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马克思主义只有一个,没有几个不同的马克思主义

周新城 2018-06-24 浏览:
随着马克思主义的传播和取得胜利,敌对势力也打出马克思主义的旗号,歪曲马克思主义,阉割马克思主义的革命精神,把工人运动引导到对资产阶级有利的方向上去。第二国际就是这样干的。列宁花了很大精力同第二国际修正主义进行斗争,这段历史,我们永远不能忘记。现在,打着马克思主义旗号反对马克思主义的现象,也是屡见不鲜。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世界上马克思主义只有一个,没有几个不同的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诞辰200年了。他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博览群书,从人类创造的一切文明成果中汲取营养,创立了科学的学说,同时满腔热情地积极参加工人运动,为人民的解放进行了卓有成效的斗争。他的一生,既是科学家的一生,又是革命家的一生。马克思留给人类最宝贵的精神财富,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科学理论——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一经问世,全世界无产阶级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开展了波澜壮阔的革命斗争,世界面貌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出现了各色各样的马克思主义

随着马克思主义的传播和取得胜利,敌对势力也打出马克思主义的旗号,歪曲马克思主义,阉割马克思主义的革命精神,把工人运动引导到对资产阶级有利的方向上去。第二国际就是这样干的。列宁花了很大精力同第二国际修正主义进行斗争,这段历史,我们永远不能忘记。现在,打着马克思主义旗号反对马克思主义的现象,也是屡见不鲜。

需要注意的是另一个问题: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马克思主义。有按历史阶段划分的马克思主义,例如有人提出,马克思恩格斯的理论是原生态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是次生态马克思主义,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现生态马克思主义,原生态马克思主义、次生态马克思主义都过时了,不管用了,只有现生态马克思主义才能解决问题,才管用。他把马克思主义发展的几个阶段当作几个不同的马克思主义了,有的马克思主义管用,有的马克思主义不管用了。有人换一种说法,他们说,有两个马克思主义:传统马克思主义,现代马克思主义。传统马克思主义包括哪些东西,说法不大一样,有人指的是马克思恩格斯的思想、列宁的思想,有人把毛泽东思想也包括在内,但有一点是共同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是现代马克思主义。传统马克思主义显然过时了,不管用了,我们的任务是宣传和研究现代马克思主义。20世纪末一位理论家甚至提出,要以邓小平理论作为座标,作为判断是不是马克思主义的标准,符合邓小平理论才是马克思主义,因为邓小平理论是现代马克思主义。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的理论都过时了,不足为训。例如传统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观认为,社会主义的本质是公有制、按劳分配、无产阶级专政,这显然过时了。现代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观认为,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实现共同富裕,这才是正确的,才是马克思主义的。这就是名噪一时的“座标论”。炮制传统马克思主义和现代马克思主义这两种马克思主义,赞扬“现代马克思主义”,贬低、否定“传统马克思主义”,实质上是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来否定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不承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当前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的产物,不承认它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在当前中国的具体实现,而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是一种嶄新形态的马克思主义,与马克思恩格斯提出的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无关。

有按世纪划分的马克思主义,有19世纪马克思主义、20世纪马克思主义和21世纪马克思主义,19世纪马克思主义、20世纪马克思主义已经过去了,现在的任务是研究和发展21世纪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是不断发展的,发展过程中会出现阶段性,但马克思主义发展的阶段性是随着革命斗争的形势和任务的变化出现的,而不是人为地按世记划分的,谁都说不清楚马克思主义按世纪划分的特点什么,说不清楚19世纪马克思主义、20世纪马克思主义是什么,也说不清楚21世纪马克思主义又是什么,它在中国是什么、同上世纪有什么区别,在其他国家又是什么,有什么特点。可以讲,进入21世纪,世界出现了一些新现象,马克思主义应该研究这些新现象,但不能说有一个21世纪的马克思主义。如果就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来说,19世纪、20世纪、21世纪的马克思主义是一样的,没有区别。

还有的是按地区、国别来划分马克思主义。1949年七届二中全会上,王明有一个提法:毛泽东思想“是马列主义在殖民地半殖民地的具体运用和发展”,意思是毛泽东思想是殖民地半殖民地的马克思主义。毛泽东在闭幕会上批评了这一提法,认为“这种提法不妥当。因为照王明的提法,则有点划分‘市场’的味道。”王明的提法,“似乎是说,斯大林只管那些工业发达的地方,而殖民地半殖民地就归我们管,那岂不是就把马克思主义的‘市场’分割了吗?”“如果是真理,那它就有点普遍性,就不能不超越一定的范围。”毛泽东强调:中国革命的理论是“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与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的统一,应该这样提法,这样提法较好。”他形象地指出,中国革命的理论和实践是“马克思主义的分店”。他不赞成将中国共产党人和马、恩、列、斯并列,强调要普遍宣传马克思主义。[①]他在另一场合还明确提出,不赞成毛泽东主义的提法,认为“那样说是很不适当的。”也不赞成“主要的要学毛泽东主义”的提法,而强调“必须号召学生们学习马恩列斯的理论和中国革命的经验”。他多次反对把毛泽东的名字同马恩列斯并列,指出“说成什么‘马、恩、列、斯、毛’,也是错误的。”[②]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周新城
周新城
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院原院长、察网理论研究委员会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