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义和团的嘲笑和蔑视可以休矣

李小飞刀 2018-05-28 浏览:
人们总是从历史中抽出他们喜欢的那一部分真相,而选择性地无视另一部分。就像国内有些人批评义和团是盲目残暴的排外运动,嘲笑拳民愚昧无知到以为铁路电线破坏了风水,义和团不是在抗击外来侵略,而是在现代文明面前的蚍蜉撼树、螳臂当车一样。

1900年5月28日,义和团焚烧长辛店、卢沟桥车站,截断电线,芦保京津铁路中断。同日,各国公使议定调兵来京,武装干涉义和团,借此扩大对中国侵略。

对义和团的嘲笑和蔑视可以休矣

“我们不要留情,不要留活口,我们的目的就是让中国人在一千年后提到德国,浑身颤抖,甚至要让我们的旗帜永驻长城。”

这段狂妄无耻的话,来源于1900年德国皇帝威廉二世对即将启程的八国联军发表的演说。

作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元凶,这个威廉据说小时候脑子患过病,病出了他好斗残暴的性格。这种病也在威廉的演讲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对义和团的嘲笑和蔑视可以休矣

“像中国人这样,悍然置千年固有的国际法于不顾,以令人发指的方式嘲弄外国使节和客人的神圣不可侵犯性,这样的事件,在世界史上还没有过先例。”

“我们决不要俘虏,只要死亡,你们如果遇到敌人,就把他杀死,不要留情,不要留活口。谁落到了你们手里,就由你们处置。

对义和团的嘲笑和蔑视可以休矣

威廉所说的“以令人发指的方式嘲弄外国使节和客人的神圣不可侵犯性”,指的是当时举着“扶清灭洋”旗号,在中原大地如火如荼的义和团。

所谓“悍然置千年固有的国际法于不顾”,说的是义和团拳民围攻北京东交民巷使馆区和西什库教堂,在各省杀害传教士和教民,焚烧教堂和洋人住宅,破坏电线和铁路的种种行为。

威廉绝口不提的是,直到1898年,山东籍的义和拳“师傅”赵三多才在冠县首次打出“扶清灭洋”的旗号,自1840至1898,这50年中,“没有国家观念”的百姓和“文明开化”的洋人的矛盾是怎么激化到这个地步的?

他没有提,或许根本不屑于一提的是,德国过往在强夺胶州湾及随后对山东内陆的渗透过程中,在高密、即墨、日照、兰山犯下了什么样的暴行?

人们总是从历史中抽出他们喜欢的那一部分真相,而选择性地无视另一部分。

就像国内有些人批评义和团是盲目残暴的排外运动,嘲笑拳民愚昧无知到以为铁路电线破坏了风水,义和团不是在抗击外来侵略,而是在现代文明面前的蚍蜉撼树、螳臂当车一样。

他们可以这样笑着,刀哥却真的笑不出来,因为刀哥知道,列强的铁路建设是怎么破坏老百姓们的“风水”的,又何止破坏了老百姓们的“风水”。

当一条铁路线在中国的土地上被划定的时候,不管经过多少村庄共有或者老百姓的私有土地,列强是没有耐性搞拆迁和补偿的,如果是房屋,就直接推倒,如果有坟墓,就直接毁掉。

对义和团的嘲笑和蔑视可以休矣

俄国人修铁路经过已快要成熟的麦田,直接踏过不给补偿,农民们去理论即遭屠杀;德国人修铁路把田间水道切断,农民们去拦阻,被德军“枪毙数人”。

铁路交通令从事旱运、水运的运输工人大量失业,修路上只招收信仰基督教的“教民”,这更增加了教民与村民的矛盾。

列强们文明的铁路线修到一处,中国老百姓“田庐皆归乌有,无以饮食,无以栖止,父子夫妇兄弟流离道路,相转死亡于沟壑不知几人矣。”

所以,在百年后的今天,如果我们对义和团这样一个重大历史事件的看法还是片面情绪化的,在舆论的两头急剧摇摆,就是不深入到当时的社会背景和实际中去,是无脑,也交代不过去的。

说回到那个脑子有点问题的威廉。

1895年,他自己草拟了一张油画图稿,让宫廷画师成稿印刷后送给自己的亲友以及欧洲各国君主。

画中希腊神话英雄打扮的七个人代表德、英、法、意、奥、俄七个西方国家,她们手持长矛盾牌站在一处悬崖上,大天使米迦勒站在悬崖边手指东方,那边一片乌云深处是佛祖的坐像,骑在一条中国龙身上。

对义和团的嘲笑和蔑视可以休矣

他管这幅画叫“黄祸”。

从威廉的演讲和他的画里可以看出,他不正常的脑子里也集中反映出当时西方最正常的帝国主义者的思路。

第一,他们把一切东西方的政治、经济、宗教、文化冲突都归结于文明的冲突。

第二,在冲突面前,希腊和希伯来应该联合起来,皇帝和总统应该联合起来,用圣战来解决冲突。

对义和团的嘲笑和蔑视可以休矣

这种思路从一开始就注定了西方列强与中国的结局。

由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存在,中国历史上所有企图进入和影响中国的外来文明,都要学会与中国文化恰当地共处,尤其不能挑战两个底线:

融入而不能介入,尤其不要强力干预老百姓的世俗生活。

不要妄图政教合一。

孔子有言:“敬鬼神而远之”,所以外传的佛教和本土的道教,都倾向于选择在深山中建寺庙。

而洋人偏不。

在当时的东方国家,对西方将政治与宗教相混合,用时髦的话讲叫硬实力与软实力的办法,来外扩殖民地的手段是有共识的。

不单“盲目排外”的中国人这么看,连勇于拥抱西方的日本人也是这么看的。明治维新前,水户藩的学者会泽正志斋曾认为,西方的力量来自精神源泉,在欧洲列强竭力侵略世界上所有国家时,基督教是帮凶。

在贸易或者其他借口下,他们接近各地区的人民并与之为友,暗地窥测谁为强国,谁为弱国。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