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偷袭珍珠港是美国的苦肉计?

姚尧 2018-06-20 浏览:
1931年,九一八事件爆发,日本入侵中国东北,随即扶持“伪满洲国”。美国国务卿史汀生代表美国发表“史汀生不承认主义”,致使美日关系交恶。在这种背景下,美国海军在哈里·亚内尔的率领下,在夏威夷进行了一场军事演习,这场演习的设想是,日本海军以2艘航空母舰和4艘驱逐舰对珍珠港内的美国海军发起偷袭,结果是日军大获全胜。而就在珍珠港的附近,游弋着一艘日本特务船,完全目睹了演戏的全过程。这是1932年初的事,十年后,山本五十六的偷袭计划与亚内尔的演习计划如出一辙。

6月16日,姚尧写了《特朗普打左灯向右转》一文,文中提到9·11事件和珍珠港事件都是美国的苦肉计,许多读者留言表示不可思议,又有读者说9·11事件是苦肉计还可以接受,珍珠港事件是苦肉计,这个太实在难以接受。这篇文章所引起的争议之大,是近期所未有过的,很多人留言说我牵强附会,说我在编故事,甚至不少人出口谩骂。所以,我又不禁想起庄子在《秋水》篇里的那句名言:“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虚也;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曲士不可以语于道者,束于教也。”我一直在想,如果我要和井蛙说,有一种水叫作大海,大海是一眼望去无边无际的,那么井蛙一定会指责我在编故事,既然是水,怎么可能看不到边际呢?如果我要和夏虫说,水在某种情况下会结成冰,那么夏虫也一定会觉得匪夷所思,水不是液体吗?怎么可能会变成固体呢?于是,我又想到一个成语,叫“少见多怪”。以前,我总觉得“少见多怪”是贬义词,是骂人的话,现在我才恍然大悟,这个词语不算是骂人,而是描述一种事实,人一旦见识少,就容易大惊小怪。与那种见识短浅的人论道,结果必定是“相看两厌”。所以,我在昨天答复一位读者留言时说:“说实话,你这样的粉丝我还真看不上。给你两个建议:一、取关;二;读点书。”有人问,怎么姚尧突然火气那么大。其实,火气或许有那么一点点,但说这话也不全是火气,而是内心世界的真实告白。所谓“曲士不可以语于道者,束于教也”,要么你取关,那么就不用听我论道了;要么你多读点书,拉近点我们之间的档次。今天呢,就再给你们这些井蛙夏虫一点机会,让你们明白为什么珍珠港事件是美国的苦肉计。如果你们还是没法接受,那我也没办法。

有个在英国《每日电讯报》负责世界海军报道的美国记者名叫赫克托·拜沃特(Hector Charles Bywater),他在1921年写了本书叫《太平洋海上霸权》(Sea-Power in the pacific)

为什么说偷袭珍珠港是美国的苦肉计?

这本书里的核心观念,就是将来日本与美国在太平洋爆发海战,日本海军会偷袭美国的珍珠港,在大获全胜后进而攻占关岛和菲律宾。在当时的人们看来,这个想法太过天马行空,主流的学术界根本没人愿意理会。

四年后,拜沃特将书中的部分内容扩展成一本小说,取名为《伟大的太平洋战争》(The Great Pacific War)

为什么说偷袭珍珠港是美国的苦肉计?

这本书被改编成小说后,立刻在美国引起强烈的反响,《纽约时报》甚至还以《假如太平洋发生战争为题》,对这本书做了专题报道。不过,这本书依然只是被当做畅销小说看待,学术界基本上都是对其嗤之以鼻的,有点类似于人们对于爆红的《货币战争》的鄙视。

就在精英阶层对这本书普遍持鄙视态度之际,有位屌丝却对他很感兴趣,这位屌丝就是刚到美国出任日本驻美国大使馆海军武官的山本五十六。山本五十六当时正在考虑是否要将航空兵作为日本海军今后的发展方向,拜沃特的书让他大受启发,遂将这本书呈递给日本军部,日本军部随即将这本书翻译成日文,所有的海军高级将领人手一册(据说《货币战争》也曾在金融机构的高层人手一册)。这是1925年的事,十六年后,策划指挥“偷袭珍珠港”的,正是这个山本五十六。

1931年,九一八事件爆发,日本入侵中国东北,随即扶持“伪满洲国”。美国国务卿史汀生代表美国发表“史汀生不承认主义”,致使美日关系交恶。在这种背景下,美国海军在哈里·亚内尔的率领下,在夏威夷进行了一场军事演习,这场演习的设想是,日本海军以2艘航空母舰和4艘驱逐舰对珍珠港内的美国海军发起偷袭,结果是日军大获全胜。而就在珍珠港的附近,游弋着一艘日本特务船,完全目睹了演戏的全过程。这是1932年初的事,十年后,山本五十六的偷袭计划与亚内尔的演习计划如出一辙。

在世人的眼中,日本海军偷袭珍珠港是源于日本人的奇思妙想。其实,日本原本就不是个有创造力的民族,他们所擅长的是学习总结和精益求精。是美国人为日本人提供了偷袭珍珠港的创意,又是美国人为日本人演示了偷袭珍珠港的步骤,即便我们还不能得出拜沃特的书和亚内尔的演习是为了诱导日本海军偷袭珍珠港的结论,但要说美国人完全想不到日本人有偷袭珍珠港的可能,这恐怕是说不过去的吧?

1940年中,由于美国加大对日本的战略物资实施禁运,迫使日本不得不对美国宣战,这是稍有常识的人都能看明白的事,问题只在于日本将以何种方式对美国宣战。按照世面上流行的观点,美军误以为日军的攻击目标是东南亚,万万没想到他们居然会偷袭珍珠港。那么,事实真的是如此吗?

为什么说偷袭珍珠港是美国的苦肉计?

上图所示的《大东亚战争全史》,作者是前日本陆军参谋本部作战科长服部卓四郎,二战结束后担任美军占领下的日本第一复原局史实调查部、资料整理部部长。他编写的这套《大东亚战争全史》,在学术界有很高的地位,世界各国皆相继翻译成本国文字。美国军事史专家路易斯·莫顿评价说:“在所有日本方面的战争参加者和观察者所撰写的著作中,服部卓四郎的四卷本著作最为重要。……较之美国远东司令部所撰写的日本战史部分,该书更为逼真有力,几乎可以被当做是太平洋战争的一个原始资料来源。”我之所以要介绍得这么清楚,是想告诉读者,我所引用的史料来自于非常严谨的史书。此外,这本书是站在日本军人的角度上评析战争,对日本侵华战争有诸多美化,其立场当然是我们必须反对的,但同时也说明本书的中文译本在翻译时非常忠实于原著。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姚尧
姚尧
自由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