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评价夹边沟事件

龚云 2018-07-10 浏览:
从历史来看,夹边沟事件的发生,既有自然环境恶劣和灾害等客观原因,也有人为责任的主观原因,更要看到夹边沟事件发生的特定历史背景。在夹边沟事件中,当时的地方党委和政府及个别领导应负主要责任,党中央在发现问题后对有关领导和机构进行了处理,并对相关人员和当地群众进行了妥善安置。对夹边沟事件的评价应该放到当时历史和自然环境下,进行客观公正的分析,实事求是地总结经验教训,而不能带有控诉性质地歪曲历史。这样才能既弄清历史真相,又能以史为鉴。

正确评价夹边沟事件

夹边沟事件指的是20世纪50年代末到60年代初发生在甘肃省酒泉市夹边沟农场饿死人的事件。这个事件虽然已经过去半个世纪,但是在一些媒体和文学作品中不断被炒起,如《夹边沟纪事》、《告别夹边沟》、《风雪夹边沟》、《回眸夹边沟》。特别是《夹边沟纪事》,被多个出版社出版,印刷十几次,并被改编为电影,作者在凤凰卫视做了访谈,影响很大。国内外少数敌对势力不断借此事攻击中国共产党。国内一些人称夹边沟事件为“千古奇冤”,称那些饿死者为“旷世英魂”,“累累白骨默默诉说那段残暴的岁月”。还有人把夹边沟农场比作“中国的奥斯维辛集中营”,把描写这个事件的小说《夹边沟纪事》称作中国的“古拉格群岛”[1]。

因此,弄清楚夹边沟事件的历史真相,正确评价夹边沟事件,具有强烈的现实意义。

夹边沟农场成立于1954年7月,原是甘肃省劳改总局在酒泉夹边沟建立的一个国营犯人劳改农场,行政名称为甘肃省第八劳改管教支队。

正确评价夹边沟事件

1957年下半年,在反右派运动中,夹边沟劳改农场改为劳教农场。劳改刑事犯除留下一部分刑满释放的人员外,大多被迁到马鬃山劳改农场。1957年11月16日,张掖专区机关送来的48名右派人员,是劳教农场第一批劳教人员。后来甘肃省大批右派人员被源源不断地送往夹边沟劳教农场劳教。甘肃全部右派分子的21%被送到夹边沟农场劳动教养。1958年最高峰时,农场向劳改局汇报的人数为3074人,其中女性32人。实际上夹边沟的劳教人员,在最高峰时大大超过了这个数字。[2] 在夹边沟农场劳教人员中,右派分子887人,反革命分子898人(包括历史反革命分子和“双料”右派分子[3]),坏分子438人,反党、反社会主义分子68人,贪污、违法乱纪分子78人。

夹边沟农场地处巴丹吉林沙漠边缘的荒漠之地,面积约200多平方公里。农场土地贫瘠而且严重盐碱化,加上风沙猖獗,环境条件恶劣,有的地方根本长不出粮食。

由于当时党对阶级斗争和右派进攻的形势作了过分严重的估计,并且沿用革命时期大规模的急风暴雨式的群众性政治运动的斗争方法,对斗争的猛烈发展又没有能够谨慎地加以控制,致使反右派斗争被严重地扩大化[4]。在这样的大形势下,从甘肃省到张掖专区到农场,为“坚决贯彻”执行对劳教分子改造的政策,让右派人员每天苦苦劳作,几乎每天都要安排超出劳教人员体能的繁重农活,一些人累倒在地上。

正确评价夹边沟事件

劳教人员除了劳累和寒冷,更主要的是面临饥饿。右派人员刚到夹边沟时,每月粮食定量20公斤。1958年以后,该标准降为每月13公斤,再后来降到10公斤,每天只有7两粮食。由于体力严重透支,从1958年冬天开始出现饿死人现象。为了应付饥饿,右派人员除了吃树叶和菜叶煮成的糊糊汤外,到草滩上挖野菜、草籽煮着吃。到了寒冬腊月,只能煮干树叶和草籽吃。特别是1960年9月甘肃省劳改局从酒泉各劳改农场和劳教农场调人,在高台县明水建河西走廊最大的农场,面积50万亩。夹边沟农场领导贯彻上级的要求,除了三四百名老弱病残外,调过去1500多人。明水农场的条件比夹边沟更为恶劣。那边荒滩上没有房子住,没有粮食吃,没有水喝。1000多名劳教人员居住在地窝子和窑洞里,白天还要在荒野里挖排碱沟。在这种情况下,劳教人员大面积出现浮肿,饿死人现象大量发生。由于周边农村都缺粮,所以无法从农民那里换粮食吃。

夹边沟农场饿死人现象被到酒泉检查工作的监察部部长钱瑛发现后,立即向中央报告。中央高度重视,立即召集会议,迅速派检查团到西北,安排解决人民的生活问题。

1960年秋天,党中央派水电部部长钱正英率领中央工作组到酒泉调查灾情,将调查的情况及时向中央作了汇报,引起了党中央国务院的高度重视。

1960年11月25日,中央派出以监察部部长钱瑛为组长,公安部副部长王昭以及有关民主党派人士为成员的检查组,到夹边沟农场专门检查抢救人命的情况。

1960年12月3日至5日,中共中央西北局第一书记刘澜涛在兰州召开紧急会议,会议的主题是纠正这几年“左”倾蛮干的歪风,抢救人命,并对安排好人民生活问题作出明确指示。12月14日至16日,甘肃省迅速传达和落实西北局会议精神。12月17日,酒泉市召开会议,对抢救人命、安排好人民生活等工作做了全面安排。

1960年12月31日傍晚,到夹边沟的甘肃省委工作组决定:明天开始分期分批遣返所有右派回原单位,并增加粮食定量。

1961年后,陆续为在酒泉夹边沟农场劳教的右派分子摘除帽子并恢复名誉,幸存者回原单位或重新安置工作,死亡人员家属子女给予了妥善安置。

如何正确评价夹边沟事件呢?需要历史地、辩证地看,不能把它看作“中国的奥斯维辛集中营”,更不能借此攻击中国共产党。历史唯物主义要求研究历史时,把研究对象置于一定的历史关联环节中考察,用具体的历史的方法对研究对象做出评价。“在社会科学问题上有一种最可靠的方法,它是真正养成正确分析这个问题的本领而不致淹没在一大堆历史细节或大量争执意见之中所必需的,对于用科学眼光分析这个问题来说是最重要的,那就是不要忘记基本的历史联系,考察每个问题都要看某种现象在历史上怎样产生,在发展中经过了哪些主要阶段,并根据它的这种发展去考察这个事物现在是怎样的……显然,没有这种观察社会现象的历史观点,历史科学就会无法存在和发展,因为只有这样的观点才能使历史科学不致变成偶然现象的糊涂账,不致变成一堆荒谬绝伦的错误。”[5] 从历史来看,夹边沟事件的发生,既有自然环境恶劣和灾害等客观原因,也有人为责任的主观原因。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龚云
龚云
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