践行“初心”的伟大道路

韩毓海 2018-06-07 浏览:
今天,我们的党和人民,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但同时必须清醒地看到,我们的党和人民也承受着前人所未能承受之重。我们必须坚持下去,我们必须努力奋斗。因为我们正置身于人类解放的壮丽事业之中,生逢伟大时代,不辜负伟大时代,这是我们的使命。历经千辛万苦,历经艰难曲折,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事业,将在我们手中实现;马克思的事业,人类解放的宏愿,将通过我们的工作,发扬壮大。无数革命先烈和志士仁人,在我们的前头英勇牺牲了,今天,让我们高举起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伟大旗帜,继往开来,奋勇前进。

马克思曾经指出,共和主义与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根本区别在于:共和主义者们没有意识到,近代欧洲意义上的国家,就是“市民社会”的国家,就是管理资产阶级事务的委员会。那样的国家所遵循的,是利润竞争的市民社会法则,从而也就必然地、不可避免地在世界范围内掀起“一切人反对一切人的战争”。而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目标,与这种“市民社会”的法则完全相反,是重建人类的团结与协作。用最简单的话概括:就是重建人类命运的共同体。

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习近平再次向全世界重申了这一马克思主义的理念,深刻阐述了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大命题。他指出:

【“中国主张各国人民同心协力,变压力为动力,化危机为生机,以合作取代对抗,以共赢取代独占。什么样的国际秩序和全球治理体系对世界好、对世界各国人民好,要由各国人民商量,不能由一家说了算,不能由少数人说了算。”
“中国始终是世界和平的建设者、全球发展的贡献者、国际秩序的维护者,愿扩大同各国的利益交汇点,推动构建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推动形成人类命运共同体和利益共同体。”
“中国对外开放,不是要一家唱独角戏,而是要欢迎各方共同参与;不是要谋求势力范围,而是要支持各国共同发展;不是要营造自己的后花园,而是要建设各国共享的百花园。”】

共产党人从来就不是乌托邦主义者。因为我们的力量源泉和社会革命的基础,就是全中国和全世界的劳动者。

马克思指出,要超越市民社会的法则,建立人类团结协作的共同体,需要前提,需要基础。这里的前提和基础,首先就在于全世界劳动者联合起来、团结起来。而这种联合团结也需要坚实基础,这个基础,就是劳动者能够支配和占有自己的劳动产品。

马克思是从人类历史发展的广阔视野,来阐释世界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的。

他指出,在古希腊城邦中存在两个领域:一个是由家长所支配的家计领域(oikos),一个是公民讨论公共事务的政治领域(Polis) ——同样地,现代社会也存在两个彼此对立的领域:一个是资产阶级所支配的私有财产的领域,一个则是全球公共事务领域。

与资产阶级不同,现代无产阶级,从它产生起,就是为大家、为全世界而工作的——这是因为:现代无产阶级是伴随着“世界市场”的形成而产生的,因此,那种以为无产阶级是为了自己而工作的观点是错误的,而以为无产阶级是为了“老板”们工作,这就是欺骗。一旦无产阶级意识到:他们自己是为全世界而工作,他们就成为了现代公民——如果说,柏拉图、亚里士多德所谓的公民,是指城邦里的自由人的话,那么,马克思所说的现代公民,就是指无产阶级。

马克思是在全面总结和批判人类一切精神成果的基础上,深刻阐述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的。

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中,马克思批判地指出:黑格尔认为,人类自由的基础,就在于“人能够支配物”。但是,在现实世界里,广大劳动者不但不能支配物,不能支配自己的劳动产品,而且,他们自己也沦为了商品、沦为了物,因此,人类解放的过程,人类争取自由的斗争,就必然地、深刻地体现为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掌握和支配自己的劳动果实和创造物的斗争。

由此,马克思认为:进行社会主义革命,首先就必须建立劳动人民当家作主的政治制度,有了这样的制度,劳动者的解放才会有政治上的保障。

我们中国共产党人就是这样做的。我们的革命,就是为劳动者求解放。

习近平指出:

“坚持不忘初心、继续前进,就要坚信党的根基在人民、党的力量在人民,坚持一切为了人民、一切依靠人民,充分发挥广大人民群众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不断把为人民造福事业推向前进。”
“使改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朝着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目标稳步迈进。
“尊重人民主体地位,保证人民当家作主,是我们党的一贯主张。”

1918年,马克思诞辰100周年的时候,毛泽东来到北京大学。从李大钊等人那里,他了解和接受了马克思主义。

然而,马克思主义与中国的机缘远不止于此。

自 1852年起,马克思便在《纽约先驱论坛报》撰写了一系列关于中国和亚洲的文章。其中,在《中国革命和欧洲革命》一文中,马克思援引黑格尔的“两极相联”原理,辩证地阐述了中国与西方的关系。他认为,中国与西方处于“两极相联”的关系之中,能够对西方世界之命运产生决定性影响的,就是中国。这里所谓“相联”,就是指中国是个巨大的市场,“如果这个大市场突然缩小,那么(西方经济)危机的来临必然加速”;反之,如果中国的市场扩大,全球经济就会增长。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韩毓海
韩毓海
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