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回到“万历十五年”——对“产业化”高教制度要有公益制度跟进纠错!

长河红阳 2018-06-16 浏览:
“产业化”的高等教育把只是当做了一种商品,和学生、家长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样的学生学到了能耐,那就会把这能耐当成是自己花钱买的,那么他有一种思想是完全可能:这东西是我花钱买的,就是我的,我可以用它为任何人服务,为任何国家服务,只要给钱,我不在乎为谁出力!但那些1990年之前国家培养的大学生在外国留学学业完成后,很多人被西洋外国竭力挽留。这些留学生的回答基本一致:我是国家培养的,没有国家培养,我也只能种地、当工人,现在我的成就由国家的培养,不回去不行!所以说,无论什么样的教育,初级教育还是高等教育,唯“产业化”,要不得!要有公益性的措施跟进弥补、补救、严防“产业化”教育必有的灾难性的后果!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不能回到“万历十五年”——对“产业化”高教制度要有公益制度跟进纠错!

我们现在的教育体制,分为两个截然不同的阶段。一个是九年义务教育阶段,这个阶段的特点,具有强制性和公益性,依法定的形式保证适龄儿童少年接受教育,而且,国家政府承揽教育经费,收费低廉让困难家庭接受得起;另一个阶段就是自高中开始到大学教育这个阶段,这个阶段的教育没有强制性,但是,“全程自费”,视每个家庭的承受能力酌情决定是否接受,办学的学校把知识以商品形式出售给求学学生牟利。这后一个阶段,从1993年录取的那批大学新生国家不包分配起始到2000年稍后,大体成型为“产业化”的教育体制。这样的“产业化”的教育体制,在最近的十五六年里不断精雕细琢,已经成为以个人投资求学再个人奋斗竞争博成功的教育体制的转变。

产业化造成的某种弊端,在古时候就曾有体现:没钱别上大学,或者没钱就没有进大学进阶深造的机会。这样的教育体制对受教育者的家境——家庭经济实力要求极高。在黄仁宇先生的《万历十五年》中有论说,具体页码在中华书局2001年7月版208页-209页。文字呢不多也不少,原文转述“累”,所以我直说其中最要紧的一个观点:受教育者,必须是地主家的孩子。一个普通农民家庭要成为地主家境,要有数代人的努力,所以,封建社会时代的“田舍郎“登“天子堂”的概率极小极小”。因为,你扛不起昂贵的求学费用。民间的传说里少不了的“才子佳人”例证:贫家子弟有奇志,考学中举一路顺当的烂故事,基本上是古代励志类的虚构和某一类大叔的无耻意淫。真实的历史实像——读书读出个名堂——得一官半职,很费钱!

《儒林外史》可证:

【范进进学回家,母亲、妻子俱各欢喜。正待烧锅做饭,只见他丈人胡屠户,手里拿着一副大肠和一瓶酒,走了进来。范进向他作揖,坐下。胡屠户道:“我自倒运,把个女儿嫁与你这丢脸的家伙,历年以来,不知累了我多少。如今不知因我积了甚么德,带挈你中了个相公,我所以带个酒来贺你。”范进唯唯连声,叫浑家把肠子煮了,烫起酒来,在茅草棚下坐着。】

在这段话里看得分明,这是有他老丈人不时贴补他的家用才能由他考初等功名。但是,进一步的要高升考举人,就不一样了:

【次日,范进少不得拜拜乡邻。魏好古又约了一班同案的朋友,彼此来往。因是乡试年,做了几个文会。不觉到了六月尽间,这些同案的人约范进去乡试。范进因没有盘费,走去同丈人商议,被胡屠户一口啐在脸上,骂了一个狗血喷头,道:“不要失了你的时了!你自己只觉得中了一个相公,就‘癞虾蟆想吃起天鹅肉’来!我听见人说,就是中相公时,也不是你的文章,还是宗师看见你老,不过意,舍与你的……一顿夹七夹八,骂的范进摸门不着。辞了丈人回来,自心里想:“宗师说我火候已到,自古无场外的举人,如不进去考他一考,如何甘心?”因向几个同案商议,瞒着丈人,到城里乡试。出了场,即便回家。家里已是饿了两三天。被胡屠户知道,又骂了一顿。到出榜那日,家里没有早饭米,母亲吩咐范进道:“我有一只生蛋的母鸡,你快拿集上去卖了,买几升米来煮餐粥吃,我已是饿的两眼都看不见了。”】

从以上文句看,考取更高级的功名更费钱。范进考举人家里就“饿了两三天”,显然,他把家里的钱全搜刮用来赶考了。而且,从后文范进“高中广东乡试第七名亚元”看,他只是在省内乡试应考,还没有出了广东省。倘若他要从广东去北京考进士呢?那一大笔盘缠能扛得起么?当然,念书念到了举人这一级就有做官的资格了。再设想一下,万一这一次范进考不住,他会不会放弃?不放弃的话,他是否要把这个家的家财全搭进去?

所以说呢,在封建时代,念书要念出个名堂——考中一官半职,没有雄厚的财力做底不可能的!

现在,从高中到大学教育秉持“产业化”办教育的宗旨指导下的中国高等教育体制,也逐渐具备了同样的特点——无钱休想在考学路上有好的前程。这个,对于经济状况困难的城市下层居民以及更多的农村家庭来讲是个重击——因为谁也知道,在有优良师资力量的重点高中上三年与在普通高中上三年的结果,从大概率来讲,绝对有高下之分。考上大学的概率,与考上的大学的层级也绝对有高低之别。这就决定了日后个人发展起跳的台阶有高低之别。所以很多很多的人要花大钱打破头也要挤进重点高中的门——择校生。于是,拼家财比花钱上重点高中就成了常态,这对于大多数生活不富裕的城市底层家庭和绝大多数的农村家庭来讲,财力上处于劣势,就堵绝了这些家庭的孩子一条上进的路子。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长河红阳
长河红阳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