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秦桧“重塑金身”的胡适及其他子子孙孙

长河红阳 2018-07-06 浏览:
似胡适所说的这样的历史不可能给后人以启迪,不可能为中国后来的发展指示一些方向!似胡适所言的中国历史就是一堆混沌的散乱片段,胡适所说的中国历史就是这样的面貌!这是什么论调?这就是“历史虚无主义”么!用这种“历史虚无主义”乱扑乱咬,在岳飞身上恶狠狠地下嘴!欲灭其族,先灭其史。胡适,很厉害的!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为秦桧“重塑金身”的胡适及其他子子孙孙

俗话讲:“秦桧还有仨朋友”。这句话说出了一个让人实在无奈的古今“现实”——再不耻于人的败类们也总有人欣赏,总有人认同,当然,还少不了“粉丝”。不说当年和秦桧一起虐杀岳飞的帮凶了,就现当代这路人渣也不少:2005年“艺术家”金锋就给秦桧夫妇“重塑金身”让这对男女站起来了。当然,艺术家的手艺也是用来卖钱的,这个艺术家的手艺的买主应该是秦桧的孙孙孙孙孙孙……子们,请看新闻《艺术家为秦桧塑站像(图)》http://news.sina.com.cn/c/2005-10-23/15537241041s.shtml

当然,我在这儿是不上“图”的,要是把那塑像的图贴进来,我就不是人了。

接着看“新闻”,啊不,旧闻:

【南京今天消息 据今天《南京晨报》报道:昨天下午3时,艺术家金锋为秦桧夫妇塑造的站像,在上海一家艺术馆展出,引来千名观众围观。秦桧辈分最高的秦氏后裔、南京80岁的秦世礼老人前往观展,但他不愿面对祖先秦桧的站像表明自己的态度,只对艺术作品持认可。昨天下午上海证大艺术馆开馆后,秦桧夫妇的站像吸引了千名观众参观。“秦桧和他老婆怎么是站像,他们在杭州西湖岳飞墓前的不是跪着吗?”几位小学生观众议论纷纷。】

小学生表示诧异——三观正在形成的年岁被这样的的信息“核轰炸”了一回。而秦桧的孙孙孙孙孙孙……子表示认可哦,不知“艺术家”的“手艺”售价几何?这个“手艺”里有没有“良心”或者居心混杂在内?

【一位大学生说:“我看了这座秦桧站像,一开始吓了一大跳,因为在杭州西湖边的秦桧跪像和他是一模一样的,只不过现在站了起来而已,后来我多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从跪像到站像,体现了时代在进步,现在中国已进入21世纪高度文明的法治社会了,艺术家体现出观念的改变。”】

看,有大学生说了,法治社会了么,进步了么,就该让汉奸扬眉吐气了么,怎么听着象洁洁良一路的。我们现在的大学培养的人物可不一样哦!既然艺术家“体现出观念的改变”……那么为日寇唱“何日君再来”的某一路中国籍人也是正派中国歌唱家了吧?

【但也有一些观众认为,秦桧的跪像已经是历史的必要,而且已有数百年历史了,现在又塑个站像,实在没必要。】

无论这里的“必要”是否真实观众所想,也不论是否写手在刻意掺沙子,这些观众的观点有是非观,虽然表达的不是那么炽烈坚定,总还有正气在。好!

【在秦桧站像前,作者金锋说,为秦桧夫妇塑站像不是为他平反,而是为了呼吁现代社会要重视人权和女权。人触犯法律,自然有司法机关追究责任,但谁也无权逼人下跪,或者死后塑个跪像什么的,这都是侵犯人权的表现。秦桧站像高1.9米,王氏站像高1.7米,为玻璃制品,作品名称叫做《跪了492年,我们想站起来喘口气了》。秦桧夫妇的站像也吸引了很多上海高校的学者前来参观,华东师范大学的历史学家张刚博士表示,他们都是带着欣赏艺术的目的来观展的,看了秦桧夫妇的站像后,心里有颇多感想,艺术家制作出这样的作品,或多或少体现出现代年轻人的思想进步。张博士说,现代的年轻人大多受过一定的高等教育,他们普遍看待某个问题不再像20年前、30年前那样的年轻人一样盲目,而是会很客观、很全面去看待,比如说秦桧和岳飞的历史问题,他们也不会简单地认为秦桧就是卖国贼,就是大奸臣、死后就要立跪像遗臭万年。华东师范大学的社会学家王兆博士认为,艺术家为秦桧夫妇塑站像,不是重新探讨秦桧的历史,也不是讨论他该不该跪,而是从艺术的角度,侧面体现出现代人类的思想进步。】

“艺术家”金锋说话就是有味儿,因为“人权”了,因为“女权”了,所以汉奸男女就不该被人唾骂了。而且秦桧身高1.9米,王氏身高1.7米,在当代中国人中,这个高度说是可以俯视常人的哦;更厉害的是历史学家——因为现在年轻人“大多受过一定的高等教育”,所以,秦桧夫妇是不是该被唾骂了。那么,这个“历史学家”强调的“高等教育”是个什么路数就很可怀疑了!想问“历史学家”:你所谓的“高等教育”就是把汉奸的罪恶一把抹平?这么说来,现今中国的高等学府难道成了藏污纳垢之所?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长河红阳
长河红阳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