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杠精”马克思

刘媛媛 2018-05-31 浏览:
马克思去世后,在《共产党宣言》再版序言中,恩格斯不断说:“现在的资本主义跟马克思在世时不一样了,如果马克思活着也会修正某些观点。”是的,马克思已经杠成了“精”——200年后的今天,他依然在质疑,质疑自己,质疑世界;马克思主义告诉我们,马克思的主义是一种运动,而非结局。世界充满了悖论,唯质疑是人类理性进步的阶梯。任何对质疑的质疑,都是对马克思的反动。

马克思天生是一个叛逆者。

200年前,也就是1818年的5月5日凌晨2点,卡尔·马克思诞生于普鲁士王国的特利尔城。

特里尔是一个叛逆的城市。它很古老,历史足有2000年;18世纪末被法军占领后,开始按照法国大革命的政治原则和拿破仑法典进行治理,自此被打下强烈的自由主义烙印;1815年并入普鲁士王国,一夜之间,市民们发现自己从共和国公民变回国王陛下的臣民,政治经济上的不满情绪油然而生并持续积累——马克思就是在这样一个地方出生并成长起来的。

马克思的家庭是一个叛逆的家庭——犹太人家庭。众所周知,犹太人是在骂声驱逐声杀戮声中走到今天的,生存环境的恶劣始终没能使他们放弃自己的文化传统。有一些犹太人则例外,他们因叛逆本民族文化而被称作“自我憎恨者”。马克思正是这类人的杰出代表。

 “杠精”马克思

特里尔马克思故居外貌。

马克思的父母都生在犹太教拉比家族。犹太教本身已经非常古老,而“拉比”在犹太教中又是老师也是智者的象征。马克思的祖父、伯父都是拉比,祖母也出身于拉比世家,家族中产生过不少著名的犹太宗教学者;母亲同样出身于古老的荷兰犹太拉比家庭。就是这样一个牛逼闪闪的犹太家族,打马克思父亲那一辈儿开始,正式成为了“自我憎恨者”——这是得有多大的“杠”劲儿啊。

马克思的父亲亨利希·马克思,本名希尔舍·卡尔·马克思,是特里尔律师协会主席、高等上诉法院法律顾问,才能出众,在当地有较大的影响。他深受18世纪法国启蒙思想的影响,放弃了犹太人身份,受洗改宗成为一名基督新教徒,算是一个政治和宗教上的自由主义者。这位慈父在给儿子的信中说:“除了母爱和生命,我从自己的拉比家庭中再也没有得到什么别的东西。”

作为实际上的长子,马克思受父亲的影响很大,据说一辈子都随身带着父亲的照片直到坟墓。对于家族传承,马克思的语调跟父亲如出一辙:“一切已死的先辈们的传统像梦魇一样纠缠着活人的头脑。”他还在后来的《论犹太人问题》中说,“犹太人的世俗基础是实际需要和自私自利,犹太人的礼拜是做生意,犹太人的世俗的神是金钱……犹太人的社会解放就是社会从犹太教中获得解放”。同样作为一名父亲,他对自己的女儿说:“幸福就是斗争”“怀疑一切”。

影片《青年马克思》对于这样一个身体中流淌着叛逆血液的思想者、一个对理论的纯洁性有着异乎常追求的“杠精”,无论剧情的戏剧化处理、生活细节的深度呈现还是角色形象气质的塑造,都可圈可点、有力有趣。

走出电影院,马克思夹着雪茄、翘着二郎腿、眯起深邃的双眸、展露迷之自信的微笑与人“抬杠”的模样在脑海中久久挥之不去。于是特别想把他这一生抬的杠做一梳理汇总。而在梳理的同时,也越来越感慨:这份布满批判之批判、反转又反转的优美弧线的人生履历,实在是无愧“杠精”这一称号。

从法学到哲学:从特里尔中学毕业后,17岁的马克思遵从父亲意愿,开始学习法律。但是逐渐感觉到,没有哲学的帮助就不能把法学吃透,于是改行学哲学;

从康德到黑格尔:一开始,对充满浪漫主义理想主义的康德、费希特倍感亲近,试图用主观唯心主义哲学思考法学问题,创建一个法哲学体系。但又很快看清了主观唯心主义的狭隘性和反科学性,于是在大学第三年转投当初的敌人——黑格尔的怀抱;

从黑格尔到费尔巴哈:毕业后,供职反动刊物《莱茵报》,同时也越来越多地投身政治运动,思想上开始亲近费尔巴哈,逐渐与“青年黑格尔派”分离;

……

 “杠精”马克思

影片的第一幕,呈现的就是这个阶段的马克思。

【伴着《莱茵报》有点文学味道的文案旁白,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古老茂密的森林——不是《舌尖上的中国》挖野味的场面,而是一群衣着肮脏破烂、神情茫然、小心翼翼的穷人为了维持生计在捡拾树枝。画面外,一个年老的声音颤颤巍巍念叨着:千万、千万不要弄断新鲜的树枝……只捡自然掉落的枯枝……
风声鹤唳。
果不其然,一群人骑着马挥舞着长刀大棒来了,应声倒下的不只有男人、老妪,还有儿童、妇女……
森林恢复了死一样的宁静。】

这段画面用艺术化的手法展现了莱茵省的林木盜窃案。当时,莱茵省的穷人为了生计不得已前往森林捡拾树枝,而该省议会认定树枝属于国有财产,颁布了相关议会法令,将穷人捡拾树枝的行为认定为偷窃。

“恶法非法”。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