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洪生:让想象力夺权——法国1968年社会运动中的大众艺术工作坊

蒋洪生 2018-06-17 浏览:
在五月风暴五十周年之际,我今天非常荣幸地与Artworking微信群中的艺术家们和诸位朋友分享了风暴期间大众工作坊的革命艺术理论和革命艺术实践。这五十年来,人类社会的生产力继续迅猛发展,但总体而言,人类社会的想象力似乎有渐趋萎缩的倾向。希望借纪念五月风暴五十周年的机会,那些不愿做奴隶的人们能够重新激活自己的想象力,重新让想象夺权,而不是在这个后工业社会或者说晚期资本主义社会中随波逐流,做一种所谓的单向度的人。让我们一起努力。

大时代呼唤真的批评家

蒋洪生:让想象力夺权——法国1968年社会运动中的大众艺术工作坊

主持人:金山

大家好,今年的五月正好是1968年的法国五月风暴五十周年纪念。五月风暴是一场以学生为主导,后来以工人、知识分子以及社会各阶层广泛参与的街头社会运动。时间短暂,但是遗波巨大。

这场运动对西方乃至世界现代文明史的影响,不同凡响。我们知道的世界女权主义,环保运动,劳动保障组织,种族权利运动,殖民地解放运动等等,几乎都可以从那场运动找到它们的影子。

从文化史的角度讲,如果没有五十年前的这场运动,今天的思想及文化界可能又是另一种状态。有学者说,我们今天的人文社会科学已经不可避免地被转型,被结构主义、后结构主义、后现代主意改变了它的面貌,改变了它基本的思考路径和参数。几乎所有的后结构主义思想家无一例外地都是1968年那场学生运动的参与者,而且他们的思想、学术和著作无一例外地都是那场运动的精神遗产。

从1968年到2018年,半个世纪过去了。当时的运动参与者已经到了人生的晚年,他们所反抗的种种不公,所追求的种种美好的社会图景,离我们依然遥远。各种问题以一种新的面孔层出不穷地弥漫在我们生活的新世界里。我想,只要人类的理想主义精神不灭,对造成人类异化的社会现实保有持续的反省,我们的社会就会有希望。

今天我们非常荣幸地邀请到对五十年前那场运动有专门研究的学者——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蒋洪生老师做客Artworking群,给我们带来他关于五月风暴的回望和思考。

蒋洪生:让想象力夺权——法国1968年社会运动中的大众艺术工作坊

蒋洪生

今年是法国五月风暴五十周年,我想就这一话题来做一个具体的分享——法国五月风暴期间的大众工作坊(ATELIER POPULAIRE,一译人民工作坊)艺术运动。

首先说明一下。把大众工作坊运动叫做艺术运动,可能对于当时参与的艺术家、学生、工人,还有义工来说并不准确,因为他们反对当时的主流资产阶级文化和资产阶级艺术;如果说大众工作坊的作品是艺术的话,那么也是一种不以“艺术”自居的艺术。

我们先来看一下大众工作坊运动在五月份通过传单所做的一个声明。通过这份传单的内容,我们就能了解参与大众工作坊的人们对于艺术的理解。传单说:“我们反对今天的即存(的文化)秩序。这一即存秩序是什么?就是资产阶级艺术和资产阶级文化。什么是资产阶级文化?它是这样的手段,通过这种手段,统治阶级压迫的力量给艺术家以特权,从而将艺术家和其他的工人隔离开来。特权将艺术家闭锁在一种看不见的监狱中。”

蒋洪生:让想象力夺权——法国1968年社会运动中的大众艺术工作坊

“大众工作坊—是”

“资产阶级的工作坊—否”

上面是5月16日法国国家高等美术学院的一些学生和艺术家在占领学校的版画工作室之后,在工作室入口处张贴的一张标语,这一标语在5月21日又以传单的方式在街头散发。标语上写着“大众工作坊—是”(ATELIER POPULAIRE OUI),“资产阶级的工作坊—否”(ATELIER BOURGEOIS NON)。这是说他们的工作室不是资产阶级性质的,而是站在劳动者一边的。

以上是对法国五月风暴期间大众工作坊艺术运动的“艺术”一词的简要说明。时过境迁,对于大众工作坊当时所生产出来的作品,现在学界也将其视为一种政治艺术;所以从现在这个时代回望六十年代大众工作坊的作品,我们似乎也可以把它称为一种政治艺术。

说明一下,本人不是艺术家,也不是一个经过科班训练的艺术批评家。今天的介绍,主要是对法国五月风暴期间,在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成立的大众工作坊运动做一个历史性的回顾。当然这个运动后来也不仅限于国立巴黎高等美术学院,它还延展到其他学校、工厂,甚至中学,比如说巴黎的装饰艺术学院,还比如说索邦大学的医学院也成立过类似的艺术工作坊。

1968年处在一个怎样的历史节点?

既然是一个历史的回顾,那么我先把1968年五月风暴之前的政治情势做一个简要的回顾。1968年处在一个什么样的历史节点?现在不少学者认为1960年代是一个漫长的1960年代,1968年是一个漫长的1968年,而1968年的五月也是一个漫长的五月。

1967年底,古巴革命者(阿根廷人)切•格瓦拉在玻利维亚的丛林中被美国中央情报局杀害。1968年初,全世界很多左翼人士,或者说反对美帝国主义的人士,对切•格瓦拉进行了大规模的悼念活动。而在1968年的春天,越南军民对美国侵越军队发动了凌厉的春季攻势。在1月31日,人们发现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的旗帜在美国军队所在的很多地方都升了起来。美国在越南的使馆也一度被攻陷,插上了越南民族解放阵线的旗帜。

4月4日,美国著名的非暴力抵抗倡导者马丁•路德•金被暗杀,这对美国的民权运动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在这种情况下,不少美国黑人民权运动分子诉诸武力的反抗。4月7日,也就是马丁•路德•金被暗杀几天之后,美国黑豹党中的强硬份子在阿尔德里奇•克里弗(Eldridge Cleaver)的领导下,对奥克兰的警察进行了伏击,导致两名警察受伤。此后他们被警察包围,结果克里弗投降被俘,而他的手下、十几岁的少年鲍比•哈顿(Bobby Hutton)在投降后被当场枪杀。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蒋洪生
蒋洪生
副教授,供职于北京大学中文系,比较文学与比较文化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