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力群是怎样逐步领略到毛泽东思想的伟大的

霞飞 2018-05-28 浏览:
邓力群年近百岁时,仍然关心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研究和宣传,每当有同志看望他,他都要过问这方面研究和宣传的情况,了解有什么新的学术进展和学术观点,并且谈自己的观点,对宣传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作出重要指导。可以说,邓力群宣传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直到生命停止。

毛泽东,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邓力群,生前曾任中国共产党十二届中央委员、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二人虽然同为湖南人,但却是在延安才认识的。参加了延安整风全过程的邓力群对人民领袖毛泽东心悦诚服,对毛泽东思想有了深刻理解。毛泽东对邓力群十分信任,多次赋予他重任。邓力群维护毛泽东历史地位,学习、宣传毛泽东思想,直到生命停止。

邓力群认识到毛泽东的伟大

邓力群1935年参加革命,在北平从事党的组织工作、领导学运。1937年4月到延安。他带着学运领袖的豪情和党的地下组织工作经验,一心想身赴前线抗日杀敌,但组织因工作需要把他留在延安。当时在延安的毛泽东,已经是中国共产党的重要领导人,享有很高威望。但刚从北平来的邓力群,对于谁是共产党的领袖,还没有准确认识。他在北平读过马列著作,笃信马克思主义,已经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但对于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头脑中还没有概念。

邓力群第一次见到毛泽东并听毛泽东讲话,是在1938年。邓力群自己回忆,张国焘跑了之后,“在延安城里召开过几次揭批张国焘的积极分子会议。党校有些人去了,我也是其中的一个,听了毛主席、张闻天、廖承志和朱光的讲话。”当时,邓力群听的,不止是毛泽东的讲话,也有其他人的讲话,听毛泽东讲话,也不止一次,他回忆:“在这期间,还听过毛主席的一些讲话,有些不是在党校讲的,如在抗大四大队讲哲学,我去听了,一直到现在还有印象。毛主席讲现象和本质,举的例子是二郎神和孙悟空斗法,孙悟空变来变去,变成了一座庙,尾巴没地方放,就变成一个旗杆,立在庙的后面;二郎神左看右看都看不出来,最后发现这个庙的旗杆为何不竖在前面,而是竖在后面,终于发现了破绽。那时有这样的风气,听说毛主席要在哪儿讲话,我们不管远近都要跑去听。”

邓力群是怎样逐步领略到毛泽东思想的伟大的

◆1938年,毛泽东在抗日军政大学作报告。

那个时候,党内领导同志讲话很多。邓力群听了,都感到新鲜。他回忆,“我们分辨不清与毛主席的主张有哪些不同,哪些对、哪些不对。根本没有这个识别能力,听了以后都觉得好。”

与那个时期陆续到延安的革命青年相比,邓力群有几个突出点,一是到延安前读过马列主义书籍,理论水平相对较高。二是文化水平高,是北京大学肄业生。三是学习刻苦,邓力群回忆,

【“做教员前,延安还找不到什么书。做了教员以后,赶上延安开始自己印书了。最早印了两本书,我记得其中一本是《论马克思恩格斯及马克思主义》。这以后,由张闻天组织翻译的《列宁选集》20卷、《马恩丛书》10卷陆续印出来了。这些书出一卷我就读一卷,很认真地看,由于有了在五班的学习基础,再读这些书,就能够读进去了。”

四是经过领导学运和党的组织工作锻炼,积累了工作经验,是较为成熟的干部。五是有高昂的工作热情和很高的觉悟。因此,他一到延安,就被中共中央所重视和重用,这从他到延安不久担任的职务中可以看出来:1937年,刚到延安的他先后担任延安中共中央党校教务处秘书、教员,后来任马列学院教育处处长、院总支副书记。邓力群这个职务,与同时到延安的青年干部们比,算是很高的。但是,当时在中共中央日理万机的毛泽东,还不可能注意到邓力群这个从北平过来的年轻干部,而邓力群此时对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理解也不深刻。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40年代初延安整风。邓力群晚年曾回忆道:

【“延安整风时,我在延安马列学院工作,是一个普通的干部,对于中央领导层的事情毫不知情。”

让邓力群真正认识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伟大的,是延安整风。

邓力群回忆,延安整风,一开始是酝酿和准备阶段,从1940年9月开始,到1942年1月。

【“到1941年5月,毛主席作了《改造我们的学习》的报告。我当时作为马列学院的教育处长和总支副书记,参加了这个报告会,在杨家岭的一间平常开会的房子里亲耳聆听了毛主席的报告。会场上安放了几十条长凳。我坐在靠近中间一点的凳子上。回头一看,王明坐在我后面。我当时一方面感到我们党内不分高低、不分前后,同志间的关系是平等的关系;另一方面也有点纳闷,这个会议王明怎么不坐在前面?宣布开会、主持会议的是彭真同志。他说是开一个讨论学习的会议,先请毛主席讲话。毛主席讲得很生动、风趣。他以明快而亲切的语言,有力地批评了教条主义者是只知有书本的书呆子,很能启发人的思想。会场上的情绪气氛相当热烈、活跃。我回到马列学院,按照自己的笔记向院部的干部作了传达。对这么一个很好、很深刻的报告,不同层次的人,理解是不一样的。据我所接触到的和间接听到的,特别是一般干部和年青的共产党员,根本没有意识到触及的是中央领导层的分歧。以我来说,只有一个简单的想法,凡是中央的领导同志,无一例外都是有修养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我当时认为毛主席所批评的对象,就是我们这些十几二十岁,没有做过多少实际工作的毛头小伙子,最多也只是把马列学院和其他学校的一些教员批评在内。”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