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兴紫:我爱毛泽东

宜兴紫 2018-05-07 浏览:
毛泽东是中国20世纪历史的主干,如果离开了毛泽东,这一时期的几乎任何主要的历史事件都很难说清楚。

宜兴紫:我爱毛泽东

毛泽东是一个说不尽乃至说不清的话题,本文不是学术论文,本文只想以散文的方式宣泄作者热爱毛泽东的主要理由,并希望探讨认识理解毛泽东这一独特历史人物和时代象征的角度与方式。

毛泽东是中国20世纪历史的主干,如果离开了毛泽东,这一时期的几乎任何主要的历史事件都很难说清楚。固然,有些具体的历史事件,毛泽东并没有直接参与,但是,即使是这些事件,如果不参考毛泽东参与的其它事件,此类事件的要么前因要么后果,也是说不清楚的。仅就20世纪而言,离开了毛泽东,中国历史就会出现严重的断层,他就像秦始皇、唐太宗一样,你可以不喜欢但绝对不能回避。

毋庸讳言且无需讳言,我爱毛泽东,用当今非常流行的语言说,我就是一毛粉。公开亮明自己的毛粉身份,是需要勇气的,因为,时至今日,仍然还有很多人生活在对于毛泽东的怨恨之中,还笼罩在三年饥荒和十年文革的噩梦之下。我爱毛泽东,我从毛泽东的一生看待毛泽东,并把毛泽东放在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历史坐标和中国在现代社会的位置的空间坐标上理解毛泽东。

一、 跻身五千年中华文明史的一代风流才子

“五帝三皇神圣事,骗了无涯过客。有多少风流人物?盗跖庄屫流誉后,更陈王奋起挥黄钺。歌未竟,东方白。”毛泽东从不讳言自己的志向,从不讳言对自己的评价。人贵在有自知之明,毛泽东对自己的评价是客观公正的。他绝对是中华文明五千年沉淀出来的一代独领风骚的风流才子。一位来自台湾的《易经》大师曾对我说过,从来没有见过比毛泽东更好的生辰八字,要什么有什么,几乎是呼风唤雨的神仙。《易经》被张之洞定义为万书之书,毛泽东熟读《易经》,不知他自己是否也洞悉这不可泄露的天机。我知道的这位易学大师,自幼随父母颠沛流离至台湾,承系父辈的反共传统,批出此言应当不是出于奉承。

在毛泽东离世已经将近40年的今天,如何评价作为个体人物的毛泽东都不过分,因为,抛开社会影响暂且不论,毛泽东作为一个个人,实在是成功地无以复加,无人匹敌,“高处不胜寒”。这一点,连最热衷于攻击他的人也难以否认,因为,这些人选择的攻击点都是毛泽东的行为给社会带来的危害,而非毛泽东作为一个个体的人的各种出类拔萃的成就。好比当今社会,你可以不喜欢比尔盖茨、巴菲特,但你不能否认他们已经占有的财富。攻击比尔盖茨、巴菲特们的品行有人会迎合,但是如果提出不承认比尔盖茨、巴菲特的财产,恐怕是曲高和寡了。

作为一个个体人的成功,至少在20世纪的中国,没有人能和毛泽东相提并论,从偏僻的韶山冲走出来的不太富裕的农家子弟,成为共和国的奠基人,毛泽东的文治武功、博学多才,无人可望其项背。毛泽东是中国文化传统继承者,从学业修养渊源上看,他承袭了岳麓书院学派。他曾在岳麓书院研修,受到过岳麓书院千年文化积淀的熏陶,师承岳麓书院出身的杨昌济先生,深受杨先生青睐和器重并成为杨先生的东床快婿。在延安时期,他为中央党校和抗大题写的“实事求是”和“团结紧张严肃活泼”都脱胎于岳麓书院的校训。尽管在其晚年,出现了批孔和破四旧的现象,但是,从一个个人的学业知识脉络上讲,毛泽东的国学根基是非常牢固的,是中华文明传承的正宗。

毛泽东的诗词脍炙人口,耳熟能详;毛泽东的书法淋漓尽致,随心所欲;毛泽东的文章酣畅淋漓,喜笑怒骂皆成文章。毛泽东一生极少挎枪,在井冈山他曾说过,要用文房四宝打败蒋介石;在重庆,当他亮出“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千古绝唱,即令蒋介石哀叹,比打了一个大败仗还难堪。在他年轻时,和杨开慧的一段恋情,可谓中国文人情史中的绝佳桥段。这段恋情的文化含量极高,属于才子佳人型的经典之作,不仅哺育了真情的大树,也结出了真爱的硕果,那就是毛泽东的几首倾诉对杨开慧恋情的不朽诗篇。“汽笛一声肠已断,从此天涯孤旅。凭割断愁丝恨缕,要似昆仑崩绝壁,又恰像台风扫寰宇。重比翼,和云翥。”毛泽东的这些诗词和他的政论文注定会典藏于中国文学史的瑰丽宝库。

二、 中国二十世纪的绝对一哥

理解毛泽东并评价其在中国二十世纪的地位,需要寻找到的准确的横向坐标,本人理解毛泽东时,横向坐标是蒋介石和张国焘,此二人在中国现代史和中共党史里都不是善茬儿,其地位和实力都曾经在毛泽东之上,又同毛泽东有过极为密切关系。毛泽东在此人二人面前,都曾处于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命悬一线的地位,毛泽东都以绝对劣势起步,但最终都笑道最后。此二人在九泉之下遇到毛泽东时,肯定都在感叹:“既生瑜,何生亮?”不谈此二人与毛泽东的恩怨情仇,永远无法理解毛泽东的地位。

张国焘此人像极了毛泽东,都是文人出身,后来秀才领兵,都对于骁勇善战的武将们有超凡脱俗的统御能力,都承担着出生入死,天不怕地不怕,集睿智与勇猛为一身的开国将领们的精神领袖的使命。张国焘早年和毛泽东又几次相遇,每次张国焘都处于高高在上的位置。在北大,张国焘是正牌本科生,学生领袖,毛泽东是外来务工人员;在上海,张国焘是一大主持人,毛泽东是省里的代表,负责会议记录;在两河口,张国焘率领十万精兵强将,毛泽东的手下只剩下万把疲兵惫马。但是,毛泽东最终还是胜利者。在与张国焘的斗争中,毛泽东的神来之笔就是连夜率部北上,脱离张国焘。对此,时至今日不少人仍颇有微词,但是,如果毛泽东留下,等待他和中央红军的只有末路,整个一部中国党史就得重写了。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宜兴紫
宜兴紫
察网专栏作者