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巢“吃人”考:尽信史书,不如无书

申鹏 2018-06-13 浏览:
远的不说,近的请看美国人斯诺写的《西行漫记》,斯诺没看到红军之前,也听国民党的宣传喉舌把红军描绘成吃人的妖魔,红头发绿眼睛,无恶不作。然而后来斯诺眼见为实,发现吃人不吐骨头的明明是那些残暴的地主还乡团,是那些表面看起来温文尔雅的大人先生们。兄弟们,黄巢是要打仗的,打仗的军队,讲究一个粮食易保存,易运送,随地可就餐。他的环境,也不容许他没事去造几百个巨型捣肉机,天天研究怎么玩屎尿血骨头渣子拌饭,他有这工程技术,为啥不去造巨石加农炮轰死那些唐军和节度使?

农耕社会,肉食是金贵的,我犹然记得自己宰杀一只鸡的时候,曾犹豫到底要不要丢掉鸡肠子,要不要切掉鸡屁股?我可能厨艺不太好,但我绝逼不会把一只鸡连着鸡血屎尿捣成糊糊拌饭吃。

历代统治者和狗腿子文人群体,为了抹黑农民起义军大多不择手段,把黄巢李自成张献忠讲成不合逻辑的妖魔鬼怪是他们的惯用把戏。这些玩笔杆子的文人,也没有什么生活经验,连杀猪都没见过,更别提杀人了,只能靠脑补想象,怎么残酷怎么写,怎么不合理怎么写。

当今的历史发明家,也把太平天国期间造成的江南人口锐减扣到太平军头上,其实呢,在安徽和江苏,杀人杀得最狠的,是曾国藩和李鸿章的部队,李鸿章在苏州杀降,让英国人戈登都看不下去,曾国藩兄弟在安庆和南京,各种杀良冒功,草菅人命,把普通居民都当太平军杀了,小孩子身高超过车轮的,统统砍头。所以曾文正公在民间有个绰号,叫做“曽剃头”。

【湘军进入南京之后,大开杀戒,“沿街死尸十九皆老者,其幼孩未满二三岁者亦斫戮以为戏”。
曾国藩上报说:曾国荃率所部在南京城内“分段搜杀,三日之间毙贼共十余万人。秦淮长河,尸首如麻”。】

黄巢“吃人”考:尽信史书,不如无书

远的不说,近的请看美国人斯诺写的《西行漫记》,斯诺没看到红军之前,也听国民党的宣传喉舌把红军描绘成吃人的妖魔,红头发绿眼睛,无恶不作。然而后来斯诺眼见为实,发现吃人不吐骨头的明明是那些残暴的地主还乡团,是那些表面看起来温文尔雅的大人先生们。

兄弟们,黄巢是要打仗的,打仗的军队,讲究一个粮食易保存,易运送,随地可就餐。他的环境,也不容许他没事去造几百个巨型捣肉机,天天研究怎么玩屎尿血骨头渣子拌饭,他有这工程技术,为啥不去造巨石加农炮轰死那些唐军和节度使?

古人生产力低下,物质贫乏,他们比我们更懂得珍惜食物,如果真要吃人,那肯定也是高效、简洁、环保、“多快好省”地吃人。放血,开膛,腌制,烟熏,风干是制作任何易保存易运输携带肉食的必然手段。

像捣屎肉醬那么搞,士兵们也不会干的,跟你是来打仗吃饭讨活路的,不是来捣屎吃屎的。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