陈”的两天后,蒋介石在当晚的国防联席会议上敲打了“许多人”、并讽刺“某些人”:

【“许多人说冀察问题,华北问题,如果能予解决,中国能安全五十年。否则,今天虽能把他们打退,明天又另有事件发生。有人说将满洲冀察明白的划个疆界,使不致再肆侵略。划定疆界可以,如果能以长城为界,长城以内的资源,日本不得有丝毫侵占之行为,这我敢做。可以以长城划为疆界。同时有许多学者说,你不能将几百千年的民族结晶,牺牲于一旦,以为此事我们不可以打战,难打胜战。要知道日本是没有信义的,他就是要中国的国防地位扫地,以达到他为所欲为的野心。所以我想如果以为局部的解决,就可以永久平安无事,是绝不可能,绝对做不到的”。“如果看到我们国家不打仗要灭亡的,当然就非打仗不可。”(《抗战与战后中国》(中国人民大出版社2009年11月第1版34-35页)】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长河红阳
长河红阳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