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乡贤到底有多丧尽天良?说说河南内乡小军阀刘顾三的发家史

党人碑 2018-06-09 浏览:
如今内乡小军阀刘顾三被他捡来的后人们歌功颂德,又是抗日英雄,又是治理有方的本地乡贤。但实际上,在鬼子面前,他的民团既不想打更不禁打,保存实力草头王才能做得久,他在丹水南公路上只设了一个排的前哨,结果因为无人指挥,晚上被鬼子用坦克堵在饭铺里,烤火的团丁被押出来,在公路边被排枪全部屠杀。

河南的小军阀内乡刘顾三

内乡的小军阀刘顾三起家靠了别廷芳,他俩都是南阳内乡县丹水镇张堂村(今属西峡县阳城乡),幼年上学就在一起,后来别廷芳先发达一步,当了老虎寨主,为了巴结老同学,刘就把姐姐献出去与之私通。接着建议别杀了老婆,自己搞死姐夫,三家合一家岂不美哉?还好这事被别的财东杜升堂知道了,说这样搞名声就臭了。就这样,杜也没反感刘,因为刘很“仗义”,多次替别背锅入狱,杜能让别专心替自己抢别家寨子,打掉自己的潜在对手。别的确给力,为兼并附近的石刨寨,别把儿女亲家王谦益一家40余口灭门,然后让刘做了寨主,遂拓土数十里,最终别成了内乡王,刘就成了下面一个区(相当于如今的乡镇)的小王。突然觉得这有点像日本战国史。

民国乡贤到底有多丧尽天良?说说河南内乡小军阀刘顾三的发家史

▲刘顾三

民国河南军阀林立,大小军阀环环相套,颇有日本战国史的风格,河南南阳有别廷芳由一寨主而兼并数寨,最终控制内乡一县,进而割据宛西,他最基本的“旗本”刘顾三也随之做大,由一区而数区,区长团长还兼着小学校长,同时办着多个商号组成的集团公司“中兴栈”。刘对别说,你是皇帝,我是宰相!此公绰号刘三多,课租多、生意多、婆娘多,不算因私通被他杀的,姨太太也有八房。后来也是这货在别廷芳死后,仗着势力最大,破了别安排的局面,自己当了老大。

民国乡贤到底有多丧尽天良?说说河南内乡小军阀刘顾三的发家史

▲别廷芳

现在的影视剧都爱把和尚道士塑造得慈眉善目,可在历史上他们作为宗教地主是很来劲的,登封的少林寺如此,内乡没有大寺院,但中小的一样占有大量土地,坐享课租。虽对佃户恶毒,但在实力更大的军阀武装面前,他们都不过是肥羊,随时等待出栏。内乡几区的庙产都被刘顾三接手,佃户也转为给他家打工。顺便说这货迷信的方式很独特,信风水不信菩萨,刘让术士王荣敬给推荐处墓地,后者说好风水都被庙宇占了,刘二话不说就把牛牤观观音庙扒掉,给老娘移墓。从此内乡恶霸为风水建墓扒庙成风,王的生意好了给刘在他的寨门上立了一块匾,上书四个大字:刚正廉明!不过民间歌谣解构这四个字,更说明实际问题:“刚不刚,腰里别个盒子枪;正不正,田地美女讹个净;廉不廉,光要光洋不要钱;明不明,离开赤眉活不成!”当然这样的货,你也拦不住如今不少人翻案,给树立成乡贤先贤。

原先不理解日本战国史上那些村长级的小军阀如何崛起,看看内乡刘顾三的发家史就明白了。简单说就是向内深挖潜,先说放账,刘有四种账:一曰抽账,借100只给你80,先抽一月利息20,到期不还,本利生息;二曰麦账,农历三四月间青黄不接,借粮还麦,借一斗还一斗五,到期不还,将粮作价,按钱做本金,辗转盘剥,本利数倍;三曰烟账,只要种大烟,不管愿意与否都得借他家的烟土,收获时再借口土不干烟不净,得加几倍还他;四曰累进账俗名驴打滚,只要看你有钱有地,就必须借刘家,借出一元每月一角,到月不付息,利再作本。此外还设套坑外地客商,乖一点的,刘强制入股,赶走本主;不乖的,直接找个罪名就枪毙。如此积累的钱再用来造兵工厂,并规定辖区内18到45岁青壮男子都得加入他的民团。最终他的老朋友和上司别廷芳死后,靠着实力,刘撵走了所有竞争对手,自动递补“大名”。

民国乡贤到底有多丧尽天良?说说河南内乡小军阀刘顾三的发家史

南京来的国民党虽然烂,虽然各种组织不健全,好歹还知道用现代政党来重构地方政治局面,用三民主义这个大帽子来让地方精英看到高大上的曙光,多少有点信仰和理想。地方上特别是小地方的城关镇五巨头们那就真是瓮养的土鳖了,别廷芳选的继承人别光汉,为抗衡要夺内乡江山的元老派刘顾三,想到的独门绝技,竟然是以政府所委的司令之衔,在内乡县城里召开两次青帮香堂大会,让所属各级军政干部和县政府的公务员,统统加入青帮,成为自己的徒弟,用帮会三刀六洞来团结基本群众,想想真可悲,这可是20世纪四十年代了。所以别说对付我党了,这样的货连本地的土匪小军阀都能把他们撵走。

越是顽固混蛋的小军阀越是恨CP,杀我们的同志越坚决,因为后者是他们妥妥的掘墓人,从组织结构和信仰理念也完全是云泥之别,不杀怎么能保证他们这些土豪劣绅的伊甸园能一统江山万万年呢?内乡的小军阀刘顾三曾亲自审讯一名党员,问他本乡本土没少受我恩惠,你参加穷党干啥?我党这位烈士答曰:“为了铲除你们这些恶魔,挽救苦难人民!”所以闹革命在这些地方就是风险极大,分分钟也许就得掉脑袋。外地过来一位西峡籍的党员,想着人头熟,还有同学在本地当小学老师,也是党内同志,一来就开家旅店作掩护,按理说准备很周到了,长期坚持职业掩护做的很好了,准备恢复我党在当地的组织。结果还没来多久,就被盯上了,大晚上被镇长和刘顾三以打牌为名约出来,到了镇公所,二话不说直接堵嘴卷席,活埋了!

河南内乡的小军阀刘顾三很重视同姓,河南省主席刘茂恩都知道捋他的顺毛叫一声“大叔”。这货还在别廷芳麾下的时候,曾经统计过全县无主的刘姓土地,然后拿着名单找有关部门,说这都是我的长辈,我是他们的同族后人,作为孝子贤孙,老祖先的土地理应我接管。至于他们的合法继承人,却都变成了刘的佃户。别死后刘继任,为扩充势力,他把全县姓刘的都纳入族谱,算作自己的族侄族孙,安排到军政各个部门,连县党部、三青团都是他刘家把持着。这方面,恶棍土匪出身的老混蛋刘顾三可比新派二代目别光汉有眼光,后者年青却要祭出青帮香堂的老法宝。前者虽老却知道党的组织建设和基层建设还是很有力量的,哪怕是国民党这个烂货。于是把原来别廷芳都不正眼瞧的县党部大搞起来,三个直属区分部扩大到八个,党员发展到一千多人,各个机关的工作人员都要入党。当然刘不是爱国民党,他是觉得这是个比较高大上的新玩意、洋玩意,对付CP肯定有用!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